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五十四章

2018-01-16 09:44:06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手遭擒住,被用力一拽,身体随即失去平衡,朝后倒去,却正好跌入一个怀抱里。

        她突逢变故,张口欲叫,还未曾发出声音,带着微微凉意的手指便牢牢地捂住她的口唇。

        抢劫?

        下意识地挣扎,身体却被牢牢地禁锢住,对方的另一只手松开她的手腕,下一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环绕住她的腰,将她的两条手臂也一并牢固地束缚在他的臂弯之中。

        大得有一点出奇的力量勒得她的腰腹手臂生疼,楚玉又是慌张又是后悔,早知道如此,她就不和阿蛮分开了,只不过这么一会儿,却没料到竟会遇到劫道的。

        意识到对方的力量远不是她所能抵抗的时候,楚玉当即停下了动作,她现在要是试图努力发出声音,也许能引起船上王意之等人的注意力,但更大的可能却是激怒身后那人,将她杀死逃走什么的。

        前世网上看新闻时常看到反抗劫匪反遭杀害的报道,楚玉不认为一千多年前的无成本从业者会比一千年后更文明宽容。

        现在只能期待阿蛮等不到她,回头来寻找,又或者身后这位只是求财,拿走她身上的钱后便会放开她。

        可楚玉等了一会,却等不到那人接下来的动作,她安静下来后,对方也跟着安静下来,她的身体倚在他怀中,他的手揽着她的腰,身体之间密密实实没有空隙。

        楚玉心里很奇怪,暗想难道不是如她所想的劫匪?她用眼角余光往下看,能勉强瞥见白皙手背的朦胧重影,但限于视角问题,却是瞧不见更多了。

        这是做什么?

        楚玉试探地动了一下,发觉身体还是被紧紧地箍着。对方既不是想抢劫,却又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倘若不是口不能言,楚玉真想说句话问问:“你究竟要干什么?”

        他究竟要做什么?

        容止惊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以及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人。

        手下的身躯很柔弱,只要他再用力些,便能掐断她的生机,她的生命其实一直掌握在他手中,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将她从这个世上抹除。

        容止有些为难地颦眉。他来到此地,原只想最后送她一程,却不料眼看着她走往江水边时,忍不住出手将她拉入怀中。

        他原本没想现身的,尤其是,今天他还没改装。

        容止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自己原来的样貌去面对楚玉,因为倘若拆卸下伪装,他会想起来从前的事。

        公主府中不动声色地试探,她骤然改变的神情气韵。

        从那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一直到雪地上分别。他看到了这女子最光芒耀目的一刻,然后,再也无法完全忘却这个人。

        这一年来他扮作观沧海。并不是怕被什么人发现自己的所在,也不是顾忌楚玉在发现他所在之后远远地避开——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将楚玉囚禁起来。

        他完全有能力有手段这么做。

        他扮作观沧海,仅仅是他想尝试着用另一个角度去看清楚楚玉,他只想看得更清楚些,楚玉是什么样的人。

        他可以面对楚玉,却不愿意在面对楚玉的同时,直面他容止的身份。

        他不愿面对容止。不愿面对那个曾经被楚玉诚挚地爱着的容止,不愿意面对那个楚玉放弃极为贵重的东西去拯救的容止,不愿意面对那个在山崖边上楚玉不离不弃的容止,不愿意面对那个,即便知道他心怀叵测,楚玉还是张开手用力拥抱的容止。

        假如以容止的身份见楚玉,这种认知便会格外深刻地浮现在脑海中。

        他太过理性也太过聪明,从不做没有回报的事。付出了什么便一定要索取什么,这是他的本能,也是他的信条,所以他无法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愿意那样一无所有的,含笑拥抱冰冷刀锋。

        手下这具柔弱的身躯里。停驻着一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奇异的灵魂,那灵魂深处燃烧着他所缺少的,另外一种勇气。

        容止从来不认为,他是缺少勇气的,可是这一刻,用本来的面貌出现在楚玉身后,拥抱住她的时候,剥开观沧海的那层伪装,他终于愿意承认,假如易地而处,他绝没有那样的勇气,一如楚玉那样,去不计较回报地爱一个人。

        在割舍了回到原本世界的最后机会,那么浓烈哀伤的时候,她也不过是仅仅轻吻一下他的额角。

        她并不是一个纯粹而激烈的人,来到这个世上,她也会小心翼翼,也会贪生怕死,她有时候会自寻烦恼,为了旁人而自己陷入苦恼,因为一些暧昧窘迫羞涩,这些都是极寻常的……可是那一日,仿佛没有边际的雪地里,她洒脱而决然地放手,又是极不寻常的。

        他这一年来以观沧海的身份与她相处,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难以割舍外,何尝不是存着另一种心思,希望能够通过寻常的生活淡化她的存在。

        可是在方才那一刻,他脑海中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刹那间分外地清楚起来——

        世上只得一个楚玉。

        难得没有细想地冒失出手,便让他陷入这样进退不得的境地。

        他现在要怎么做?

        强行将她带走,还是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身份,就此抽身离开?

        他沉默着,思索着,而时间,也就在这沉默与思索间慢慢地流过,越来越缓和与漫长。

        突然遭到袭击挟持,被制住后对方又不行动,楚玉很是莫名其妙,但随着时间流逝,她感觉对方似乎没有恶意,便逐渐放下心来,站得久了,她双腿有些发麻,索性放松身体,几乎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对方的身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也许是阿蛮久候楚玉不至,便跟王意之说要回来找她,他的声音穿过柳树林十来丈距离,传入容止的耳中,接着,便有轻微的脚步声朝他这里走来。

        这声音太细微,楚玉是听不到的,但是阿蛮迟早要走过附近,届时便会发现他们二人。

        容止眉头微皱,不及细想,他手上微一用力,双脚飞快地后退,脚踏在地面上,几乎不发出丝毫声响,轻得宛如浮云,快得却好似流星,就这样一连退了七八十步,他才停下来侧耳倾听。

        过了一会儿,阿蛮走过他们原来站立的地方,没多停留,又继续朝前走去,他不知道楚玉已经入了林中,只道她还在城门那里耽搁停留。

        既已安全,容止的心思又重新回到楚玉身上,此刻的她显得那么地安静柔顺,她的头发竖起来,露出白玉般的耳垂,近处看着,他忽然想起来,宣告决裂之后,她想要割头发,却不慎挂住剑,羞窘交加连耳朵都通红的样子。

        他凝视着她的耳根,呼吸轻轻地吹在上面,很快便又看见,白皙的皮肤一点点染上红霞的颜色,挟持与被挟持,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拥抱与被拥抱一般。

        亲密地环着身体,亲密地捂着嘴唇。

        楚玉忽然全身不自在起来:她身后这位……该不会是……打算……劫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