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三十四章 轻风拂山岗

2018-01-16 09:39:58Ctrl+D 收藏本站

        女子望着窗外,又冷笑一声:“观沧海来救你了,总算你在他心底还有些分量。”

        楚玉听见她说话,跟着走出来,站在女子身边朝窗外看去,只见院子门口出现一个人影,他双眼蒙着锦带,以一种非常奇特的节奏奔行,他的速度虽然快,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闲庭信步一般。

        但是他才闯进来,便有三四十名护卫迅速地拦在他身前,紧接着从他身后的门口,也涌进来四五十名护卫,雪亮刀枪森严以待。

        院子里一下子聚起来百来人,原本宽大的空间仿佛变得拥挤,那些护卫的行动极为统一有效,打扮与曾经合击阻拦花错的人一般无二,当初十来人就逼得花错寸步难移惨败当场,可是如今的人数却是那时的好几倍。

        看来那女子出门时,为了避免太过扎眼,并没有将所有的武力都带出去,不过就算什么人都不带,她本身也是令人瞩目的存在。

        观沧海被包围住后,停下脚步,他微微转向楚玉所在的方向,道:“没事吧?”

        见到观沧海,楚玉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可是又立即为观沧海的处境担忧起来,毕竟女子这方人多势众:“我没事,你要小心。”

        观沧海笑了笑,夜色中他的笑容有些模糊,但却似全然的无所畏惧,他也不去理会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侍卫,只沉声对那女子道:“放人。”声音稳如山岳。

        并非请求,而是命令。

        对花错是这样,对这不知什么来路,但是至少位高权重的女子也是这样。

        他不专横自大,也不服软求人,他只是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非常平稳的始终如一,对方是什么人,对他来说并没有分别。

        他本身就是稳固和强大的代名词。

        观沧海一生,从不求人。

        面对观沧海这样的态度,女子并未动怒,只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但纵然是浅笑,她的眉宇之间依旧充满了凌人的威势:“观沧海,你定要与哀家为敌?”

        哀家?

        楚玉还有部分心神沉浸在性别带来的惊愕余韵中。这会儿又听到了更劲爆的讯息。

        哀家,意思就是皇太后的自称,南朝的那位皇太后是楚玉目送着去世的,至于新登基的那位本身年岁已经不小,其母是否健在还是两说。再加上,这里是北朝的地界,出现在这里的皇太后身份,显然已经呼之欲出。

        不久前,楚玉还听说到她的传闻,据说那非姓冯的太后在先帝的葬礼上。哀恸欲绝投火自焚,救下来后便获得了朝野的一致拥戴,对于“太后”这个名词的印象。楚玉一直停留在电视剧里所见的老太太,最起码也是个中年妇女,却没料到北朝的太后,竟然是这样一位青春美貌的妙龄女郎。

        当日第一次窥见她时,桓远说马车上有北魏贵族女眷的标识,身为太后,这确实算是北魏最贵的女眷了。

        只是,应该在深宫之中的太后。为什么会离开北魏首都,不远千里地来到洛阳?

        观沧海不为所动道:“我不欲与任何人为敌,但我也不惧与任何人为敌。你是平民也好,太后也好,都不能逆我意愿。”他声音不大,语气亦不严厉,只就这样陈述着事实,“你若是愿意就此罢手。我可以既往不咎,就此揭过,然而你若是紧逼不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不管外力如何凶猛,可是对他而言。都仿佛不过轻风拂山岗。

        冯太后的眼睛非常亮,却不是女子明媚的亮。她的目光凛冽刚硬,直刺观沧海:“你是在威胁哀家?”

        观沧海慢慢地将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微笑:“一口一个哀家的,你可是想拿身份压我?皇太后,很了不起么?北魏,很了不起么?你莫要忘记了,容止会的,我也会,容止可以帮你获得这个地位,我一样能毁掉你。”

        楚玉怔怔地看着观沧海,他站在十多米外,站在侍卫们的重重包围中,夜色温柔春风和暖,他的笑容也很是散淡,可那骨子里狂傲的意味,却形成一片无所不在的强大压力扑面而来。

        简直就是……藐视一切。

        这是基于自己实力上的可怕自信。

        一瞬间,楚玉以为自己看到了容止:虽然表现的方式不同,可是观沧海身上真的有某种与容止仿佛出自同源的东西,那种强大,稳固,坚毅的自信,在任何境地下绝对相信自己坚持不变的本质,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倘若容止神秘如深不可测的海,那么观沧海则稳固如高不可攀的山。

        观沧海慢慢地道:“你并不是蠢人,说起来,你勉强能算我半个师妹,我虽然会偶尔玩弄些花样给自己解闷,可并不会真的伤害你,你该明白这一点,那花错却是我好玩放他见你的,但倘若你因此对我生疑,进而与我敌对,以你如今的境况,却是自寻死路。”

        “你只能相信我。”

        “你该知道,以我实力,杀尽此地之人也可从容离去。”

        “我说到便能做到,你没得选择。”

        “我言尽于此。”

        观沧海每说一句话,楚玉便发现,站在她身侧的冯太后面色便苍白一分,她明丽刚强的眼眸中浮现难言的痛苦挣扎之色,但只不过呼吸间的功夫,又被强行压制下去,化作一片冷漠平静。

        “是。”冯太后略约点了点头,口吻比方才放软了些,“此番是我做错,希望师兄原谅。”只不过片刻的权衡思索,她便果断地做出决定,如此决绝干脆,毫不拖泥带水,让旁边一直看着的楚玉终于忍不住升起微微的佩服之意。

        冯太后挥了挥手,所有的侍卫便左右分开,让出通往院门口的道路,她也不看楚玉,只冷冰冰道:“你可以走了。”

        等楚玉走到观沧海身边后,冯太后又派人将他们送出去。

        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便能脱身,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以至于离开了冯太后暂居的府邸后,楚玉依然有一种不真实感。

        这个晚上对平静了很久的她实在是太过刺激了,与容止相貌非常相似的少年是个女子,这女子的身份又是北魏冯太后,同时还被观沧海称为半个师妹……

        观沧海是坐车来的,两人上了马车,各自在一边坐下后,楚玉才略为清醒,盯着观沧海道:“眼下,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解释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