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二十六章 白马寺见闻

2018-01-16 08:51:07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原本是想稍稍了解一下寂然来到洛阳的近况后便直接入寺求见跟他聊聊天什么的现在她却忽然不想这么去见他了。

    在背后支持寂然的是什么人?对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能从中获取什么?王意之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是否知道寂然现在的情形?是否赞同?

    寂然在白马寺中担任重要职位是否与她有关联?

    楚玉越是深思眉头便锁得越深。

    她倒不是自恋非得把每件事都跟自己牵扯上关系倘若寂然这一桩与她毫无干系牵连那是再好不过可是倘若有关联呢?

    寂然应该是在被花错刺杀不久后便逃离南宋进入北魏以期能避开容止的追杀可是他在洛阳安顿下来的时间比她还要迟。

    楚玉不安地望向桓远在后者眼中也看到了相同的疑虑。

    现在楚玉的心情却是两难的矛盾倘若就此放下不理会或许会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在不知不觉间降临到她的头上可是倘若这件事本来与她没关系的却因为她错误的判断将他们几人全都牵连进去又是得不偿失。

    仿佛看出了楚玉的心思桓远低声道:“你勿须如此忧愁倘若你想我们便试探寂然一番又何妨?纵然是误算了不起便是一走了之。”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绕寺院建筑走沿着高耸的围墙两人慢慢地绕到了寺院后方。

    寺院后也有一道门朱漆木门紧闭着。与前面的山门不同这应该是供寺僧处理事务进出以及运送货物的地方。

    两人还未走近。便见两扇朱门左右打开楚玉心中对白马寺已是有些芥蒂。见后门一开不及多想连忙拉着桓远退到隐蔽的角落处。…

    桓远被拉着一时不及反抗被楚玉一把推到墙边紧接着楚玉地身体也靠了过来。他心中窘迫却又不能推开楚玉只有尽可能地让身体贴着墙让两人之间留下两寸左右的距离。

    距离是如此的亲近和暧昧桓远忍不住屏住呼吸。

    等退到了角落地阴影中楚玉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必要回避但是这时候走出去仿佛有些不好她便索性站在原地又抬眼朝门开的地方望去。

    一望之下。楚玉不由怔最先从寺庙中出来地是一辆贵重的马车。

    马车没有繁复精美的装饰。外表试样简单到朴素但是在公主府混过一段时间。楚玉对奢侈品的鉴赏能力大大提高。不需要任何提点她便一眼看出那马车的制作材料是一种坚硬昂贵地木料。能抵御一定程度的刀枪袭击倘若换算成金钱足够买下好几个她现在居住的楚园。

    马车的两侧与前方是一队神情肃然身体健壮的护卫他们紧靠在马车边尽忠职守地执行保护的任务所有人步伐整齐目光坚毅直视前方。

    但是这都不是让楚玉惊讶的真正让她讶异的却是马车行驶出寺院后门后紧跟在护卫队之后出现在门口的一个身穿玄色僧衣地和尚。

    这和尚正是楚玉方才还在想的寂然。

    看这个情形却是寂然送马车中的人出寺也不知车中所坐地是何人竟然劳动寂然亲自相送。

    寂然停在寺院门口后马车也随即停了下来几乎在同一秒内保护马车的侍卫们也跟随着停下脚步动作整齐划一显是训练有素。这群护卫地整体质量恐怕比楚玉在建康所见地正规军人还要高出一些。

    坚固的马车得力地护卫能有这样的配置不仅需要有钱恐怕还需要有权。

    但是……

    楚玉忍不住扬了扬眉毛。

    这种以整齐化作威势的架势她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寂然双手合十对着马车默默不语马车中的人也一样不说话这让存心想通过听声音猜测车内人身份的楚玉扼腕不已就这样默默相对了一阵子马车继续开走而寂然依旧站在原地。

    他的神情带着几分萧索的落寞双目望着前方好像出了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楚玉见寂然不走心中暗暗着急却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行迹然而她越是不想怎样运气却偏偏与她作对:后颈处忽然吹来一股温暖的气流不及细想地她惊叫出声跳开来回头看去。

    在她身后桓远正弯腰抚胸大喘气好不容易呼吸平复少许桓远歉然地望向楚玉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解释方才的举动:他方才一时失神屏息太久最后是实在屏不住了才吐出那么口气却不料惊着了楚玉。

    楚玉苦笑一下想起还站在寺院后门边上没走的寂然无奈地回过头却意外地现寂然的神情比她还要窘迫白皙的脸上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看寂然慌乱无措的样子楚玉忽然间不尴尬了她笑笑走上前去道:“寂然大师别来无恙。”打招呼的方式与昨日寂然的一般无二。

    她本有所怀疑可是看到寂然现在这个样子却心知自己委实是猜错了:寂然在白马寺中就算是有什么图谋只怕也不是冲着她来的因为他此刻的神情是纯然的羞耻却没有半点儿愧疚甚至心虚。

    如此一想楚玉心中轻松了不少走到寂然身边欣赏了一下他还没褪色的通红耳朵她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抱歉我与桓远来此游玩方才见你在送客不便打扰对了不知车中坐的是什么人?”

    疑心去除大半剩下的便是好奇了。

    既然被现了便索性开诚布公地询问吧也免得她心中诸多猜疑一个不小心伤害了什么人。

    寂然面上浮现为难之色他低声道:“那位的身份我实在不便告知还请施主见谅。”

    楚玉微微一笑也不勉强只道:“你有为难之处那么不说也罢。”她又与寂然随口寒暄几句从他口中得知王意之自从探知她从建康逃脱后便抛开俗务在北魏各地游走说不定什么时候才来洛阳。

    白马寺一行虽然不能算圆满但是也算是收获了一些楚玉朝寂然告辞与桓远一同离开。

    两人慢慢走着一直走出了白马寺周围地界才停下脚步楚玉笑着转头问:“你怎么看?”

    桓远亦是微笑道:“我观他颜色似是真的有难言苦衷并且于我们无害是否就此放手还是看你抉择。”

    倘若楚玉想知道其中原委那么即便寂然会为难他也会毫不放松的探究下去。

    反正与自身没有关系楚玉也懒得多花心思精力她笑笑正想说算了却见前方街道口方才所见的那辆马车缓缓驶过。多情的春风吹起柔软的车帘明媚的春光挥洒入内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却让她瞧见了端坐在车中的人。

    看到那人的模样楚玉全身僵硬如遭雷击。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