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三十一章 我不是求你

2018-01-16 08:51:00Ctrl+D 收藏本站



    不是容止。

    楚玉低下头说不出此刻心情是失落还是放松又或者二者兼有。

    那日她在白马寺外的匆忙一瞥可以说是看错了也可以说是没有看错。

    那少年进屋之后便自己找了个锦垫团子正对着观沧海坐下来。他的容貌与容止很相似不管是那如画的眉目还是那秀丽的轮廓几乎与容止一般无二若是远处匆忙看去加上光线的影响真的很容易错将他看作是容止。

    但是他不是。

    方才只一眼楚玉便看清楚了他与容止的区别。

    不是外貌上的细微差异就算这少年顶着与容止一分一毫都不差的脸孔楚玉也能毫不犹豫地认出分开他们俩——那是在气质上根本性的迥异区别。

    容止是从容的容止是沉静的纵然心中伏着凌厉的杀机他也始终是那么一副高雅温柔的模样;可是这个人不同他的眉眼神情始终不似容止那般善于收敛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漠周身都是让人不可逼视的尊贵气势。

    然而这些只是次要楚玉能一眼区分开他们却是从另一方面。

    即便是在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容止依然给她一种强大的感觉那种强大平时并不显露只在山穷水尽之际才偶尔能绽出来些许端倪他是无可转移的山岳他是永不干涸的海洋……可是眼前的少年纵然外貌凛冽尊贵可是在那份刻意展现的强势之中却始终伴着脆冰薄刃一般容易摧折地脆弱。

    这少年……不够强大。

    亦或者说他的强大不够本质。

    他身侧纵然环绕着很强的武力保护。可是这些只是外部附带地容止的强大。始终在他地内里。

    这少年生得与容止十分相像他们之间也许有莫大的关系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不是容止这个认识先让楚玉大大松了口气。

    现在她也算明白了观沧海说的话。这少年是不是容止只有让她在近处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别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而他让他们扮侍从站在他身后也不全然是为了好玩而是给他们一个好地视角假如只让他们远观因为外貌上的相似很容易将这两人弄混。

    心情放松下来楚玉开始有闲暇去思考对方的身份。以对方的配置来看其人应该是位高权重而他周围的保护异常严密。这说明他的身份地位也许令他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要防备着别人的袭击和暗杀。hTtp://

    身份尊贵。加上处境危险。再联想到去年的帝位换人事件楚玉隐约能嗅出一些其中隐藏地味道。虽然尚不能确定这少年是什么身份可是约莫是与北魏政权脱不开关系的甚至的与北魏皇室有关联。

    想明白这一节楚玉又分神瞥向一旁地的花错一看之下大感无奈此时花错脸上带着一种好像要把少年一口吞下地可怕神情双眼紧盯着不放好像要将少年身上剥一层皮下来一般。

    花错脸上好像明白写着“我不是一般人”这几个字而那少年也算沉得住气尽管被花错这么盯着他依旧好像没事地人一般权当花错不存在只斯斯文文地问观沧海一些问题。

    楚玉原本想仔细听听少年在询问观沧海什么问题不过听了几句她便放弃了这两人说话太绕弯儿了什么事都不放在明面上说一个劲地玩暗喻。

    什么天上的鸟儿啊地上地马儿啊山川河流啊春花秋叶啊一切可以拿来作比喻的事物都从他们嘴里冒出来了就是死活不说到人。

    楚玉隐约能听出他们是在用暗语交谈那些什么鸟儿马儿山水花叶应该都别有所指只不过她并不清楚这谈话的背景资料也无法一一推导出真实的情形只能跟着迷迷糊糊地听听十句忘九句最后索性放弃不去深究。

    反正观沧海不可能马上就跑她若是真想探究待会儿问观沧海便好。

    那少年与观沧海谈了一个时辰左右便告辞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少年停步转身用一种深沉得可怕的目光扫了一眼花错那种深沉与容止深不见底的沉静不同充满了张扬逼人的凌厉骄傲尊贵得仿佛对世上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顾。

