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六十章 再也不相干

2018-01-16 08:50:24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心中明白她能现那些细节该是容止刻意给她留下好方便她顺藤摸瓜找到他的线索以容止的心机不可能露出来如此大的破绽否则刘昶不会连见都不见她便派人直接带她来到容止的所在而他也不会早就等在此处静候。

    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偏院与建康公主府的沐雪园是相似的格局同样是入眼竹林白衣少年独坐幽篁青石台上他笑意如水眼光深不可测只是物虽相似人却非昨。

    见到楚玉容止并未询问别后之事更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洒洒落落地微微笑着好像面对着寻常人说一件寻常的事:“我有一笔交易想要与你做不知你是否愿意?”

    楚玉有些讥讽地笑了笑:“难道我可以拒绝么?”口气中除了嘲弄还带着微微的倦意。

    他总是在无声无息间布下巨大的罗网等着她毫无知觉地走入网中洛阳时是这样来到平城也是这样。

    她的居所只怕早在他掌握之中而那些细心周到的侍从仆人也约莫是他的耳目心腹她现在居住的宅院里除了从洛阳带来的原班人马外就连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蚊子只怕都是姓容的。

    很好他全盘掌握她不能他位高权重她没有在这样不对等的条件下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

    孙悟空无论如何都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她从南到北都不曾彻底摆脱他的影子。

    嘿很了不起么?

    方才见到容止的刹那楚玉便做好了妥协地打算面对这么一个人。跑又跑不掉斗也斗不过偏偏对方还好声好气地笑面以待。弄得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楚玉也想开了摆脱不掉就不要摆脱吧。她认输她服气等她身上的利用价值消失想必容止不会多看她一眼。

    从过去一年地情形看容止似乎并不想要对她造成伤害。甚至还加以保护这也是她如今全无畏惧的原因。

    说话间楚玉注意到了一件事。

    从建康到洛阳再从洛阳到平城周折辗转几千里对于容止她地神经已经锻炼得比较强悍现在就算容止忽然变身赛亚人她恐怕也不会吃惊。

    可是这件事还是让楚玉稍稍吃了一惊。因为她如今才现容止并不是一个人在竹林中他身旁还有一人。只是那人个头太小兼之方才她的心思都放在容止身上。一时间没瞧见。

    那是一个被华丽锦缎丝帛包着得圆滚滚的婴孩。用好几层锦被垫着就躺在容止身旁。婴儿皮肤细白娇嫩圆圆小脸上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小嘴柔嫩水亮两只胖乎乎的小手还抱着容止的手掌容止还时不时地伸指逗弄那婴孩。

    与容止幽深不可度测地眼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婴儿不染尘垢的双目虽然是同样的漆黑如墨但前者幽深得仿佛能吞噬时间宛如后者却清澈澄然地完完全全倒映出竹林的青碧疏影。

    楚玉仔细地打量那孩子试图从小孩子漂亮的眉目中找出属于容止的痕迹但那孩子漂亮归漂亮却并不怎么像容止找了一会儿她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直接问道:“你的私生子?”

    容止神秘地笑了笑:“我的侄孙。”

    他一说关系楚玉当即明白了那婴孩地身份:太后冯亭是北魏皇帝拓拔弘名义上的母亲换而言之容止是拓拔弘名义上的舅舅再换而言之拓拔弘早熟早婚早育生下来地儿子便是容止的侄孙。

    这个婴儿那么幼小那么柔弱很有可能是北魏未来地继承人现在却在容止手中。

    楚玉忍住多看那婴儿地冲动收回视线转到方才的话题:“言归正传什么交易?”她仿佛隐约能窥见容止野心地一角纵然身为太后的兄弟但是容止似乎并不会满足于此他也许会继续攫取江山如画是他万里棋局这婴儿或者便是他的棋子……但是这些都与她没有关系。

    楚玉平静地想。

    他为王也好为寇也好这都与她无关她不介意暂时做他的棋子等事情一了便离开此地也彻底地摆脱他。

    容止微微一笑道:“这交易有关天如镜如今天如镜在拓拔弘身边我不便直接出面与之争锋我猜想对于那手环你大约知道得比我多许多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待北魏权柄最终有了归属便是这交易完成之时。”

    对于他提出来的要求楚玉略一吃惊便立即释然这大约也是容止唯一可以从她身上图谋的了只是她依然有些奇怪容止所要求的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上次在洛阳的时候他不肯直说呢?再往前推导他作为“观沧海”时她对他几乎没什么防备心那时候他完全可以从她口中套话为什么他也没有那么做呢?

    不知道为什么楚玉感觉好像不太应该问这些便强捺住疑虑直接谈起了条件:“好极那么倘若我告诉你那些你能给我什么?”

    容止微笑着他漆黑的瞳孔里映着楚玉的倒影那么地深凝专注:“你想要什么呢?”

    楚玉迅在心中盘算一下再看一眼容止试探着开口道:“我也不要太多第一北魏的自由居住权这个不过分吧?”

    “不过分。”

    “第二事成之后我希望你能不再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要再派人打扰我。”这个条件楚玉是为了自己提出来的倘若一直跟容止照面她会很难把持住自己就好像现在只是跟他在一个空间内相处了一会儿便又有一丝难言的滋味在心头蔓延。

    这种感觉虽然还在能控制压抑的范围内但楚玉很不甘心。只有真正与他断绝关系她才有完全忘却的可能。

    见容止只是沉默却不回答楚玉平静地继续道:“我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吧?本来你也只是为了天如镜的情报等你事成之后也没我什么事了。算是恩怨两消今后再不相干。这样难道不好?”

    她不是在赌气而是审时度势这样最好。

    “……很好。”容止微微一笑慢慢地道。

    好一个再不相干。

    原来真的可以冷漠到这个地步么?

    容止望着楚玉看着她带几分决然意味的眼眸头一次感到这种冷意分明夏日已然将近但那自灵魂深处的幽寒却将他整个包裹住不明显不昭彰无声无息无痕无迹无所不在。

    他心性素来强大坚忍无可动摇只要是对目标有利的即便是折断骨头甚至生命垂危他也能受之如饴那不是忍耐痛苦那是基于强大掌控下的满不在乎。

    他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那个先动心的人分明是她最初无情的人分明是他可是为什么到了如今却是她全身而退他不知所措?

    他只是对自己的身体狠毒可她却是对自己的心狠毒。

    你若无情我便休。

    怎么喜欢都可以抛却不管不顾一刀斩下。

    再不回头。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