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二十五章 寂然不寂然

2018-01-16 08:51:10Ctrl+D 收藏本站



    看见寂然楚玉有一瞬间的恍神仿佛又回到了那秦淮河畔的建康年轻的僧人站在寺庙门口低垂的眼眸仿佛悲悯。

    但是只过了那一瞬间幻觉烟消云散楚玉却觉寂然好像比昔日所见有些不同了从前看他毫无疑问看到的是和尚可是现在看他第一感觉却是“人”的印象大于“出家人”这一概念。

    这并不是说寂然不再像一个和尚了只不过他身上的人味却似是比从前多了一些。

    楚玉虽然有一点意外但是并没有深究这时候流桑蹦蹦跳跳地扑过来一把抱住楚玉的手指着寂然道:“……公主……”他很小声地道“是从前认识的人他说想见你。”当初在准备举办茶会的时候流桑曾经去建康里的那座楚园玩过也与寂然照过面这两人也算是互相认识。

    与桓远一样来到北魏后其他人也都对楚玉改了称呼楚玉在这里做男装打扮幼蓝称她公子流桑叫她玉哥哥阿蛮跟着桓远叫她楚玉但是因为遇到从前的故人流桑又不由自主叫回了原来的称呼。

    楚玉也懒得去纠正只投给桓远一个眼色后者立即会意将流桑拉到一边说话留下楚玉和寂然面谈的空间。

    上下打量了寂然一会儿楚玉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我原本一直愧疚于心若非是为了给我传讯你也不会遭到横祸如今才总算是放下。”虽然这件事该是容止所为但是也是因为她那时太不小心。露出了马脚才会教容止现端倪进而痛下杀手。

    容止想做成的事少有做不到的。因而今天竟然能见到活的寂然令楚玉感到十分意外。

    见到了活人。…楚玉便一时顺口问起寂然是怎么逃脱的怎料她话才一出口便见寂然面上闪过非常不自然地神情似是欢喜又似忧愁还带着些尴尬。随即他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只说王意之暂时不在洛阳等他什么时候回来便会告知她。

    说完这些寂然便逃也似的匆匆告辞好像这院子里有什么吃人的猛兽一般竟似忘了是他主动找来地。

    看着寂然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已经将流桑哄开地桓远走过来淡淡道:“他有事隐瞒。”这一点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下子看出来。

    虽然熟读经文精通佛法但是寂然说谎和转移话题的技术实在太拙劣了。

    楚玉点了点头道:“我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现在却是真心实意地想知道他逃脱的经历了。”寂然好歹也修了这么多年的佛定力和气度都可算是不错。却因为她一个问题露出那样的神态。想必在他们逃亡地路上定然遇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

    她想了想。随即转身搭上他的肩膀笑吟吟地道:“不急于一时今天时候已经不算早倘若明日的天气不错我们便一道出外游玩吧听说洛阳的白马寺很是有名呢。”

    桓远静静地看着她她的笑颜并不算多么艳丽但却宛如春风扑面而来纵然有心事在这笑容之前也可暂时放下。跟着露出一抹笑他低声道:“是的我们来洛阳这么久也不曾好好四处走动。”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好容易挨到次日。

    天才蒙蒙亮楚玉便拉着桓远乘马车出门她昨天虽然说不着急但是这么多天无所事事也实在闲得有些慌如今遇见故人又现了值得探究的事顿时燃起了无比浓厚的兴趣。

    楚玉倒不会疑心寂然会对她有什么不利地举动——世界上哪有这么笨拙连掩饰都不懂得掩饰一下的反派?

    车行缓慢平稳上车后楚玉便倒在车上的软榻上补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桓远叫醒地时候便已经在白马寺附近。

    作为已经有四百年历史的古刹白马寺看起来很是庄严恢宏山门是并排地三座拱门不时有人络绎出入应该是上香拜佛地信徒。

    楚玉和桓远在白马寺山门前晃了一遭却不着急入寺两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默契的认知便吩咐仆从先将马车赶往别处两人却自己下车来慢慢地走到一旁。

    桓远去打探消息楚玉随便找了个地方歇脚一边看着白马寺兴盛地景象一边听旁边的路人闲扯聊天去年是换天子的好年份不仅南朝宋那边换了皇帝北魏这边也同样换了一个皇帝。

    稍有不同的是南朝宋那边刘子业是被叔父谋逆篡位的而北魏这里则是先帝病死原太子顺理成章地继位。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点小小的八卦便是北魏那个死去的皇帝在举行葬礼的时候按照北魏的习俗要焚烧他生前所用的衣物器具而他的皇后在仪式之中忽然跳入火堆中意图殉葬虽然后来被救回来了但是这一举动赢得了当时的满朝文武的赞叹。

    那皇后姓冯现在应该称之为太后了。

    先不说冯太后这一手是不是在收买人心但是至少人家表面上做得很漂亮再回想起南朝那乱七八糟的宗室亲缘关系楚玉不由得露出苦笑。

    不多会桓远回来了他简单说了打听到的事寂然是去年冬天来到白马寺的甚至比他们来洛阳还要晚一些只不过楚玉并不怎么关心佛教事业所以一直不晓得。

    虽然是外来和尚但是寂然在白马寺里地位很不错一来便担任了重要的职位权利极大人事财物他皆可过问但是手握着这么大的权利他却可以十分清闲有什么事吩咐手下和尚去做即可……

    虽然说和尚是方外之人但是古龙说得好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和尚再怎么清修也毕竟是活在这尘世上的不可能完全脱寂然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定然是背后有权势之人支持。

    原本只是好奇想打探一下只当这是一个好玩的游戏但听到桓远的回报后楚玉却不得不深思起来:寂然也就是比她早进入北魏疆域几个月而已他哪里认识的位高权重之人?

    难道是王意之的关系?

    也不对给他安置这么一个尊荣又清闲的地位这根本不符合王意之的作风也与从前的寂然大不相同原本在南朝建初寺的时候寂然虽然在寺中也有地位但却是近似于苦修的清贫简朴才不过几个月而已怎么会生这样大的变化?最近的情节差不多捋顺了明天开始会按时更新这几天十分抱歉……鞠躬……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