    花错何尝经得起这么撩拨对上少年这样的眼神再衬着他与容止几乎一样的脸容纵然明知道此人不是容止他也控制不住脑子里嗡的一下便要朝那少年冲过去。

    观沧海的动作比花错更快他飞快地拾起鱼竿反手一鞭打在花错脸上在花错脸上正中的位置印下了一道鲜明的红痕但是这只让花错稍微缓了缓又不管不顾地疾奔而出。

    这片刻功夫对少年而言已经足够他踏出门外守候在门边的侍卫便迅包围上来当前两人迎上花错登时刀剑交击之声破空传开。

    剩下的一半侍卫也在下一瞬间迅聚集过来极有章法地从各个不同方向和角度攻击花错这些人的武艺虽然及不上花错那么高明可是难得他们配合有度且凶猛狠戾悍不畏死将花错生生困在门口一步都前进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走向马车。

    少年没有理会花错对于身后激烈的交战他甚至没有多看一眼这样突如其来的袭击他好像习以为常只自顾自上了车命剩下另一半留守原地的侍卫与他先行离开。

    纵然被那么多人包围着楚玉从屋子里遥遥看去却禁不住产生一种错觉:那少年的身影是那么的孤独。

    一直看着那少年上车走了门口花错还在于那些侍卫缠斗。眼见着门口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多楚玉忍不住低下头小声问观沧海:“你不阻止他?”这么打下去不太好吧?

    观沧海懒散一笑。点了点头道:“你说地是倘若死在我家。我还得费神叫人埋尸不如就此分开他们。”

    他话音未落手上鱼竿便闪电般地点了出去楚玉只听见一连串几乎叠在一起的脆响在刀剑声中响起来紧接着门口几乎缠斗成一团的几人快散开。

    少年地侍卫后退了几步。兴城合围之势包着花错他们身上都带着不轻的伤血迹在衣衫上洇开而花错身上地伤势比他们更重他虽然剑术长进可是这群侍卫并不是普通的武者个个都拥有一流的身手竟然将他给逼迫到了这个境地。

    看清楚花错的伤势楚玉心中微动。对那少年的武装配置又提高了一些评价。

    观沧海轻描淡写地道:“花错你回来。”

    花错全身都在往下滴着血衣衫几乎完全被染红。可是他眼中地杀意却异常的明亮语气也是毫不动摇的坚决:“不。”

    观沧海冷冷一笑。道:“我不是在求你。我是在命令你你若是不肯听从。今天便索性死在这里好了。”

    之前在楚玉面前一直表现得十分平和亲切的观沧海此刻终于展现出了他骨子里的强硬冷酷他的嘴角依旧挂着笑容屋内屋外的人都感觉到一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强大压力。

    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威势与容止精神上地强大不同这是不逊于容止的另外一个层面上的可怖强大。

    观沧海不带感情地道:“假如你始终如此冲动莽撞只怕还未再见容止便不知死在什么人手上。与其放任你自寻死路不如我在此了结了你地性命。”

    花错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可以听出来观沧海不是在开玩笑倘若他不愿听从只怕真的会立即被他杀死。

    而这个时候花错方才被那少年激得热地脑袋也渐渐冷静下来那少年并不是真地容止他根本不须如此在意退一步来说即便他想杀那少年也不必如此明着来暗杀手段用上一二便好。

    心情一松身上的伤随即产生了效果花错咚地一声倒在地上轻描淡写地打走少年的侍卫再叫人来处理花错身上的伤好不容易得闲下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楚玉和观沧海坐在花园边上的凉亭中两人面前摆放着点心水酒此时观沧海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但方才的印象还残留在脑海中让楚玉说话时都不由自主地带上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观沧海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观沧海微微一笑拿了杯酒在手上却不沾唇好一会儿才道:“我曾对某人做出承诺不对任何人透露其身份所以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楚玉一听不由沮丧:“什么都不能说?”

    “自然。”顿了一下观沧海忽然神秘地对楚玉笑了笑“可是你可以自己来看假如你不介意继续扮作我的侍女。”

    那笑容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一下子便将楚玉方才在脑海中建立起的充满威势的印象打破不由跟着笑出来:“当然可以。”

    下一次那少年来访时只有楚玉一人跟在观沧海身边花错因为伤势未愈不得不卧床养伤。那少年照样是与观沧海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猜谜可是这一回那少年交谈完毕站起来却没有立即离开他抬手指向楚玉问观沧海道:“这侍女我瞧着很是顺眼居士能否将她送给我?”

    料不到竟然毫无预警地扯到她身上楚玉愣住了。

    这一章加长过三千了。

    今天网络太渣了死小电还跟我闹别扭……就不在群上喊更新了大家多刷刷吧(汗弄错先后了真要能看到这章也就不用刷了……)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