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一十七章 第一个回合

2018-01-16 08:51:24Ctrl+D 收藏本站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楚玉走到容止面前。

    自然她没有像花错那样凶猛地一剑砍过去拿着剑也仅仅是拿在手上既不放下也不举起。

    容止面上微微笑着。

    其实他的气力并未恢复太多方才与花错一战已经耗费了几乎全部的体力只不过他掩饰得极好没有一个人能看得出来。

    楚玉提着剑前后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好像在寻找什么确定找不到后才正眼瞧向容止掀了掀眉毛道:“现在该不会再有人来抢我借的这一步吧?”别一会又来一个什么绝的。

    容止没料到她注意的竟然是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才道:“约莫是没了。”

    楚玉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我们接着刚才的借、一、步、说话吧。”说完她便率先朝一旁走去。

    容止有些茫然但还是跟了过去。

    假如楚玉就这样一剑朝他刺过来现在的他未必能抵挡得住但是容止心念一转暗道她若是真想出气那便让她刺一剑好了。

    两人就这么“借一步”去了但一旁的人却不放心墨香一拉宇文雄就要跟上去桓远则轻拍了下阿蛮的肩膀。

    听见身后传来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楚玉一皱眉转头道:“你们不要跟来。”这话是对桓远等人说的。

    而她声音传开的同时另外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不要跟来。”

    一模一样的的四个字低缓平和地从容止口中吐出与她地声音节拍不偏不倚地吻合在一起一个清朗一个低柔。却又仿佛能融在一起。

    两人俱是一楞片刻后各自回过神来楚玉冷笑一声。投给桓远一个放心的眼神容止抿了抿嘴唇。朝墨香摆了摆手两人便又继续朝前走去。

    一直走到了确定没有第三者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地方楚玉才停下来转过身面对容止容止一直跟在她身后。保持着四五尺地距离见她停下也跟着停步站定。

    面面相觑的两人沉默了许久容止才缓缓开口道:“公主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楚玉奇怪地道:“你怎么反过来问我?方才不是你叫我借一步说话地么?现在你可以说了。”要借一步说话的人是他问她有什么话要说的人也是他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容止微微颦眉很细微很细小的动作即便是站在他面前的楚玉也现不了。…电脑小说站

    他在等着楚玉质问他甚至等着楚玉刺他一剑。相信事到如今楚玉应该也现了许多东西但是为什么她依然能如此平静。平静得甚至宛如静瑟地湖面?

    面对在他预想之外的反应他有些茫然。现在的楚玉。甚至有了一些他看不穿的东西仿佛有什么跳出了他掌控之外。让他捉摸不定。

    这情形极为陌生因此他只有先沉默着心中抽丝剥茧般地慢慢梳理思绪。

    等了好一会儿依然不见容止说话楚玉想了想无奈道:“好吧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就说了……”

    “我问题不多只有三问第一问你就不怀疑那时候我是在胡说八道?”一想起容止将她说的那些话都听进耳中楚玉便不由得一阵窘那时候她是真以为容止听不到才放开了尽情说的把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比如她最大的秘密又比如她喜欢他这件事。

    秘密暴露了也就暴露了反正她现在已经不是公主容止看起来也没有传扬这件事地意思但是——

    纵然是站在郊外寒冷的雪地里楚玉脸上依旧禁不住微微热倘若那时候知道容止是醒着的打死她也不会说出那些话……她简直就是当着容止地面做了一场长篇表白外加自我介绍。

    那些话一个人自言自语泄一下也就罢了对着喜欢的对象说实在太过肉麻也太难为情了。

    容止温声道:“我为什么要怀疑呢?虽然公主当初所言极为不可思议可是异地处之细细想来也确实合情合理我有什么道理不去相信?”

    他目光如水嗓音柔和楚玉对上他地双眼心中叹息一声别开视线:“换做别人绝不会如你这般作想地。”

    来到这个时代就连身为当事人的她自己也花了好些天才接受这个事实倘若是别人听她说了这些话只怕会立即斥她为疯子但容止却会站在她地角度仔细思考相信她的每一句话。

    从前她和容止说话时有时候会因为自身顾虑说出一些没头没尾的话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轻忽而是会认真地思索并说出他的见解。

    这种仿佛不经意处的温柔让人不知不觉心动但是很久过后也许才会现那只不过是他个人的习惯习惯于缜密的分析每一件事造成温柔的假象。

    思绪慢慢地越跑越远眼看着楚玉就要回想到她刚来到这里的事忽然被容止的声音唤了回来:“公主既然问了那么可否也让容止解惑一二?”

