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七十七章 春来发几枝

2018-01-16 10:50:23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半山腰的一道狭窄山路的路口花错蹲据在前方的大石上他艳丽的红裳已经染上了风尘之色划破些许口子的衣摆自他身体两侧垂下盖住石上残雪。

    他指尖拈着一粒鲜艳的红豆面上的冷冽混合着疲色虽然楚玉等人逃跑很辛苦但他这个追杀的显然也不大舒适。

    可是不管如何他追上来了。

    他是怎么找来的?

    一行人面面相觑楚玉无力苦笑陈白面色如死。

    陈白所擅长的便是筹划排布至于武力方面实在不是他的强项眼见着花错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心中一片绝望。

    虽然这样绝望着他还是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反手将楚玉往后一推陈白拔出腰间佩剑朝花错迎了上去口中犹道:“请您快逃。”

    片刻功夫他已下了决定用自己的命阻花错一时半刻但是他实在没有自信能阻拦花错多久至于他死后的事他实在无能为力。

    花错毫不在意地弹开红豆反手拔剑朝陈白劈去眼看着剑风临面陈白正待闭目等死忽然一道黑色身影从眼前晃过定睛再看却见是阿蛮握着一把黑色短枪挡住花错的长剑。十六k

    阿蛮头也不回地大叫:“你快点带楚玉走!快走!”第二句话还未说完他的话音忽然一滞紧张地招架花错刺来的长剑再没说话的闲暇。

    陈白左右看看确定花错是只身前来并无其他追兵他牙一咬转身朝楚玉一揖道:“请您随我走。”不能浪费了阿蛮争取来的这片刻时间。

    阿蛮固然神力惊人。可是花错这几年不断苦练尤其他的剑术还得容止指点闯过了瓶颈更是大有进步反观阿蛮却仿佛到了某堵墙之前被挡着此番打起来花错却还是在阿蛮之上。

    只不过几剑功夫。花错的剑便险险地擦过阿蛮的手背虽然阿蛮肤色深黑看不出是否受伤但片刻后滴落在地上的血滴却昭明了胜负优劣所在。

    陈白一见此情形知道阿蛮不是敌手更是大急。催促楚玉道:“请不要耽搁快些逃吧。”

    楚玉却怔在原地双脚仿佛生根了一般动弹不得。

    从前看小说和电视时常会看到这样地情形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被人追杀。追兵赶到之后其中一人或一群人上前拼斗抵挡对剩下最没有武力或最重要的那人喊“你快走”……决意牺牲自己换取那人逃生但那人却哭喊着站在原地硬是不走结果大家一起落网成擒或被杀。

    每当看到这样的桥段楚玉都会颇有几分不屑暗骂那人留下来也没用处白费了同伴的牺牲甚至把自己也给赔上了。可是当她遇到同样的情形时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迈出脚步。

    踏着亲人的血铺开地生存之路就算最终能逃离死亡难道她就能心安理得活下去么?

    心脏灼烧到干涩楚玉目光转动。看了陈白一眼:“逃?去哪里?”

    对上她的目光那是一种已经认命的。灰色而绝望的神情陈白愣了愣飞快地道了声:“请恕我无礼。”说完弯下身子一手横过楚玉的腰将她整个人扛上肩头快步朝来时地路走去。

    山中是最好隐藏的地方只要逃开一段距离便多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那边阿蛮眼角余光瞥见楚玉被带走了才终于放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对付花错花错也不着急追击他冷笑一声道:“让我瞧瞧这些年来你的武艺长进多少。”反倒与他认认真真地过起招来。

    一看花错没去追楚玉阿蛮心中大为放心想着总算能帮上楚玉的忙虽然身上不断出现伤口他面上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欢喜之意。在楚玉身边一直没有他出力地时候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自己是有用的这一刻反是他几年来最最快活的时候。

    随行地其余两人也拉着桓远幼蓝一同追去脱出花错视线后转个弯便见来路上有一个分成三道的路口当中一条是陈白带着楚玉去了那两名随行与桓远幼蓝走到路口对视一眼一人扛起幼蓝一人扛起桓远也分别择了剩下两条道。

    幼蓝惊吓得捂住嘴桓远心中了然他们这是为了留下相似的痕迹让花错分不清楚楚玉究竟是从哪一条道走的同时也是为了缩小楚玉的目标他放松自己任由身下那人扛着他满山狂奔。

    幼蓝这边却没那么配合她小声惊叫着挣扎身下那人不耐跟一个小侍女缠磨伸手强硬地捂住她的嘴也跟着走上另一条道。

    然而在他们分别走了之后一粒红豆静悄悄地躺在当中那条岔路上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娇艳欲滴。

    陈白扛着楚玉跑了好一段路力气终于有些衰减正停下来扶着身旁树木喘息之际忽然听见肩头上楚玉低声道:“放我下来我随你走。”

    陈白一愣赶紧低身让楚玉双脚着地细看她神情虽然依旧悲伤却没了那种欲死的晦暗这才略微放心他劝慰道:“您不要太过伤心。”楚玉勉强一笑并不说话只点了点头。

    此时他们走地地方没有道路极为崎岖陈白扶着楚玉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大约半个时辰后来到山脚之下。

    山脚下有溪流溪边积着一团团白色残雪偶尔有几片随水漂流溪水清泠泠中带着不动声色的冷意楚玉瞥见溪边雪团中刺出干枯的树枝枯萎的败叶被埋在下面却不知春来能再几枝?

    陈白低头喘了口气道:“好了我们走这边应该不会被找着。”

    好像是在故意嘲弄他一般他话未说完便听到一声讥诮冷笑宛如听见炸雷两人循着那笑声看去前方山岩之后闪出来一道鬼魅般的红影。

    也不知施了什么法子花错再一次追了上来与方才一样他地手上依旧拈着一粒鲜艳欲滴的红豆。

    预告明天早上十一点更新。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