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八十章 凤何以囚凰 中

2018-01-16 10:50:18Ctrl+D 收藏本站



    幼蓝瑟缩地低下头小鹿一样的眼睛里写着不安和恐惧她不敢看着楚玉更不敢看容止过了一会儿她痛哭出声道:“太后太后……”

    她的声音很细小但还是传入了楚玉耳中:“太后应允我只要我愿意替她办事她将来便让我去服侍容公子。”

    她的声音充满了绝望。

    楚玉愕然地望了容止一眼忽然间觉得很是荒谬:这算什么?

    幼蓝的语调还是那样灰凉绝望或许是知道此番再怎么辩解也是难逃一死她反而什么都不在乎了一五一十地全说了出来:“我从很久之前还在公主府的时候便极为仰慕容公子可是公主对容公子的独占之心谁都知晓我无论如何也不敢让公主觉察此事只要能远远地瞧上公子几眼便心满意足。”

    “公主离开建康离开南朝我想着只要能跟着公主就能瞧见公子便也跟随着公主一道……”

    从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从容高雅的少年便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头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便让她此生难以忘怀。

    楚玉叹了口气原来当年离开建康时她想安置幼蓝却被对方拒绝执意要相随并不是因为幼蓝有多么忠心耿耿而是她想跟着容止。

    “可半途中公子却离开了我不知何去何从依旧只有跟着公主。可是公主此番却又要离开这回却是想要再也不见公子……后来太后派人找上我……”最后便是这样了。

    太后只应允她这么一件小事甚至不是将她许配给容止只是继续做一个小小的侍女只要能在容止身边。能一直看着他便是她最大的美梦。

    她没有别的奢求。

    幼蓝说得不太连贯说两句后就会顿下来一会儿在她又一次停下来之际楚玉叹息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不说我从来没觉察你有这样的心思。”

    幼蓝的肩膀抖动一下。慢慢地她抬起头来目光异常绝望:“让您知道又如何呢?”她之所以如此绝望并不全是因为怕死也是因着容止知道了这一

    那簇柔弱的微不足道的倾慕光芒。失去了保护地屏障很快便化作灰烬。

    楚玉下意识望向容止毕竟这一路来折损最重的是容止的部下。起因正好也是容止于情于理幼蓝的处置权都在他手上……

    容止面上的笑意丝毫未改。他的眼神连半点儿动摇都没有只手上微一用力按了一按幼蓝颈上传来一声脆响脑袋无力地歪至一旁。

    容止一来先杀花错后杀幼蓝虽然说这两人都危害过她的生命。不是没有被杀地理由但是杀得像容止这样干脆利落无情决断却也是少有人能及。

    前后两具尸体一具是视容止为友被欺骗后忿而成仇另一具则是因为爱慕他而受冯太后蛊惑。虽然可怜人都有可恨之处但也都有可怜之处。

    她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不会想让容止宽恕这两人可是看到容止这样全无动摇她心中还是禁不住微微轻颤。

    楚玉知道自己矛盾得有些多余人都已经杀了容止也是为了就她但……

    随意推开幼蓝尚带余温的尸体瞥见楚玉有些惊悸的目光容止微微一笑主动挽起她的手:“我有话要对你说。”

    楚玉尚在混乱之中直到被容止拉着走远只有两人独处时才猛地惊醒:“什么事?”她隐约觉察容止有了些微地不同。

    自从容止方才出现开始便一直温情脉脉与从前的若即若离不同他好像主动越过了某道界限开始表明什么。

    可是楚玉此刻却禁不住想要后退。

    但让楚玉意外的是容止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拉起楚玉的手低下头细细端详打量她掌心的每一道纹路仿佛在肌肤之间能绽出绚烂地花。

    只看了片刻容止便收回目光他从怀里取出一物轻缓地放在楚玉平摊的掌心上微笑道:“这是你从前便想拿到的我从天如镜那儿给你弄了来。”

    楚玉定睛一看银色地金属环安静地躺在她掌心边缘流转着冰冷的光泽方才容止抱住她的时候她便感觉他怀里好似装有什么硬物却如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东西!

    容止笑吟吟地冲她眨眨眼:“我费了些心思从他那儿弄来了虽然你不能使但拿着玩儿也不错拿着这东西天如镜迟早得来求你届时你大可藉此出口气。”

    楚玉又陷入了恍惚之中从容止出现开始她仿佛总是出神的时候居多一连串的事都好像做梦一样不真实原以为再也没机会拿到这手环却不料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得而复失之后又一次失而复得。

    呆了好一会楚玉才很珍惜地将手环放进怀里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容止眼中闪过一丝有些古怪的笑意转眼间又恢复如常。

    楚玉以为容止提早现了冯太后的计划从平城赶往洛阳再顺路找过来至于获得手环她也只当容止用了诡计全没想到平城那边容止竟然已经是一败涂地。

    楚玉等人从另外一条道容止与楚玉在当头并肩走着两个人地手彼此交握好像再也不要分开一般然而走到了山下楚玉却停下脚步抽出手来对容止笑道:“你什么时候回平城?”

    容止也慢慢地收回手去他眼波柔和如水就只那么笑吟吟地瞧着她:“你随不随我一道走?”他目中少有如此真切地温柔袒露只等着她一个回答。

    看着他楚玉几乎差一点便要答应了可是她始终有抛不开的顾忌方才死去的人从前死去的人容止的一贯手段作风……这些都是横在他们之间如何也不能抛开地障碍。

    所以她只是低下头最终避开了他的邀请:“不。”

    寒风如刀凛冽而过。

    道不同不相为谋。

    唔惯例地召唤包月推荐票和推荐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