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三十章 风水轮流转

2018-01-16 08:51:00Ctrl+D 收藏本站



    见楚玉神色惊讶花错冷笑一声想起方才他见到观沧海时甚至比楚玉还要惊讶。

    待观沧海开门走出来他才现观沧海手上提着一根钓竿看来方才打断他攻击甚至将托盘接住的东西都是此物。

    走出门来观沧海便示意侍女安静退下便转向他道:“不知道是哪位客人为何如此辣手要杀我的侍女?”

    如楚玉一般花错也是不曾料到这位原本应在南朝境内的绝顶高手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北魏甚至与楚玉做了邻居。说来他与观沧海也算是打过交道当初他误以为观沧海是容止的部下命令他去救容止结果反被教训了。

    事后他才从楚玉口中得知观沧海其实是与容止有仇的。

    花错原本想好了倘若看见的是容止又或者如他一般被容止蒙骗的人应该怎么做他都做好了打算然而观沧海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以至于他在乍见此人时好一会儿愣神反应不过来。

    一方面是与自己有过节另一方面却又是仇人的仇人这其间关系该如何拿捏花错全无主意只有先问他为什么会在此地而在得知观沧海的目的之后他便立即将他带来见了楚玉甚至忘记了询问那辆造访他的马车。

    楚玉吃惊了一会儿接下来一句便是:“你孝期满了?”当日看观沧海在溪边对待萧别的架势感觉他似乎打算再守个五六七八年孝也说不准。

    观沧海笑笑道:“守孝一事不过是用来挡刘备的借口。”他久居江陵不愿四处走动便索拿守孝当作接口凡是上门骚扰的。一律以此为由挡回去。就算别人有三顾草庐的耐心和诚心他也不是那个愿意治国平天下地卧龙先生。

    瞥了还在冷笑的花错一眼楚玉有些无奈地。但还是问出了不得不问的一句话:“那么沧海兄请问。为何你要离开江陵来到北魏呢?”甚至还是正好成为了她地邻居时常与身份不明的可能是容止地人来往?

    倘若要说只是纯粹巧合这未免也巧合太过了些。

    观沧海一笑坦然道:“既然你已找上我我也不须隐瞒。我与你为邻确是别有用心昔年我父亲曾欠下人情允诺他日偿还他死之后这笔债便落在了我头上我如今乃是受何戢所托为了杀你而来。”

    为杀你而来。

    桓远原只是站在一旁一听见这几个字。登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待他重新恢复思考能力时却现自己已经挡在了楚玉身前。

    楚玉听闻观沧海此言。最先也是一阵慌张可是当桓远挡在她与观沧海之间时。她忽然迅地安下心来。

    桓远是不可能阻拦观沧海的。她知道。可是当面临危险的时候有人愿意这样毫不迟疑地护在她身前。她便忍不住毫无道理地觉得安全了。

    视线被桓远的身影挡住冷静下来的楚玉想起了什么思索片刻后她豁然一笑抬起手拍拍桓远地肩膀低声道:“没事他并不想杀我。”

    倘若观沧海想杀她以他的本事楚园之中无一人可匹敌这几个月来要杀早便杀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她转身从一旁绕出来再度望向观沧海:“可否请沧海兄为我释疑?为何你如今不杀我为何你要与我为邻?而那出入你府上的马车中坐的究竟是什么人?”

    顿一下她补上一句:“是不是容止?”

    这才是最关键且重要的。

    观沧海却只是笑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开口道:“你见过那人的相貌?”

    楚玉点了点头忽而意识到观沧海看不到又开口说是。

    观沧海有些莫测地笑了笑这个时候他的笑容看起来竟有几分肖似容止:“我在此处且不杀你此间缘由我有些顾忌不便告知你只需知晓我对你并无加害之意便好。至于出入我府上那人我纵然是说了不是你只怕也不会信的。你若是真想知道其身份明日来我家中我可为你安排。”

    算起来那马车已经有两日未至明天也该到下一次光临的时候了。

    次日楚玉身穿侍女衣饰站在观沧海身后却是在暗暗笑。

    他们现在身处在一间花厅之中观沧海没骨头似地躺在长椅上手中握着鱼竿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教育花错:“腿并拢低下头待会你要是也这么正脸看人只怕头一眼便会给那人瞧出来。”

    今天楚玉遵照观沧海昨天所说前来他家中等着见那车中人花错也强行跟了过来却不料观沧海的安排是让他们扮作侍女和小厮等观沧海与那人见面时站在两侧便可自然地看个分明。

    对于这个要求楚玉是毫无抵触地答应了反正她做了这么久的公主还没尝试过当侍女地感觉就当角色扮便好但花错却是不情不愿纵然放下了剑和楚玉一般换上侍从的衣饰他身上地傲气却始终是太过张扬扎眼了。

    同样是站着他地身体笔直如剑什么都不必做便仿佛有剑气自然散这一点便是观沧海现在正在挑剔的。花错面上含怒好几次都要作出来可偏偏观沧海地鱼竿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他稍有异动便飞快点在他最弱的关节处让他清醒地认识到两人的巨大差距纵然观沧海没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他知道那是对方刻意留手的结果。

    技不如人只能任由摆布。

    楚玉不太清楚要见的那人是真的需要如此镇重对待还是观沧海在趁机玩弄花错横竖事不关己她也可高高挂起只是看着看着楚玉却想起来这情形竟是她见过的:在接近一年前花错也曾这么对付过柳色那时他在帮容止在训练柳色只要柳色稍一偷懒他便不客气地教训过去只不过此际被教训的人反成了花错。

    巧合的是那时花错用的是竹竿这时观沧海用的是竹制鱼竿。

    真是风水轮流转楚玉才想笑可是不知为什么却一时间笑不出来。

    观沧海又玩弄了一会儿花错便忽然放下鱼竿拍拍身旁的扶手示意他们做好准备而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以及马蹄和车轮滚动的声音。

    来了!

    楚玉心中一凛瞥一眼花错却见他完全忘记了方才观沧海训练的要收敛低调他的目光宛如寒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

    很快地门被拉开先出现在门口的是两名侍卫他们开门之后马车上的人才缓缓地走下来。

    楚玉不像花错那样毫不掩饰她状似恭敬顺从地低着头只不时拿眼睛偷瞟门外一直有护卫包围在那人的前后左右她看得不甚分明虽然有些心焦却只有默默地等待。

    那人被侍卫簇拥着走到门口这才撤除警戒侍从左右散开门外相候而那人则独自缓步踏入屋内也终于在楚玉面前露出来真容。

    这样的近这样的清楚。

    楚玉只瞥了一下便飞快地低下头不贪多看也不必多看。

    那个人……

    不是容止。

    唔表打我要打也打轻点……

    虽然不是但是却是有莫大关系的所以尽管费了些笔墨却必须写出来。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