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二十四章 心安是归处

2018-01-16 08:51:10Ctrl+D 收藏本站



    洛阳是个很有历史很有文化气息的城市这里曾经十分繁荣曾经做过汉、魏、西晋的都曾经有天下士子云集的盛况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都城。

    楚玉可以说是半个历史盲她对于洛阳的认识也大概就是洛阳的牡丹比较出名至于别的还真没什么印象

    选择在这里定居是桓远的意思他对这个城市有一种接近仰慕的心情。

    整齐排布的数十块石碑每一块都比人还要高远远看去便是一小片石林走得近了便可以看见石碑上斑驳的痕迹。

    石碑上雕刻有文字这些文字已经很久远了并且遭受过损害有的字迹已经模糊看不清楚有的石碑上还残留着火焚的斑纹和墨染的颜色。

    但是楚玉所感受到的并不是破败而是悠久。

    这些石碑名叫熹平石经是汉代所立距今已经有两三百年的历史用了七年时间将《周易》、《尚书》、《鲁诗》、《仪礼》、《春秋》和《公羊传》、《论语》七部经典用雍容典雅的隶书刻在四十六块石碑上。

    经历了战乱时光如水磨过朝代更迭与替换当年的大汉朝早已经扔进了历史的故纸堆中但是这些石碑依旧在这里矗立着。

    而这些石碑之后正对着的建筑名叫“太学”是汉朝时设立的高等学府相当于大学或者研究生院在太学最鼎盛的时候学生曾达万余人。全国各地的学子都聚集在这里甚至有西域人前来学习。

    桓远一身白色锦袍绣着草花云纹的宽袖和衣摆被和煦地春风吹起。…俊美的年轻男子宛如玉树立在古老的碑文之中。更显出他温文尔雅风神出众。

    楚玉还记得她头一次来看这些石碑是陪着桓远一起来地。

    昔日还是落雪的冬天他们才来洛阳。方安定下来桓远便带着他来到此处那时候桓远望着这些石碑眼神缠绵热烈宛如望着世界上最美丽地女子。

    只不过这热烈也未免热烈得太久了一些从去年冬天到今天春天桓远隔三岔五的便往这里跑也不怕天气冷时常一看就是一整天。简直就好像是痴心的少年守侯爱慕的女子。有一次还因为在雪地里站得太久生生给冻感冒了结果在床上躺了十多天。

    楚玉耸了耸肩。走过去准备把桓远叫醒。虽然已经是早春但是春寒还有些料峭。这时候正好是温度变化的时候。乍暖乍寒地最容易得病。

    虽然很无奈但是她可以理解桓远这种心态。洛阳太学可以说是天下学子心目中的圣地他想来朝拜也是情理之中她小时候也是很梦想能住在北大清华旁边的。

    只不过这一回没等到楚玉叫才走过去桓远便听到她的脚步声自动回过神来了他转头望向她目光温和嘴角含笑:“楚玉你来了。”经过这些日子他叫她的名字也已经不再别扭。

    楚玉笑嘻嘻地调侃道:“真难得舍得醒来了么?”

    桓远面色微赧垂下眼眸片刻后才道:“前些日子是我做得太过如今想来已是愧疚不已。”自从他那次冻感冒之后便没有再那么狂热但是真正令他热情减退的并不是自身的病倒而是他生病的同时楚玉也因为出来找他而着了凉虽然不似他那么严重但却让他瞬间从那种几乎失去理性的狂热中苏醒过来。

    他身边还有其他地人。

    这些石碑只是过去虽然光辉灿烂但过去了毕竟是过去了只能在缅怀和瞻仰之中寻找过往的痕迹。

    现在他看这些石碑虽然心潮依旧澎湃但已经比当日多了几分理性与克制。

    桓远微微一笑伸手摸了一下走过几百年的石碑低声道:“今后我不会来这里了你放心吧。”

    “为什么?”这回却轮到楚玉惊讶了看他那么狂热地架势不像是这么快就能抛下的啊更何况他们现在除了吃饭养肉没别地正经事可干每天来此走动走动也算是给自己找点娱乐。

    桓远微微一笑目光却有些黯然:“因为在这里只会徒增感伤。”昔年地太学已经风流云散如今只能看着石碑缅怀驶去的光辉那万名学子云集地盛况今日已经不复得见那么他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看着桓远的表情楚玉明白了少许不过她对于文明文化什么的兴趣实在不太大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言地走上前两步楚玉拍拍桓远的肩膀微笑道:“好啦不要再想了想这些也没有用处这不是你我的能力可以左右的……我们回家吧。”

    桓远的眸光微微和暖:“好的我们回家。”

    虽然从南朝流离到了北朝从一个城市流离到了另一个城市可是有关心的人在可以安安心心睡觉的地方便是可以安顿的家。

    与桓远并肩走在街道上春风吹拂在脸上如此安宁温柔。

    原本在南朝的一切才不过过了几个月便仿佛前世的幻梦一般早知道会如此的安稳舒适她会更早一些离开建康。她跨越了南北的国界也仿佛跨过了一场人生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每天可以睡死再起床不必担心什么时候会被砍脑袋更不用花心思去想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这样惫懒的日子却是再舒适不过再悠闲不过。

    虽然有时候楚玉也会认真地反省一下这么一直坐吃山空是否正确但是很快又放弃了思考难道一定要做些什么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不管怎么样先享受一阵子难得的安宁吧。

    走回楚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才走进宅院里便听到流桑的叫喊声楚玉笑道:“昨天流桑和阿蛮说要去白马寺玩我还以为他们至少得玩到晚上才回来呢想不到居然还记得回家。”

    白马寺距离他们的住处不近虽然坐着马车但是一来一回也要花不少时间却想不到流桑这么早便回来了按这个时间算他们俩也才玩了一会儿罢了。

    走过一道门楚玉抬目搜寻却意外看到一个不该在这里甚至在理论上应该已经死去的人。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清越传来。

    寂然一身素色僧衣眉心一点朱砂嫣红双手合十怡然微笑:“施主别来无恙。”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