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三章 似是故人来

2018-01-16 08:50:44Ctrl+D 收藏本站



    看清那人影桓远微微吃惊旋即心头一暖。

    拦在门口的人是楚玉她从桓远身边跑过去赶在他之前来到门前。

    怕桓远从她身后的出口离开她的背部抵着门板用身体挡住两扇门闭合的中缝。

    看她一脸如临大敌的神情桓远忍不住笑了笑:“你光是挡住正门有什么用别忘了这宅院还有侧门与后门。”

    楚玉一听立即咬牙叫道:“来人给我把其他们堵死了!”

    桓远笑出声来:“别耍小孩子脾气你拦得我一时难道还要拦我一世不成……”话说一半他瞧见楚玉的神情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笑容也随之凝固。

    因为楚玉现在正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楚玉双手撑在门上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徒劳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让桓远离开一个人去漂泊流浪可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挽留他。

    楚玉难过得快要哭出来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流桑被钟年年带走了现在桓远又要走她还有一个阿蛮流桑至少有钟年年可是桓远有什么?

    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的?

    一想到这个她便难过得不能自持她身边的人都是她的家人从南朝到北朝的一直相伴相互扶持着这么走过来她谁都不能割舍谁都不愿意忽视。

    流桑走的时候她还可以自我安慰他有亲人陪伴着可是桓远呢?桓远有什么?他一直默默陪伴着她。到了最后又打算默默地离开他失去那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连一个安稳的家都成了为难的事……

    楚玉死死咬着嘴唇眼眶红。话语却哽在嗓子里。

    不要走……

    不要一个人去流浪……

    不要离开她……

    因为她会难过因为他的孤独而难过。

    桓远心中泛起复杂地滋味他温雅自持的目光渐渐漫起春水望着楚玉良久他苦笑一声:“公主。不要这样在下不过是一介孤零鄙陋之身不值得你如此……”

    不要哭假如她哭了他会不舍离开……

    可是再怎么不舍也终归是要走的天下没有不散地筵席。

    过了约莫一刻钟功夫桓远总算是走出了楚园看着身后合上的大门。目光缠绵了许久还是迈开沉重地脚步。

    他先走到观沧海家门前敲开大门。请开门的仆从将信件交给观沧海并请其代为传话。希望他离去之后。观沧海能代为多照料楚玉。

    他不知道这话最终会否传到那人耳中但至少有观沧海维护着。楚玉的安危便能够有很大程度的保障他也可离开得安心一些。

    开门的仆从也认得桓远问他是否要见观沧海桓远微笑摇头随后便礼貌告辞。他一点儿也不想见观沧海因为见到观沧海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另外一个人尤其是在此时此刻。

    他用脚步慢慢地丈量洛阳城地地面每走一步便远离楚玉一步但是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走下去。

    决定的事便一定要做桓远的固执未必就输给任何人。

    一路向东缓行而去方才走出不过一里路经过一条少有人至的巷子时桓远却瞧见前方出口处一条墨色身影背对着他负手而立。那人身穿黑色衣衫背影单薄瘦削风姿如柳柔而不弱。

    桓远面色一沉片刻后淡淡道:“是你墨香。”

    虽然只瞧见背影但是认出这个从前曾与自己共事过的人对桓远来说也不过便是一两秒时间。

    墨香缓缓转过身来望着桓远抬手一揖微笑道:“桓公子许久不见墨香在此等候桓公子似乎并不意外。”他的神情动作学自容止行止言谈风度翩翩丝毫不见从前用作伪装的柔媚之色。

    他脸上的伤虽然犹有余痕但比之一年多前看见时淡去不少。

    此时桓远已经不再敢有半分小看墨香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桓远冷淡道:“我自是不意外容止在洛阳城里一手遮天莫说是你得知我出城纵然此时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他我也分毫不会惊疑。”

    墨香既然来找他自然是有所图谋他只消沉着应对或许反而能获知一些讯息。

    对于桓远地冷淡丝毫不以为意墨香莞尔一笑道:“桓公子严重了我家公子另有要事拦阻桓公子乃是墨香自作主张之举……桓公子方才可是推辞了陛下的旨意?”

    桓远冷笑一下:“那是你的陛下可不是我地陛下。”不管南朝皇帝怎么不成器但他自始至终也不打算奉鲜卑胡人为君主。

    听闻桓远隐含怒意的话语墨香先是一怔思索一番才释然笑道:“桓公子且慢恼怒谁地陛下这不重要在下真正地主人只容公子一人墨香在此拦阻却是有事相求请桓公子且熄心间之怒听我从头道来。”

    桓远皱了皱眉道:“你说。”

    墨香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先躬身一揖才以低柔地嗓音婉婉说开。

    先前桓远所料想的对了一半容止确实是站在冯太后这边的但他并没有直接辅佐冯太后而是派墨香作为冯太后的帮手偶尔单方面联络墨香询问情况。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冯太后与北魏皇帝拓拔弘开始对立原本眼看着冯太后即将以辅政的名义取得全面胜利但是拓拔弘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帮助拓拔弘扭转了劣势甚至逼得冯太后稍稍让步。

    桓远微微冷笑刚要讽刺说这与他有何干洗却又忽然想起来倘若与他无关墨香不会这样厌烦地说与他听便又耐心地听了下去。

    墨香说话之际一直观察桓远的神情推测出他的想法自己笑了笑道:“桓公子不愧是桓公子那人桓公子也是认得的可是南朝来的故人呢。”说到故人二字时他言语之间多了些切齿的意味。

    见桓远颇沉得住气始终不开口询问那人的名字墨香便也不吊胃口坦言告知:“那人是天如镜。”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