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五章 一别有经年

2018-01-16 08:50:41Ctrl+D 收藏本站



    洛阳因座落于洛水之阳而得名。

    马车出城又行驶了一段路途便瞧见了前方缓和的水流水波在阳光下折射出清亮的辉光倒映着河边青翠欲滴的垂柳那般缠绵悱恻地将一江流水化作一江春水。

    楚玉定定地看了河面一会儿口中道:“观沧海阿蛮陪我走一走吧总坐在车上也有些闷。”

    三人停车下来让仆从照看马车便沿着河道边慢慢行走楚玉行在前面观沧海在后阿蛮一会儿走快一会儿走慢来回前后不定。

    走了一段路途楚玉才想起来今天观沧海意外的沉默自打上车来除了吩咐车夫行止快慢外他几乎没怎么说话。

    楚玉心中奇怪但此刻她心中郁郁倦怠也懒得询问。

    平缓的河面上偶尔卷起一个小小的漩涡而远处则有行船在缓慢地行驶春光明媚就连空气都是缓和温煦的。

    楚玉自顾自走了不知多久心中郁结稍稍纾解吐出一口气她平静地望着江面。此时楚玉站在江边一块地势较高的土丘边上再往前迈一步便会下坠落入江水之中但是站在这里眼前视野一片辽阔她的心情反而开阔不少。

    下方行驶着一艘华丽的画舫距离十多米看着很是富丽想必是哪家有钱人家在游春楚玉随意看了两眼便收回目光。

    往好处想桓远虽然走了但也未必是再也见不找再说桓远也是有自家主见的。她难道能一直管着他不成?至于路途辛苦她相信桓远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

    不必担忧什么不必挂心什么。

    楚玉对自己说。

    心情好转。她转身回望正要招呼身后的人。却见观沧海似乎不在身后而几米之外的阿蛮望着她脚下露出来一个惊骇地眼神他张口似是要叫喊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楚玉低头望着脚下。却见自己站立的大约方圆二尺地地面出现明显的裂纹脚下传来石沙不断往下落地声音却原来土丘边缘这一块是不怎么结实的原本勉强能支撑自身重量却不料她往这里一站便产生了小范围的龟裂。

    楚玉想立即逃开但她的脚才微微一动甚至还没有完全抬起来脚下便又是沙石响动之声。骇得她不敢轻易妄动。

    这一刻时间和思绪仿佛都是凝固的楚玉看着阿蛮慌忙靠近。而观沧海不知怎么回事落下一大截路途似是觉这里情形不对。也飞快地朝她奔来。

    阿蛮地距离较近。先跑到楚玉身边伸出手要拉楚玉。却又想起自己的力量奇大害怕把楚玉给拉坏了这一个迟疑间他脚下也生了变化原本楚玉所站的位置仅仅是坍塌一小块但加上阿蛮走过来往旁边再施加重力裂纹的范围迅漫延扩大两人身体一个歪斜手在空中飞快交错一下接着又迅分开。

    伴随着坍塌的沙土石块两人一同下坠。

    楚玉只觉得身体有一瞬间失去了重量她的双眼望着自己落下的地方这时候观沧海已经赶到他迅地伸出手先抓住的却是阿蛮的手臂。

    抓住阿蛮观沧海地手顿了顿似乎是要松开但最后还是往回拉去这一个耽搁却又耽搁了救楚玉的时机观沧海将阿蛮拉回土丘上时楚玉已经又落下一段距离。

    这土丘不高下方便是江河掉下去也不至于死人。

    楚玉脑海中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却是:她好像不怎么会游泳。

    观沧海之所以先摸到阿蛮是因为原本楚玉与阿蛮站立之际就是楚玉在外阿蛮在内侧地位置失足之后阿蛮也正好挡在了楚玉前方导致观沧海不能及时救援。

    随手用力将碍事的黑人少年甩到一旁观沧海抬手摸上覆目地锦带身体也做好了往下跳地准备然而下一秒他的手缓缓放下脚下力道跟着卸去。

    楚玉耳边是呼呼地风声心中并不太慌张方才瞧见观沧海的身影后她便放下心来即便是不幸落水想必观沧海也能赶在她淹死之前将她救上来……正这么想着楚玉背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只手从她臂下穿出紧紧地揽住她的腰她背后贴着一个人的胸口接着便看见那人伸腿朝同样落下来的大块岩石用力蹬了一下借着反作用力两人轻飘飘地斜线下落正落入楚玉方才所见的画舫之中。

    于此同时观沧海转身走下土丘朝更靠近江边平缓处的低矮地面走去。

    两人双脚才一沾船那只手便随即松开船身微微摇晃楚玉脚下不稳便要摔倒伴随着一声轻快的“当心”一双手牢固地扶住她的双肩这一回却是确定了她站稳之后才松开来。

    近处看着才算是真正瞧了个清楚画舫外每一处的雕饰镂刻皆是极尽秀丽华美之能聚起来却又不嫌繁复冗杂只会让观者瞧见层出不穷的美丽但楚玉此际却无心欣赏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身后的那人身上。

    方才听到那人声音时楚玉的心便剧烈地跳动起来待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她慢慢转身朝后看去映入眼帘的俊逸眉目还是与记忆中一样那么地散淡自在仿佛无拘无束的水和风。没有什么人能羁绊他的脚步也没有什么人能打扰他的快乐。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几近暧昧但是在这个人周围什么暧昧都可以化作轻风朗月流水云烟。

    上一次他不告而别留下字条说不必相送而如今再见他仿佛真的实现了自己所言:天地之间任他邀游。

    王意之笑吟吟地低头相望手上折扇一拢却还是楚玉当初赠送的那一柄他微微笑着仿佛两人不过是在街头偶遇:“一别经年子楚兄别来无恙。”

    怎么可能别来无恙?

    楚玉有些恍惚地望着他从他离开至今有的人离开有的人背叛有的人死亡有的人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失去了自己的身份从南朝到北朝雪地里的摊牌与决裂之后是身边患难与共的人逐一离她而去。

    只不过一年多的光景她却觉得仿佛过去了十几年。那么多变故那么多伤怀一时之间如何能道得分明?

    可是可是在这个人面前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分别的一年多时光在他面前好像一下子被缩减到无那些在心头留下深深刻痕的事在他春风春水一般的眼波中以目力可见的度被抹平。

    经历过的天翻地覆般的际遇也仿佛淡得随时会被风吹走找不到任何痕迹。

    他们仿佛是昨日才方分别而后便再度聚而后轻松地招呼:你还好吗?

    她仍旧是子楚他依然是意之。

    不论光阴如何轮转地域怎样变迁身份各自不同这始终没有改变。

    心头涌现强烈的浪潮冲击着五脏六腑楚玉眼中泛起水光泪中带笑又几近哽咽:“意之兄别来无恙。”

    呼之前就说要把意之兄拉出来了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他出场的时候……接下来套用一句话:

    意之已经到了容止还会远么?

    月末了汗大家还没投推荐票的就顺手投给我吧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