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二章 一手遮洛阳

2018-01-16 08:50:44Ctrl+D 收藏本站



    那官员说明了来意还没等他提出官阶年薪休假等招揽条件桓远便毫不迟疑地拒绝道:“请恕在下不能从命阁下还是请回吧。”

    楚玉正好奇地等着听拓拔弘打算为了招揽桓远付出什么代价却不料桓远想也不想地便拒绝了忍不住有些惊讶而那官员更是愕然想不到桓远这一介平民竟然连皇帝的旨意也敢违抗。

    不过一回想刚才阿蛮和楚玉的态度他便大约明白了:这宅院里住着一群刁民。

    那官员迟疑一下心道自己此番前来带着的随从太少倘若一味纠缠只怕不能讨好光是那昆仑奴便够他们受的还是索性暂时离去待问本地官府借调些兵力再回头来找刁民来算帐。他存着这门心思便不再多停留甚至没有再劝说桓远只冷笑一声带人离去。

    桓远沉着脸与楚玉进了家门关上门没走出几步楚玉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不想出仕么?”虽然桓远一直没有表示对米虫生活的不满但是相对于其他人楚玉对桓远的愧疚反而是最深的。

    不管是从政还是为文桓远都足以成就一番事业但是他自打来到北魏后却始终收敛着他的光华他几乎不怎么与同城文人交往更别说谋求仕途除了偶尔与观沧海说两句外又或者因买书或陪伴她而出门外他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待在家里看书。

    楚玉心里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力尽量少让一些人留意到他们以免他们本来的身份暴露。更准确地说是避免她的身份暴露——他们所有人里最缺乏自保能力。并且最有可能遭遇到危险地人也就是她而已。

    一旦她的身份曝光。没了从前那层身份的保护她地处境也许会陷入艰难虽然这里不是南朝的地界但是楚玉从前地身份并没有多少好名声因而等待她的未必是北朝的接纳。

    不过既然皇帝的旨意过来了。便意味着皇帝知道了他们的底细隐藏不隐藏都已经无所谓楚玉原以为桓远会愿意担任官职毕竟那是他一展才能地机会。

    桓远停下脚步却是先吩咐侍从去他房里拿来他放置在书柜里的包裹才转向楚玉一字一顿地道:“我不想做鲜卑的臣子。”

    一听桓远这么说楚玉才猛然想起来北魏是鲜卑人而非汉人建立的政权。鲜卑族通俗地说便是胡人。原本是北方的游牧民族但是在逐渐壮大后。开始建立自己的国家。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那个以复国为志向的慕容复祖先慕容氏便是鲜卑部族那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民族。慕容氏曾经在南北朝之前的混乱时期建立过数个国家但不久都覆灭败亡而北魏地当家拓拔氏则是鲜卑部族里的另一个分支。

    主要是周围生活的多数是汉人鲜卑人经过逐年汉化统治体制也多半沿用汉人地导致楚玉经常会忘了这里其实是异族统治区。

    楚玉内心对于胡汉之分并没有那么严格的分野虽然不清楚具体历史但是她总还是知道若干年后隋朝一统天下南朝北朝又归于统一时代环境眼光所限所以要她对鲜卑人产生什么阶级仇恨实在是一件比较艰难地事情。

    但楚玉也知道想要让桓远理解她地这种想法也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桓远地立场比较偏向于传统的文人所以她很小心地没有表现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只道:“那你有什么打算?皇帝都已经派人找上门来了。”她沉默了一会儿道:“要不我们现在便逃走吧。”

    对方不大可能因为桓远的一句拒绝之言就此善罢甘休想要避开那些麻烦离开此地是最好的选择。

    桓远缓缓摇了摇头他面上飞快地掠过一抹奇异的神情接着深深地用一种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目光凝望楚玉过了许久他慢慢地道:“不不是我们走而是我走。”他一个人离开这样便能解决问题。

    楚玉有些不安地道:“为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

    桓远垂下眼帘淡淡道:“我们一群人无处可去北魏不能留南朝也同样危险。”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虽然有两个王但也是王土而王土之外漠北南蛮是荒蛮之地他实在不忍因他之故而让她遭受颠沛流离之苦。

    桓远抬起眼他俊雅的双目之中光芒微微闪动似是有些难过:“只要我走了就算是北魏皇帝失去了为难你的理由也不会再来相扰。”

    楚玉好笑地道:“你怎么会以为你走了拓拔弘就真的会不计较?说不定他会迁怒于我呢?”两人对北魏皇帝都没有什么君主的意识因此一个仅称其身份另一个更是肆无忌弹直呼其名。

    桓远的声音很低但恰好能让楚玉听到:“不会北魏皇帝要的只是我至于你只要我走了他不会为了出气而直接与你背后的人对上。”

    他说到这里心中一痛索性偏过头不去看楚玉:“也许你不知晓但是我却逐渐觉察我们一直被保护着从我们到北魏始一直至今没有任何背景根基的我们却不曾遭遇任何留难不曾被商贩诈骗不曾被里长欺压不曾受权贵刁难更没有引起旁人半点注意甚至的南朝的仇人再也没有差人追来……这却不是我的能耐而是有人刻意在背后保护我们。”

    那是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悄无声息地一手遮着这洛阳城的天空抹除一切对他们不利的将他们完好无损地保护着。

    异常的强大也异常的稳固一直一直地保护着这份强大和稳固几乎让他灰心到极点对方不动声色便可护楚玉周全可是他却什么都帮不上。

    那个人或许是观沧海可是他观这行事的风格却更加像是另一个人。

    楚玉怔怔地呆愣住。

    原来这一年多来她的安稳生活都是被保护着的么?因为有人为她遮挡着一切危险和灾祸她才能如此无忧无虑平和安然?她能够享受清澈爽朗的风能够自由自在地与人谈笑都是因为已经有人为她树立起了遮挡风雨的无形壁垒?

    看楚玉陷入神游之中桓远微微苦笑低声道:“不错你的平安压根不须我来保护我留在此地又有何益?”

    这个时候侍从已经依命取来了他所说的包裹这里面装着一些财物和一套换洗衣裳是他前些日子觉有人暗中保护楚玉后便做好的准备那时候他便已经萌生些许去意只不过当时他离开的理由并不充分他自己也不大想走便一直拖延至今如今确实是他该离开的时机了。

    拓拔弘既然能派人来说明那只保护的手已经不能太严密地遮挡风雨他的离去大概能给楚玉减轻一些负担和麻烦。

    他转身抬步便要往不远处的门口走去却见一条人影飞快地从他身边越过接着拦在门前。

    晕倒晕倒出现了严重错别字请恕写成了情书检查时还没现……汗原来我潜意识里是想着让谁给谁写情书么?o(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