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二十一章 疏途而同归

2018-01-16 08:51:16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等到楚玉一行人乘坐的马车驶出去很远容止才迈动脚步。

    之前楚玉与容止“借一步”说话时墨香被命令不得跟上去好容易盼着容止回来了才连忙迎上道:“公子我们当下应如何?”

    容止收回微微飘移的心神暗忖南朝的局势虽然有些乱了却不是他所期望的方向这个时候倘若还想从地方兵可能没办法敌过建康的军队打了也是白打。

    更何况他现今也不需要再利用这场乱局。

    这一盘棋局被花错莽撞地伸出一只手搅乱棋盘上的棋子也不知道他可用的棋子还剩下多少能否捡回来一些。

    略一沉吟他开口道:“我们先在此滞留片刻时日墨香你与宇文雄带着我的手信去联络各地的自己人看看还剩多少可用。”

    容止抬起手忽然感到身体内一阵空乏虚脱几乎要倒在地上他只道是方才与花错交手耗力过甚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自己切了下脉。

    墨香见容止无缘无故自己诊脉忍不住担忧问道:“公子怎么了?”

    容止松开手摇了摇头道:“无事。”

    接着他转向宇文雄:“你带着黑骑出江陵该引动了不少有心人注意也算是放弃了江陵这一处据点这是过失但是你们是为了救我而来也确确实实救了我……”容止微微一笑“功过相抵功大于过就赏你们回家乡如何?”江陵一隅。放了也便放了好的弈者不会为一地的得失耿耿于怀。

    宇文雄坚毅的面容上浮现惊喜之色单膝跪下道:“谢公子。”

    容止转过头。沉静而悠远的目光投向北面:“待南朝打点完毕我们便回北魏。”阔别四年有余。不知故人可一切安好?

    远方冰雪堆叠宛如天际地层云。

    冬日里的江陵也堆叠着层层冰雪。

    何戢令人停下马车从暖香萦绕的车厢内走出来接触到冰冷地空气他整个人精神一振。

    矜骄地抖了下肩膀上华丽的狐裘披风。何戢站定之后举目四顾瞧见竹林尽头地简陋竹屋不由得皱起眉头。

    “确是此处无错?”

    何戢转头问身旁的侍从那侍从恭谨道:“我寻人问过了江陵城外住着的姓观的人家就只此一家。”

    听完侍从的回话何戢挑剔地皱了皱眉再度望向那两间挨着地竹屋还是抱着尝试一番的心情走了过去。

    两间竹屋并排立着。都是由一般粗细的楠竹拼接构建而成但那手艺并不怎么精细显然建筑者的心思只顾着舒适。却忽略了好看外观很是粗陋。这在何戢眼中看来自然是不入流。

    让人上前去敲门。过不一会儿屋内传来懒散的声音:“来者何人?”

    何戢略一迟疑。清了清嗓子慢慢地道:“何家后人。”

    片刻后屋内那声音有点儿不太情愿的传来:“门没有锁你自个儿进来吧。”

    何戢微微扬了扬下巴侍从便伸手推开门让侍从在外等候何戢袖手而入身后的门便再度合上。

    进屋之后何戢的目光扫了一下便将屋内情形尽收眼底屋子虽然不大但因为家具甚少也不算拥挤只有几只箱笼放在墙角正对门的一张竹制矮榻旁置着红泥小火炉炉上温着一壶酒而炉子边地地面上放置着几碟爽口小菜。

    屋子的主人正横卧在矮榻上一只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执筷夹菜样子极为悠闲听见何戢进来的声音他也没有起来相迎只自顾自地喝酒吃菜。

    何戢见到那人有些吃惊于对方地年轻但很快便被另一件事给吸引去注意力:“你看不见?”那人的双眼一直闭着没有睁开但是他地动作却有条不紊完全看不出是个盲人。

    那人笑了笑道:“我确实看不见怎么这位何家公子你来此之前竟没打听我是怎么样一个人么?”

    何戢想了想从怀中取出半块玉佩玉佩好像是被人掰断地断口并不是十分平整他食指与拇指捏着玉佩道:“我家中长辈曾对我言昔年他曾经施惠于人倘若他日我有事相求可以拿这半块玉佩来江陵城找一个姓观的人。”

    那人扯了扯嘴角面上浮现怪异地神情随手将杯筷放下这才肯走下床来他脚上没穿鞋就这么在走在屋内的竹板地面上纵然屋子里燃着火炉但这点微弱的热力根本抵不住侵入屋内严冬的寒意他一边慢慢地走一边慢慢地道:“我是姓观没错我叫观沧海。”

    这时候何戢才觉那观沧海身上仅仅穿着一重单衣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观沧海走到箱笼旁打开来一通乱翻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何戢隐约听到诸如“麻烦”“死老头子”“没得安乐”此类的词句却听得不甚分明。

    他翻找了一会好容易才拿着半块玉佩站起身来走回来随手与何戢手上的那块一对两半玉佩正好吻合在一起。

    何戢有些呆观沧海分明是一直闭着眼的可是拿着两半玉佩对齐的时候动作却分毫不差……他真的看不见么?

    “是你没错了。”观沧海口气淡淡地道随手拿过何戢手上的半块道:“你说的受惠之人应该是我的父亲如今他已过世我身为他的儿子自然会继承他的承诺。”他手上拿着玉佩双掌用力一合在何戢惊骇的目光之中坚硬的玉石化作细碎的颗粒落在地面的竹板上出清脆的声响。

    何戢方才还在想观沧海究竟是否真的瞎了亦有些担忧此人是否能完成交托的请求这一刻却被他状似随意的动作镇住观沧海的双手看起来也不如何强健只是外表很普通的一双手方才竟然生生压碎了玉石!

    趁着何戢还在惊骇的当口观沧海重新坐回竹榻上那只足以碎裂铁石的手轻轻拿起尚且微温的酒杯不疾不徐地问道:“说罢你所求何事?既然是我父欠下的人情只要我能力所及便会为你办到。”

    何戢回过神来咬牙道:“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虽然明面上的记载里那人已经死去可是知道内情的人都晓得那人现在不知在何处还逍遥地活着。

    只要那人活着一日他心中的芒刺便横亘不去。

    “什么人?”

    “刘楚玉。”他的妻子他最恨的人。哈哈大家在北方再相见……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55555555555……上传完才觉标题写错字了……汗包月章节标题我没办法修改大家请见谅……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