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六十二章 离心而同居

2018-01-16 08:50:20Ctrl+D 收藏本站



    又逗弄了一会婴儿楚玉脑子里先自行梳理一遍才有条不紊地将她所知的有关手环的全部都告诉容止。

    她轻声慢语偏低的嗓音在清幽竹林中宛转回旋从最初的最初开始将她的来历对于天如镜的观察与猜测曾经与他做过的交易等等一五一十地告诉容止。

    反正这些东西上回在他装晕之际已经被他听去不少此时就算再多说些也不妨事。

    楚玉说得很慢遇到有听不明白的地方容止便打断她的说话细细地询问直到解释清楚后才继续往下说。

    楚玉看着婴儿容止也看着婴儿他们交谈着同一件事却似是极有默契地不去看彼此目光交错而不交汇。

    一直到楚玉说到她现那手环还有穿越时空的功能容止的手指微微一颤他转过头来定定地注视楚玉道:“你是说那手环能让你回到千年之后你原来的地方?”

    一想到没回成家楚玉顿时心烦意乱她草草地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吧我自己没有尝试过但是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以的。”

    只要让她能操纵那手环……

    只要……

    没那么多只要了她上次主动放弃了机会天如镜有了防备想要放倒他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容止又深深地看了楚玉片刻问道:“换而言之那手环能将人带往千年之后?是么?”

    楚玉正要随口答是忽然心中一动她扭头望向容止道:“你是不是可以将手环弄来?”纵然现在两人不对盘但这不妨碍楚玉对于容止的心机手段抱有非常信心倘若他决定这么做。也许真的可以得偿所愿也说不定。

    容止眨了眨眼轻描淡写地巧妙绕过:“届时再说吧我量力而行。”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这个问题就含糊地带过。…

    因为想起往事楚玉的心情低落不少接下来也没什么重要讯息她便有简单地说了些。接着便要告辞离开临走之前楚玉终于忍不住看了眼容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压在心口的话问了出来:“容止。你想当皇帝吗?”

    这个人绝不像是能一辈子居于人下的他拥有深沉的心机和钢铁般地手腕他在南朝时便已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然因为意外而溃败但想要重建也不会是太大难事他的同胞姐妹能操控北魏一半的朝政。也等于掌握在他手中北魏太子都能给他养着玩他现在还十分年轻绝不会就在这一步中止将来更进一步是什么呢?

    再往前一步这个世界权力的极致便是帝王。

    更极端些。则是唯一的帝

    容止微微一笑道:“你以为呢?”他不回答只又将问题抛还给她。

    楚玉轻叹一口气又踯躅一会儿才道:“你知道我从未来来的。”

    “是。”他知道。

    “我没有说谎。”

    “是。”他相信。

    “容止。”楚玉望着容止。她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悲哀这悲哀无名而生。不是为了她也不是为了她“容止就我所知地历史从来就没有一个姓容的皇帝。”

    她的历史虽然不大好但是大概每朝每代的皇帝姓氏她还是能勉强记得的从现在起南北对峙地情形还会持续几十上百年直到隋朝一统天下。

    历史犹如一条波澜壮阔的长河翻出无数的浪花可是这其中并没有一朵浪花是容止的名字。

    容止这样的人不论在何时何地处于何种境况不可能湮没在平庸之中只要他能够挥自己地本事必然会在这世界上永久留下属于他的痕迹除非他死了。

    除非他在真正绽放出光芒前便死去。

    而在他死后所有痕迹皆被掩埋将他这个人曾经存在过的事实完全抹杀。

    这是历史不能违抗她曾经想要逃脱这命运但还是不得不遵从了那看不见地轨迹。去到洛阳后她让桓远打听过南朝的消息得来的是她已经死去——作为山阴公主死去作为楚玉悄然地活下来。

    不管是政客的统治要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山阴公主如历史上一般死去除了好养男宠的恶名之外她的美貌风致她的音律才华什么都没留下。

    正如她昔年所说地河流中的一小股水流想要脱离河流的方向可是她个人的力量太小了不得不被滔滔大河席卷而去无可抗拒地按照原来的轨迹奔流。

    她是这样。

    刘子业是这样。

    已经死去和侥幸活下来地人都是这样。

    所谓命运无人可逃脱无人可幸免。

    从充满希望到现在悲观地随波逐流那些变故改变的不仅仅是她地身份和环境也包括了她的心态现在她只要能平静安宁地度过这一生便已经足够满意。

    这些她本来可以放在心里不对人言反正也不关她什么事但是犹豫了半天她终究还是有些不忍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容止走向注定的惨烈败亡。

    楚玉话音方落便感到竹林间一片可怕的沉寂只有不解世事的婴儿不时出依依呀呀的叫声反而显出这沉寂更为诡谲。

    也不知过了多久容止缓缓道:“你所谓的历史也是由人造就未必就不能改变。”他的神情无有丝毫动摇仿佛楚玉所说的话对他全无影响。

    楚玉慢慢地摇了摇头道:“但是你也要知道历史不是由一个人创造的。”由千千万万无数个因素交汇而成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什么事物就会成为致命的变数。

    容止又沉默了许久他深思着末了才再度流露浅笑柔声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心领但也仅仅是心领。

    楚玉有些失望却也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她不可能劝动容止似他这般意志坚定心如钢铁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两句话而动摇即便明知道前方是刀山火海荆棘地狱他也会从容平静地走过去。

    虽然明知道不能改变但楚玉还是忍不住微微黯然就在此时有人走入院内乃是侍女和侍从各一名他们先向容止行礼随后那侍从道:“公子已经准备好了。”

    容止微一点头那侍女便上前来抱起婴儿容止站起身来朝楚玉微微一笑道:“我陪你走一道。”

    楚玉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两人并肩朝外行去身后侍女抱着孩子小心翼翼地尾随。出了刘昶府邸再往前走一段路便到了楚玉自己家门前。

    楚玉心情有些低郁来到门前方想起对容止说不要送了才一转头却忽然看见容止身后跟随着一长串人各个或端或抬搬运着家什用具简直就好像是要……搬家?

    其中在最前头的便是方才进院子的侍从和侍女。

    她目瞪口呆忍不住问容止:“你这是做什么?”

    容止眨了眨眼黑眸之中染上了丝丝不易觉察的狡黠:“自然是住进你家去我在平城可是全无恒产唯一一间宅子已经让给你住下了刘昶的府邸我也不能长住……你总不忍心见我流落街头吧?”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