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一章 今朝圣旨到

2018-01-16 08:50:47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是在楚园挨着的巷口停下来的因为前方传来一些喧哗声。楚玉和桓远走下车来却见有几个人影正站在楚园门口外的位置两人对视一眼心中疑惑便慢慢地走过去看究竟生了什么事。

    走得近了他们瞧清楚了具体的情形只见楚园的门开着而门口的两拨人正在对峙。

    其中一方站在门内是阿蛮和家中的侍从阿蛮双手大张就正正地拦在门口而门外则站立着一个身穿着官服像是官员似的中年男子以及几名随从。

    被阻拦在外的官员已经气得脸上红怒骂阿蛮道:“你这蠢笨的昆仑奴有什么资格替你家主人作主?还不快些让开?”

    阿蛮站在门口眼睛微微红显然是那蠢笨二字正好刺中了他心中的难过之处跟着楚玉学认字以来他知道的越来越多便越知道自己的无能虽然有一身可怕的力气可是除了能听命挖挖洞外楚玉遇到麻烦时他什么主意都没法想出来。

    因为这本来就不多话的阿蛮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起眼几乎恨不得将自己缩在自卑的角落里平常别人叫他做什么他都去做就连流桑都能指使动他但是面对这些想要硬闯楚园的外来人他却倔强地抿起嘴唇难得表现出了一步不退让的强硬。楚玉走近瞧见这一情形却没有招呼阿蛮更没有打扰入其中反而拉着桓远后退几步站在一处阿蛮瞧不见的转角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她忽然偏头低声问桓远道:“你说我是不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人?”

    桓远讶然道:“何出此言?”

    楚玉眼睛转回去。…依旧盯着阿蛮淡淡道:“我自以为对你们每个人都很好。其实不过是我自以为是罢了阿蛮在这里过得并不快活我做什么都不带上他不需要他的时候便将他撂在一边因为我下意识里觉得他头脑简单。不是可以顺畅交流的对象可是这样想着地我岂不是更加的自私自利卑鄙可恶?”

    桓远微怔却听楚玉继续道:“我与你出门却将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这种软性的伤害比直接地辱骂更可怕我将他带在身边却又让他孤独一个人以前流桑在的时候还好。可是现在流桑走了他便彻底地孤单起来。”

    阿蛮在难过在自卑。是的可是这何尝不是她造成的?她无意中的冷落给了他这么一个印象。让他觉得自己是很没用的人。当初那个在山**边明澈纯净宛如野生动物一般充满活力地少年去哪里了?

    他的眼睛依旧如同琥珀一般剔透。可是却蒙上了一层忧伤那种充满野性的天然生机仿佛被消磨殆尽她把他带回来除了给他吃的还给了他什么呢?

    当初的阿蛮也许比现在还要笨可是却比现在快活许多。

    楚玉静静望着阿蛮桓远则静静地看着楚玉目光化作他自己瞧不见的柔和他忽然觉得移不开目光仿佛不论什么都不能转移他看着这女子的心愿在他看来楚玉完全没必要考虑阿蛮的心情那不过是府上养着的一个下人但是她这样认真自责着地模样不知为何却有一种别样的动人之处。

    阿蛮拦在门口只要那官员敢叫人过来便轻轻一推给推出去他力量奇大几个随从都被推得踉跄后退他自己却纹丝不动。他心里没有别的心思只想着绝不能让这些人进门一直守着等到楚玉回来这时却听见上空传来冰冷地人声:“你为什么不索性关上门呢?”关上门把不想见的人挡在门外便好。

    阿蛮一愣抬头望一眼坐在侧面墙头地花错随即下意识道:“我忘了。”想了想他又摇摇头道:“不关门万一他们砸门怎么办?”要是门被砸坏了还得让楚玉重新花钱修理倒不如他自己辛苦一些守在这里。

    花错紧绷着地脸容难得被逗笑了一次他眼风朝楚玉藏身的地方一飞对那官员道:“楚园地主人回来了你若是找她有事便可对他说出来意。”

    顺着花错眼望的方向那官员也看了过来正瞧见楚玉与桓远连忙气急败坏道:“你来得正好你们家的家奴怎地如此无礼?”

    既然被花错叫破行藏楚玉只有牵着桓远站出来走近那官员笑道:“那不是我的家奴是我的家人我若是不在他便可代我作主请阁下莫要弄错了。”

    走到门前她冲阿蛮笑了笑才又一次转向那官员道:“本人便是户主请问阁下来意为何?”

    官员先是给楚玉满不在乎的说辞给惊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想起此行的目的他呼吸几下平复怒火过不久神情转为平和道:“请问阁下是否名作桓远?”

    楚玉朝桓远偏了偏头:“找你的。”说着她后退半步让桓远上前去交涉自己则在一旁拉起阿蛮小声地鼓励:“干得好不过下回不要一个人挡在门口万一生什么危险怎么办?我教你啊你看墙头上那个穿红衣服的是我们家的食客这个时候应该是尽情利用他的时候要压榨干他的全部剩余价值有什么事吩咐他来做就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

    楚玉的声量虽小但对于练过的花错而言却还是能听到的他脸黑了下去不过想想他确实是白吃白喝的食客也没办法在这方面反驳什么只有跳下墙去暗道下回再不理睬门前闲事。

    随口刺走了花错楚玉才专心观看桓远那边的情形可听着他与那官员的对话她却不由自主地渐渐张大眼睛:原来那官员竟然是北魏皇帝拓拔弘派来的说是什么听说桓远才学不凡前来请他入朝为官。

    先不说拓拔弘的手居然伸那么长从北面千里之外的平城伸到了洛阳她单只好奇那拓拔弘是怎么知道桓远的存在的甚至还要请他做官?

    倒不是说不该有人知道桓远的所在只不过楚玉一直以为知道他们所在的应该是容止所属的一方就好像上回被钟年年找上她并不怎么奇怪但为什么是以皇帝的名义而不是太后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