    楚玉一愣心说刚才让你问你不问现在我问了你又来反问但是反正横竖是要说开的她也没什么意见只道爽快:“你问吧。”

    容止很诚恳地问道:“请问公主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别有用心的呢?”看楚玉现在的样子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他一些心思但是他却不晓得自己是哪里露出来的破绽难道是他昏迷后花错不小心泄露了什么?

    容止话音方落楚玉面色陡然一沉好一会儿才逐渐缓和:“当初王意之给我留信。让我去建初寺找寂然在我去的时候寂然被人刺杀。是你让花错干的吧?”

    “是。”到了这个时候容止也不避讳承认。“难道那寂然不仅没死还找到了公主你告诉了你什么事?”

    楚玉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没有再见到寂然但是我那几日在王意之住处的附近转悠。得知王意之曾经去找过一个人那人从前是公主府地侍卫。”

    公主府内苑的人手几乎都在三年前有过一次大换血因此想要知道三年之前的事情必须找从前地老人但是那些人的去向是一个谜并无文字记录楚玉也跟着断了线索但是间接地通过王意之。又重新接了上来。

    容止讶然道:“那人不是喝醉了么?”他查探过那侍卫地情况确实是喝醉了不假。

    话才问出口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一个极为偶然的巧合一个意想不到的状况。

    楚玉微笑道:“那人是喝醉睡着了没错。可是谁都没规定。喝醉睡着之后不能说梦话呀?”难得巧合那侍卫会说梦话。更巧合的是他梦见的正是三年前地往事。

    容止面上依旧心中震动不已:竟然是这么早?

    不是在他昏迷后而是在那么早的时候?

    楚玉低声道:“我从那侍卫梦话中得知当年你其实并不是自愿留在公主府的三年多前你被当时的天师天如月生擒被山阴公主要走但是公主府困不住你你以一人之力尽杀内苑中人即将逃得自由的时候天如月却赶了过来不仅再度生擒你还毁去了你一身武艺。”

    被摧毁的健康被剥夺的自由被践踏的尊严。

    那侍卫便是那场杀戮之中的幸存者和见证者当时他倒在尸体堆里身上地伤很重被当作尸体一起抬走了他苏醒后偷偷地离开在建康城贫民区找了个住处以编织草鞋为生。

    容止就是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想不到那侍卫竟然有说梦话直播梦境的毛病差错出在这里他也无可奈何。

    楚玉想起来当初容止试探她身份时曾经称自己并不是自愿留在公主府的现在想来却是实话了。

    她在木屋中听到那侍卫地梦话心中震动自是不说但是那只是梦话并不能全部当真她虽有疑虑却不想表现出来便瞒过了所有人。

    后来又生了一连串的变故也便一直耽搁着当然也有一点她自己地因素直到现在她才与容止坦诚相告。

    甩甩头不去深思楚玉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地第二问上道:“公主既然如此待你你为何不杀她?纵然不杀但是我见你周围监视并不严密为何不逃走?别告诉我你没有这等手段。又及既然你知道了我不是公主就算不杀我又为何依然留在公主府中?”

    纵然容止那时候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她相信以他的智慧谋略先假装臣服于山阴公主消除其戒心后杀一个人或逃离一个地方也不算什么难事。

    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

    她现在可绝不会认为容止对山阴公主日久生情了那是完全不可能地。

    pk第一回合结束。

    呃慢慢来这谈话满长的有很多线头要慢慢整理……这两个人一直互相隐瞒的人也总归需要难得坦诚相对一次这是他们的一个告别从前的终点也是未来的一个起点。

    庆祝大封推今天第二更求包月推荐票躬请大家多多投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顺便给朋友pk的小说求pk票:

    《皇家幼儿园》作者:玄色书号:1o53978

    残害祖国花朵从皇家幼儿园开始。

    大家投完pk票不要忘记把包月推荐票留给我哦o(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