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五十五章

2018-01-16 09:52:55Ctrl+D 收藏本站

        难道真要劫色?

        可是哪里有这么劫的?

        光抱着有什么用?

        再说,她现在是男装打扮啊……

        会不会是那个人原本好男色的,劫上手来发现性别不对,就不下手了?

        又或者,对方正在下手与不下手之间摇摆?

        楚玉越是想便越是紧张:这个时候她应该怎么做?以前看女性防暴指南时,说可以打对方的要害,但是这个人明显是会武的,

        容止敏锐地觉察到楚玉身体的僵硬,顿感疑惑,方才她明明已经放松下来,怎么如今却好似又害怕了?

        楚玉拼命在脑子里回忆女性防暴指南,奈何那玩意她前世看到不过就是瞧个新鲜,完全没往心里去,袭击对方要害这种事想都不要想,虽然看不到身后人的动作,但她也晓得对方是练过的,倘若一击不成,弄得那人恼羞成怒将她先怎么怎么样再怎么怎么样,那就太划不来了。

        因此楚玉僵硬归僵硬,却没有下一步动作,试图挣脱或反击什么的。

        她又等一会儿,终于还是熬不住身为鱼肉的煎熬,勾起手腕,伸出手指努力向后探,勉强触摸到容止的衣袍后,她开始写字。

        她在写什么?

        容止有些好奇地看着,待那一个个字成型,他分辨出来了,是:我们谈谈吧。

        她这是打算说服他?

        心中升起一丝兴味,容止改变嗓音,问道:“你要说什么?”

        楚玉试图张了张嘴,发现对方并没有松开手的意思,只有郁闷地继续以指代口:不知阁下挟持我来,究竟有何用意。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阁下可以尽管拿去,只希望阁下能放我平安离开,我保证不会声张叫喊。

        只要能消灾,楚玉是不介意破点财的,再加上她大部分家当都在阿蛮那儿,这边就算破了也不过只是小损失。

        因着楚玉试图张口,手指上嘴唇的触感变得鲜明起来,温暖而柔软的唇瓣间吐出湿意,好像在亲吻他的手指。

        容止心中微动。几乎没注意看楚玉写的字,过了一会儿才随口接道:“所有的都给我?”

        他这一问顿时触动楚玉的敏感神经,她身体又是一僵,随后继续写字:是所有值钱的财物,衣服给我留下吧。

        容止是何等心机,闻弦歌而知雅意,随即恍然领悟楚玉所担心的事,险些失笑出声来,他的呼吸变得明显,轻轻吹在楚玉的颈侧耳根。让楚玉更加紧张。

        容止微微低头,附在楚玉耳边道:“你怕我对你不轨?”

        感觉对方的呼吸几乎就在她的耳后,楚玉惶急无比。暗悔自己为何那么沉不住气,哪壶不开提哪壶,而这个时候,两人都听到来自柳树林外的呼唤。

        那是十好几个人在叫她的名字。

        楚玉心中大喜,知道阿蛮大约是找不到她着急了,心里盼着他们能找来这里,脚下也微微动了动。

        她这一动,立即让容止注意到眼下钳制的漏洞。现在他只有柳树林做他的掩蔽,这里便是柳树林的边缘,若是出了林外,很容易便会被瞧见,但楚玉现在还有一双脚能活动,倘若给她发出什么声音,麻烦的却是他。

        林外呼唤的人叫了一会儿后,便有数人分几路走入林中。其中一个脚步声却是渐渐接近两人的所在。

        此时不比方才,方才阿蛮只有一个人,只消退后一段距离便自可隐藏身形,现在那些人却是有目的地分头在林中寻找,想要如方才一般避开再无可能。而容止也并没有与这些人玩捉迷藏的意愿。

        心念立转,容止脚下移动。将楚玉整个人带到一株较粗的柳树后,钳着她身体的手忽然松开,捂着她嘴唇的手也跟随着放下,紧接着,他一个旋身到了她身前。

        但楚玉只恢复了一瞬间的自由,身在垂柳之下,眼前晃动的尽是低垂的翠叶青枝,还没等她瞧清楚忽然出现在前方的人,视野便忽然一黑,却是一只手覆在了她双眼之上,而于此同时,她的身体被按在树干上,左右手腕被牢牢地捉住,而她的身体,也被对方的身体完全压制着,丝毫动弹不得。

        膝盖顶着膝盖,身体扣着身体。

        这一回,是完全的压制,与方才还能动动手跺跺脚不同,从手到脚,连同身躯,都被牢固地定住。

        唯一没有被封住自由的,却是她的口。

        楚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可以呼救了:对方吃错药了么?光顾着拿手拿脚,却忘记如方才一般封她的嘴了?

        耳中听到寻找她的人越来越近,楚玉张口欲叫,这时候,嘴唇上却似乎被什么给贴上。

        那是……

        柔软的,细腻的,带着微微的凉意和温润的,人的嘴唇。

        脑海中一片空白,楚玉几乎整个人都傻了。

        她两度为人,还从没给人占过这么大的便宜……

        思考能力瞬间被抽离,过了好一会儿,那入林寻找楚玉的人叫喊一阵,走得远了,楚玉才艰难地捞回自己的神智。

        对方的嘴唇依旧贴着她的,并不曾如何用力,仅仅是唇与唇的触碰,一枝垂柳正巧垂在两人之间,细柔的柳叶贴在她颊侧,微凉的叶片更让她感到自己脸颊火烫。

        这时候楚玉也顾不上会被先怎么怎么再怎么怎么的问题了,她恶狠狠地张开嘴,自觉牙锋齿利,下巴一仰就要咬过去!

        容止的一双眼睛清澄冷静,他大部分心神都放在周遭,警戒是否有人接近,对于楚玉的袭击,他只微一偏头,便避了开来,下一秒又低头封住楚玉的嘴唇。

        她不是怕他劫色么?

        那他便顺道劫一劫吧。

        与此同时,容止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当初她割发失误,满脸通红的样子,以及方才她嘴唇贴在他手指上,柔软细致的触感。

        嘴唇与嘴唇辗转相贴,一点一点地厮磨着。好像要磨尽一切的温软与缠绵。

        有人说摩擦生热,于是温度上升。

        不管是楚玉的脸颊还是容止的嘴唇,藉由交错的不规律的呼吸,传递着彼此的温热,已经分不清楚是他的还是她的,仿佛有沸腾的海水满溢开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容止离开楚玉的嘴唇,一获得自由,楚玉当即大口呼吸,她还没学会怎么换气。

        她面色通红,嘴唇鲜艳湿润,目不能视物,思维尽数化成一团浆糊,只听见耳边有一个几乎钻进心尖里的,微微低哑的声音贴着道:“再来。”

        不等她有所反应,容止再一次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