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章 平城失先手

2018-01-16 08:50:47Ctrl+D 收藏本站



    桓远与楚玉相对坐在酒肆之中两人之间的桌案上摆放着一只酒壶与两只酒杯楚玉低头给桓远斟了一杯酒一边慢慢啜饮一边漫漫谈笑。

    他们是出来买东西的本来这些事也可以交给仆从去做但是桓远有心想买一些书籍加上楚玉又想逛街散散心便一道出来买了书后便在道旁的酒肆里休息。

    桓远听着其他酒客的闲聊估算着当下的情势。

    通过楚玉他略为知晓冯太后观沧海及容止三人的关系冯亭在去年上便已然返回北魏都城平城一力周旋主导联合朝内的亲王大臣诛杀了攫取权位意图谋反的丞相乙浑并彻底地帮助她自己和现任皇帝拓拔弘稳固了地位。

    解决了外忧这对曾经面临相同困境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母子便立即开始了争锋相对的斗争两人争夺的焦点在于权力。

    皇帝拓拔弘年纪虽小但是却性格刚强极有抱负而冯太后亦是果决坚毅不肯放权两人一个皇帝一个辅政太后一个是名正言顺的帝位继承人一个以皇帝年纪尚小为由继续临朝称制。

    思及此桓远忍不住冷笑一声:古往今来皇室之中几乎便没有过真正的亲情远的且不说就说近的刘子业在他父亲死后不但没有悲色反而因为继承帝位而面现微笑更何况冯太后与北魏这位皇帝并不是真正的母子。

    在北魏的皇室之中有这么一条与众不同的规矩。那便是子贵母死倘若哪位妃子生下的皇子被封为太子便要处死那名妃子。生下来地太子交由别人扶养。冯太后与拓拔弘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少了这么一层缓冲。两人夺权起来便越的尖锐和无所顾忌。

    思及此桓远不由得低语出声:“好一对母子。”

    他声音虽低但楚玉却堪堪能听得清楚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从前在网上看宫斗小说后宫中妃子的斗争多半都在于要自己努力生下皇子。被封为太子并拼命阻止别地妃子生育但是倘若是到了北魏皇宫的后宫只怕要千方百计地避孕就算怀上了也要想方设法地主动流产了。

    在脑海中想象出这么一副荒诞地画面楚玉禁不住一笑这时却听到酒肆里南来北往的行商谈论北魏都城平城的见闻却是拓拔弘将出生不久的孩子封为太子。交由冯太后抚养。

    楚玉听闻禁不住吐了吐舌头觉得这小皇帝够了得的。今年才十四岁却已经为人父。而冯太后更是不容易。二十多岁地年纪却当了祖母。她心中无所挂碍所想之处亦是十分轻松却不经意瞥见桓远神情惊诧。

    楚玉不解道:“怎么了?”北魏皇家的事他们当八卦听听也就罢了桓远为何要一脸凝重?

    桓远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么?”想了想在酒肆内说这话还是不安全他结帐与楚玉走出来两人坐回马车上他才接着道:“冯太后身后有什么人楚玉你也该心中大略有数吧?”

    楚玉一怔微微点了点头冯太后身后的人除了观沧海之外只怕还应该有另外一个人这一点她隐约有些猜测。观沧海仅仅是教导冯太后一些为政的策略并不直接参与政治但是以冯太后与容止的关系就算他正在寻找天如镜也应该会时不时帮助冯太后谋划夺取政权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心中想着来龙去脉楚玉猛地一惊顿时明白了桓远的意思。

    不管是楚玉还是桓远两人在得知这对名义上的母子之间的矛盾后都下意识地认为最终地胜利者一定会是冯太后因为她背后有容止——可是眼下又是什么情形?

    冯太后负责抚养太子这虽然只是一个征兆却显出了她被迫退让二线的苗头将君主的权力交还给皇帝也许尚未交全却说明她在斗争之中确实是落了下风。

    楚玉皱眉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桓远摇头苦笑道:“我们身在洛阳距离平城有千里之遥其间地关节又岂是我们能知晓的?”不论皇城之中如何风起云涌瞬息变幻远离争斗中心地他们也只能从少许地讯息之中推断也许是过时的消息。

    楚玉想了想笑道:“不管怎么样他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吧跟我们无关便好。时候不早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她神情轻快明朗不带半丝阴霾桓远细细观察着她方才虽然提到容止地名字却仿佛对她没有半点儿影响仿佛那真的只是一个寻常认识的人与她没有半点儿特殊关系。

    其实北魏的政权之中不管如何争斗对于桓远而言都不过只是一场无关己身的闹剧刻意了解这些只不过是为了避免祸及己身方便提前趋利避害而方才有意无意地提醒楚玉容止在其中的位置则是出于一股他自己无法理解的冲动。

    容止所属的一方落败可是楚玉却没有流露出半点儿忧虑之色这让他心中有些隐约的欢喜那种欢喜根本压抑不住就仿佛泉水一般不断地涌上心尖。

    桓远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仅仅是不想楚玉陷于过往无法自拔见她完全放下情不自禁地为她欢喜可是这个理由那么薄弱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距离那个真正的答案只有一层薄膜可是他始终不愿意自己伸手捅破仿佛一旦越过那个界限便会有什么崩毁溃败不可收拾。

    桓远心中的波动没有半点呈现在面上他依旧是一脸沉静如水的神情楚玉在车中坐着无趣便凑近小窗朝车外望去却正碰上一阵风吹来浅浅的香风将她包围却不知是哪家的花在这春日里开得繁盛。

    春光一片明媚楚玉心中也是一片明媚方才得桓远提醒得知容止那边也许有变故她却不感担忧这并不是因为她对容止已经漠不关心而是她觉得这点小风浪应该难不倒容止他不会真正出什么事。

    假如容止真垮了她一定会给面子地多一点反应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怎么挂心。

    大概……会吧。

    楚玉不怎么确定地想。

    还是观沧海的居室内还是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声音隐带笑意:“平城局势有变你不回去?你若是再不动作只怕真的会失去先手。”

    另一个声音却始终不曾响起依旧只是沉默。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