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三十五章 往事已成伤

2018-01-16 08:50:56Ctrl+D 收藏本站



    观沧海就坐在楚玉身前不远处此时是夜晚车内没有点灯更加的漆黑一片楚玉只能在黑暗里隐约瞧见他端正俊秀的脸容轮廓以及挂着可亲笑容的嘴唇弧度。

    倘若不是亲眼所见楚玉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十分和气亲切的男子竟然会有那样可怕的威势。

    他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也偏修长而非健壮可是见识过几次后楚玉再也不会认为这人软弱无力相反他连指尖梢都是无以伦比的强大这不同于阿蛮的蛮力而是纯粹的实力与本质的强。

    他之所以能兵不血刃地逼得冯太后让步并不是他言语厉害而是他的每一句话都基于他本身而他本身就是强横无比的实力保障不管是智略还是武力都有令人胆寒的成分在其中。

    听了楚玉的问话观沧海笑笑他笑得很随意与在冯太后府邸上充满魄力的笑容又大不相同:“你想知道什么?”

    楚玉一时语塞她想知道得太多了观沧海一摆出这么副随便问的架势她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该问什么。树立了一下乱如麻的思绪楚玉决定问自己比较关心的:“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从头说详细说越细越好。”

    黑暗中楚玉看见观沧海的笑容仿佛模糊了一下但是很快便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一切都还是原样。

    接着她听到观沧海低缓的声音那声音沿着缓缓流逝的光阴逆流而上让旧日的时光逐渐地浮到表层。翻越无数如山峦般起伏地思绪便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楚玉所不知道的辰光。

    楚玉静静地听着。在马车之中伴着微微的颠簸。黑暗中马车车厢木材地香味和从观沧海身上传来的药味混合起来慵懒轻缓地浮游不定。

    那是一个很俗套地故事在二十年前又或者是十**年前。总之时间已经不太确定一对孤独相伴的父子来到了洛阳城定居。…

    自然这不是一对普通的父子虽然就连做儿子的都对父亲的人品有些怀疑可是对于父亲地才能他却从来都很是佩服。

    过不久这对父子居住的地方。来了一个不之客那位不之客送来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请那个父亲代为教导只不过那女孩没多久便被带走了。只留下其中的男孩。与儿子一同长大。

    那父亲将自己的学识毫无保留地教给那个男孩。甚至对其教导得比对自己的儿子更严格更用心那作为师兄的儿子是有些妒忌的但是他并不是钻牛角尖的人偶尔妒嫉一下便又恢复如常。随着时光流逝这一对师兄弟渐渐长大他们年岁相差本不太多又是师从一人共同长大彼此可以说是最亲近的伙伴却也是最留意地对手。

    人总是有比较之心的这对师兄弟所学重合不少因此便不时地以其中一项较量各有胜负无数并逐渐形成一个习惯那便是凡是有什么事要对方去做便先比较一次胜负败者答应胜者在能力范围内的一件事这个不曾约定过地默契甚至直到现在都还存在着。

    只是好景不长……

    观沧海顿了顿忽而又轻柔微笑道:“其实好景已经很长可是我每每回想总是觉得不够长的后来那个师弟与他地师父和师兄生一些争执彼此不欢而散那师弟去了他该去地地方做了他该做的事而那师兄和他地父亲则离开洛阳前往江陵定居又过了几年那父亲死去只留下那师兄一个人独自打着守孝的名义在江陵城外做那世外闲人。”

    他说这话时语调极为柔暖虽然他双眼为锦带所蒙可是楚玉相信倘若他眼睛完好目中的光芒必定是无比的怀念温柔。

    观沧海淡淡道:“我说了这许多你也该能猜出那师兄便是我而那师弟是容止至于那与容止一同被带来又很快带走的女孩儿便是你今日瞧见的北魏太后冯亭。”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哪国的臣民南宋的不是北魏的也不是故而他言辞之间对所谓的太后并无多少尊敬之意。

    楚玉沉默许久问道:“那你当初跟我说的你是容止的仇人是骗我的了?”

    观沧海微微一笑道:“也不尽然昔年我与容止决裂他用毒伤了我的双目这些年来一直未能复原也算是恩断成仇只不过那冯亭当初差一点儿便成了我的师妹当初她着急顶替人进宫没来得及受我父亲教导我如今代父为师帮她这一把却是与容止无关。”

    虽然贵为太后但是冯亭如今的处境并不怎么好她扶持先帝的儿子坐在皇位上可是朝中却有大臣手握重权跋扈专横想要真正将权力握在手中只有先除去那权臣。

    冯亭留皇帝在北魏都平城那里做幌子自己却千里迢迢南下洛阳寻找到观沧海向他求助。

    观沧海早已打定主意不为任何人出仕因此纵然冯亭以太后之尊前来邀请他也仅只是代行师职教导冯亭真正的权术手段和治国方略让她拥有自保甚至进一步掌控权力的机会。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观沧海说“她只能相信他”的原因。

    观沧海的解释很详细很完整也很长说了整整的一路将三人的关系说得分明包括他原本是受何戢所托前来杀她但是半途却被容止阻了一阻后来来到洛阳又改变了主意在楚园旁住下。

    楚玉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将观沧海说出的讯息完全消化这时候马车已经行到她家门前停下。

    观沧海又是一笑道:“回去吧你的家人在等你是他们今日来寻我我才知道你消失不见的。”接着他便顺理成章地想到了冯太后前去要人。

    楚玉却有些踯躅她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观沧海静待片刻忍不住微笑道:“你还想知道容止现在何处对吧?”

    楚玉轻声道:“你应该知道对不对?”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字对她至今还存在着影响力尤其在她知道是容止阻拦了观沧海杀她之后。

    今天第二更。

    今天查了一下午的资料始终木查到冯太后的真实确切的名字手头资料比较匮乏《魏书》上就写叫冯氏其他记载上也多是以“冯太后”称呼百度上倒是有但是却是有好几个名字aa

    始终不确定哪个是真正正确的……网上有个名字是“冯有”我感觉不好听……既然不确定哪个是真的我就干脆自己瞎编了个……等日后现真相再慢慢改过来吧()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满传奇的她辅佐了两代皇帝本身也曾经执掌朝政史载她“及登尊极省决万机”“威福兼作震动内外”还有“智略猜忍能行大事生杀赏罚决之俄顷”……嘿嘿很帅吧

    冯太后正好处在这个时代我便忍不住想写她一笔于是想方设法把她跟容止挂钩了巧她的年龄也很相当实在不能不说是莫大的巧合。

    汗反正都已经废话那么多了我就再多废一点:

    最近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完结我就顺便在这里说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假如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是十一月迟一些便是十二月完结新书还在构思阶段大体什么时候成型我也拿不准所以目前预定是十二月参加pk来不及就推迟一月但是否真的能赶上还要看我的努力。>

    新书暂定的类型是玄幻不过手头还有历史和仙侠的点子随时做候补所以具体是什么题材的新文我不能在这里铁板钉钉地说定。

    唔嗯总之先在这里跟大家预约一下哈一直包月到十二月的筒子们希望到时候把pk票保留给我o()o…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