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四十六章 别来应无恙

2018-01-16 08:50:39Ctrl+D 收藏本站



    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楚玉有些赧然连忙抬手去擦拭眼睛口中开脱解释:“风太大了……”

    鬼扯今天风和日丽吹面不寒。

    “那个砂子吹进了眼睛……”

    更扯……

    楚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失态的哭出来被何戢追杀死里逃生她没哭与容止摊牌分别她没哭从南到北流离失所她没哭流桑桓远先后离开她最终也还是忍住了可是在这一刻面对王意之温柔的目光仿佛长久以来积累的情绪轰然崩溃化作汹涌的潮水冲破理智的堤坝。

    王意之静静地看着楚玉他的目光之中没有嘲笑更不曾吃惊只是沉默地传递支持与理解。

    对上这目光楚玉仿佛全身都放松了她索性也不再遮掩释然地道:“让你见笑我方才不知怎么的……”

    说来奇怪流了些眼泪她这些日子以来郁郁的心情也仿佛跟随着流散。

    王意之微微点了点头十分体贴地不予多问他下令让画舫靠近河边画舫上放下小舟两人乘舟靠岸小舟行驶的方向便是观沧海在洛水边上站立的位置。

    观沧海站在喝水边鞋子踏着湿润的泥沙一手背负静静地等待小舟靠岸王意之方才救下楚玉时也顺便看到了观沧海知楚玉与他一路便令操舟的仆人靠向他。

    距离河岸还有三尺多的时候小舟便搁浅在了浅水里。

    楚玉踯躅一下倘若这时候下船难免会浸湿衣衫鞋子。灌一脚河沙她单足后退半步提起裙子小心地朝河岸边跳去。…却不料因为她起跳的动作小舟一阵摇晃。而她自己也站立不稳眼看便要栽倒进水中。

    王意之眼明手快一把揽住楚玉索性抱起她轻巧地跃上岸。落地之后他放下楚玉却抬眼望向观沧海:“这位……”该怎么称呼?

    阿蛮他是知道的但这位……

    楚玉给双方通了名姓但被相互介绍地两个人都仿佛有些异样虽然同时笑着可是相对而立的两个人之间仿佛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气氛。

    倘若两个人经由介绍初次相见相识多半要打声招呼。又或寒暄两句但王意之却一言不他微微笑着。只上下打量观沧海目光透着端详估测。而相对地。观沧海亦是嘴角含笑任由王意之随意打量。

    直觉仿佛有些不妙。楚玉拍拍王意之的手臂打断他对观沧海地凝视道:“许久不见意之兄你这一年来过得怎样?”

    王意之哈哈一笑朗声道:“你若是问我那可是说来话长如何?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去?”

    他这么一说楚玉登时心中痒痒见到王意之她心中顿时畅快了许多以往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眼下也是恨不得能与他重拾往日谈笑。

    王意之笑道:“那你的两位同伴……”

    王意之似乎是不想带着观沧海和阿蛮一道虽然奇怪他怎么变得这么小气但楚玉也没说什么只不太好意思地转向观沧海道:“沧海兄今天实在是对不住劳烦你陪我出来散心能否请你带阿蛮回去?”虽然这么干好似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但王意之素来无拘无束万一耽搁些时候他又因为什么原因走了怎么办?

    至于观沧海横竖两家相邻他一时半会也跑不了楚玉心中盘算待回去再跟他好好地重新道一次歉。

    观沧海也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道:“你即是与旧友重逢我也不便打扰先行带阿蛮回去。”说完他招呼上不太情愿的阿蛮不多停留地转身远去。

    等观沧海走了楚玉才扯了一下王意之地袖子问道:“方才你做什么总瞧他?”这回正主走了总可以问了吧?

    观沧海平时走在街上时因为目覆锦带也常常招来不少瞩目的眼光还曾有顽皮的少年跑到他身前伸手在他眼前乱晃但是王意之并不是没见识且失礼的人先不说一个盲人对他而言不算稀奇就算是头次见也不至于死盯着对方看。

    王意之微微一笑道:“这位观沧海与我的认得的一位故人有些相似我一时看得忘形怠慢了那位子楚兄请勿见怪也请代我向那位朋友道歉。”

    楚玉摆了摆手道:“观沧海自然是不会介意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去是回你的船上还是入洛阳城里?”

    王意之抬目看了眼画舫含笑道:“去白马寺可好我有许久不曾得见寂然了。”昔日他与寂然分别一来是他本性使然不愿在一地过多停留二来却也是因着他身为见证寂然与当今太后暧昧的人若时时出现在寂然身边会让已经负罪感沉重的寂然更加难以承受。

    如今过了许久他算着寂然也该看开才再一次途径洛阳并打算停留些时日却在入城之前遭逢也同样来到了洛阳地楚玉。

    算起来王意之并不是第一次来洛阳一年多前王意之陪同寂然一道前来并不知道楚玉也在这个城中便辞别寂然匆匆离去两人缘铿一面直到如今才真正碰上。

    重见王意之楚玉心中畅意无以言表跟这个人在一起仿佛所有的忧愁都可以放下世间烦恼皆微不足道并不是王意之能帮他解决什么而是整个人的心境便受到了他地感染。

    两人说说笑笑在观沧海之后也回到洛阳城中。

    与楚玉分别之后的观沧海带着阿蛮回到马车上三个人一道出来却只得两人回去阿蛮一个人怏怏地玩着泥偶观沧海则一直沉默着。

    车行回去将阿蛮送回楚园观沧海才自己回了家中从侧门入内迎面却走来一人身罩黑色斗篷身子单薄瘦削。

    墨香掀开斗篷地兜帽朝观沧海施了一礼道:“我今日便返回平城。”他前来洛阳已经停留了些许时日冯太后那边还需要他地辅佐这时间他耽搁不起。

    观沧海随意点了点头便继续朝前走去。

    他的步伐不疾不徐一直走到了自家屋内反手关上房门才问道:“他今日前来可还说了什么?”

    屋内本来应该没有人但此刻却响起来另外一个声音:“在此之前我却是奇怪你今日不是陪同楚玉出去么?怎地如此早便回来了?”预告下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脑卡得要死我现在都没把握一定能登6q所以有时候会漏上q公告更新了不好意思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