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四章 不知何处在

2018-01-16 08:50:41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回桓远眉间终于出现一丝波动他望着墨香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不可否认墨香抬出来天如镜这勾起了他足够的警惕与戒备天如镜不光是容止的敌人同时也曾经暗害过楚玉以及被楚玉暗害过从这一层面上来说容止与楚玉反而是一条船上的人。

    见终于引桓远的注意力墨香心中松了口气继续解释:墨香原本辅佐冯太后辅政但天如镜出现在拓拔弘身边后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法子便让胜利倒向了拓拔弘那一边。

    楚玉知道天如镜和手环底细容止在精神上站得极高对一切报以俯视的态度因而他们两人对天如镜的天师身份不以为然但是墨香不同他一不知道真相二不能拥有容止一般的心境前些天看到天如镜与小皇帝拓拔弘共同出现他的阵脚顿时先慌乱了一半。

    没有容止的指导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局面。

    迟疑了一会儿墨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在下希望桓公子能答应拓拔弘的请托。”说容止只与他单方面联系这自然是假的他知道容止身在何方此番前来洛阳一方面是为了找桓远最主要的却是为了找容止。

    只是他实在不确定容止会不会再一次被天如镜用什么神奇的手法给制住因而他要想方设法尽量地增加自己这一方面的胜算。

    他希望桓远能作为他的内应去到天如镜那边以辅佐拓拔弘的名义实际上却是探究天如镜的虚实。

    墨香诚恳地望着桓远道:“桓公子。虽然我们实在是算不上是朋友我这番建议对你而言也是为难但天如镜出现在北魏。hTtp://实在不知他是何目地或许是为了我家公子。又或许是为了公主而来。我不讳言我是为了我家公子着想担忧天如镜如他师父一般再出手相害于他但是。也未必全无可能那天如镜不会再度对公主不利……”

    他说到这里便停顿下来满怀期待地望着桓远。

    两人都是聪明人墨香知道桓远应该能完全了解他的意思天如镜曾经是容止与楚玉两个人的敌人他来北魏也许是冲着容止来地但是也未必不会再阴楚玉一记。他知道自己的目地瞒不过桓远的心思便索性和盘托出。让桓远自己权衡判断。

    依他推断桓远和楚玉的所在地应该是天如镜告诉拓拔弘的。先不说天如镜有什么目的只要拓拔弘对桓远有所期待。这便是桓远地机会。

    倘若桓远能够答应拓拔弘的请托。去到拓拔弘身边得到他的重用也许能伺机掌握住先机。窥视到天如镜的意图。

    这不管是对容止还是对楚玉都是有利的。自然墨香承认这其中对容止的好处要大一些但对于楚玉而言也未必全然无用就看桓远是否甘愿为了那一点用处而甘愿屈身为臣。

    方才观桓远的态度对于在北魏为官似乎极为抗拒他应允与否端看他对楚玉有多重视因而墨香拦住桓远时并没有多少把握能劝说动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这么做。

    桓远一言不转身沿原路折回。

    墨香静静地站在原处等着桓远从他的视野之中消失又估算了一阵时间才走动起来开始他真正地行程。

    桓远最终还是走了。

    一直到身边的人只剩下一个阿蛮楚玉终于不能再无动于衷可怕的孤独感将她包围住无时不刻地严密无比的。就连去找观沧海也不能抹杀这种感觉。

    不管是流桑还是桓远他们都是无可取代地观沧海只是朋友但她失去地却是亲人。

    所幸还有一个阿蛮虽然脑子不灵光偶尔很笨拙但是却是唯一留在她身边的因为阿蛮地存在才让她不至于失去最后一分安慰。

    倘若阿蛮也因为什么理由离开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如此过了数日楚玉与阿蛮观沧海二人闲逛市集这趟出行是她提出来的阿蛮是一切听命观沧海无可无不可如此便定了下来。

    说是逛市集其实楚玉不过是想外出透透气观沧海知她心中烦闷便让马车慢慢行驶三人坐在车上马车一路悠悠地行驶过半个洛阳城。楚玉靠着马车边车帘子和旁侧小窗皆开着方便她瞧清楚四周情形。

    过了青阳门经过辟雍太学之际楚玉忽然叫喊停车还未等马车停稳当她便跳下车去一直跑到太学之前的石碑中才停下来。

    石碑和她一年前来此之时的模样几乎一般无二表面上印着风霜战火的痕迹只是那时候带着她来看碑文的人现在却不在了。

    楚玉望着石碑怔怔地呆她甚至不知晓此际心中是何滋味可是有一个念头那么分明便是桓远真的走了。

    方才她几乎生出来幻觉好像桓远就站在这石碑里衣袂飘飘风姿古雅就站在这里等着她叫他回家。

    那个有一点书生气质的的男子曾经许多次跑出来看这些石碑有时候她也会暗暗觉得有一点儿不耐烦但是现在她却希望桓远的离开只是来看石碑她出来一找他便会跟着回去。

    楚玉站在石碑中出神了一阵子听到有脚步声走近转头见是一脸担忧的阿蛮才安慰一笑道:“我没事就是来看看。”

    正要走回马车上楚玉瞧见不远处经过一个卖杂货的货郎让阿蛮在原地等一会她自己跑过去问那货郎买了两个精巧的泥人娃娃跑回来顺手给阿蛮递了一个:“拿着。”出来逛街怎么能不买东西?

    阿蛮接过娃娃立即就忘记了方才的担心两人返回车上阿蛮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娃娃才想起来楚玉手上的另一个目光瞟过去却见这时候楚玉正望着自己的手苦笑。

    楚玉在苦笑:她从前给阿蛮流桑买东西为了不偏袒都是习惯性地买双人份的怎料流桑走了之后这个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见阿蛮望向自己楚玉随手将另一个娃娃也递了过去:“都给你吧。”反正流桑也已经不在了。

    阿蛮他接过娃娃却没有如另一个一般把玩而是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再抬起头来时他对楚玉认真解释道:“等流桑回来给他。”

    楚玉一瞬间露出一个奇怪的神情她想说流桑也许不会回来了可是却说不出口只非常艰难地笑了笑将脸转向一旁假装去看车外的风景。

    马车一路朝南行驶一直行驶到洛阳城外洛水之旁。

    泪奔……三章……三章之内一定让小容真正露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