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之二、苏语凝 12

2017-11-25 16:57:46Ctrl+D 收藏本站

12

他们又摸进了那园子,在重重色彩间转了许久,才重新来到园中心。

但穆如寒江却发现曾所见的变化了,以前的小旧木屋,突然变成了玉树琼雕的宫殿。

“这里竟这么漂亮?好似仙宫啊。”苏语凝惊叹着。

“一个疯子,说自己能通过星辰看见大地的移动,还喜欢放火,你要小心他的。”

正这时,牧云笙从殿宇中走了出来。

苏语凝呆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这样的一位少年,那目中光芒似曾相识,却偏偏唤不出他的名字。

“这里怎么又变成这样了?”穆如寒江问。

“幻术而已。”少年伸手向空中一撕,手中多了一幅纸卷,而那殿宇象画幅一般被撕去,又露出后面的木屋。

苏语凝只呆呆望着牧云笙,一句话也不会说了。

还是牧云笙先开了口:“我们见过么?你叫什么名字?”

“苏……苏语凝。”

“原来是你。”少年笑了,“你不就是因为出生时有红霞贯过薇垣的星象,而被皇极经天派的占师圣哲们认为是未来有皇后之命的人么,将来若把你许配给哪位皇子,自然是说明父皇有心扶他为皇储了。”

他这一说话,苏语凝心中松驰了许多。这六皇子看起来也并不象想象中那么怪异。她低下头:“可我现在却害怕这天命了,它也许并不是什么福音……为什么人的未来,人却不能自己选择呢?”

“可以的。”牧云笙说,“但是,你必须比它更强。”

“它?”

少年缓缓将手指向天空。

“你说得不会是老天吧。”穆如寒江问。

“是那主宰一切的力量,连星辰都要按它的意志运转,不能偏差分毫,但是,就因为它太精确了,所以一旦有一点变得超出规则,就没人再能预计未来。”

“你总是说些我们听不懂的疯话么。”穆如寒江道。

牧云笙一笑:“你抓一把沙土,洒在地上。”

穆如寒江好奇的照做了,“然后呢?”

“那把沙在地上散布成的样子,就是你的命运。”

“用沙子占卜么?”

“你如果能控制每一粒沙落在什么地方,你也就能控制你的命运了。”

“不能……好象你能似的……”

少年皇子没有说话,握了一把沙土猛得向空中一扬。那些沙纷乱飘落在地,地上却出现了一个似乎完美的圆圈。

穆如寒江和苏语凝张大口看着那个沙圈。

少年却叹了一口气,“总是差一点点,不能圆满。你们以后不要来了。我做的一切,也许会毁了我自己,我想改变我的命运,但稍微一点运算的错误,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如果那些人知道我在这么做,他们也一定会除去我。离我太近,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你这是对朋友说的话么?”穆如寒江气冲冲的,“如果有人想杀你,先让他问问我的宝剑。”

“朋友……”少年低下头去,“不,我不需要朋友。因为将来,你们都会恨我,都会想杀死我。”

“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当我扭转我的命运时,也就会联动影响天下所有人的命运,就会毁掉你们本来拥有的一切。”

穆如寒江不知他所言何意,只觉得这少年的确是独处太久,有些魔障了。叹息之间,抬头望见那连天巨墙,“这里太安静了,人呆久了只怕会疯掉,真不知你是怎么在这儿呆了数年的?没有人给你送饭么?”

少年摇摇头:“饭食会放在园门口,但我从来没有拿过,他们以为我死了,入园来找,却找不到我,又觉得这园子诡异,就封住它再也不敢进入了。”

“那……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少年却不答话,又愣愣对着画纸出神了。

穆如寒江凑过去看:“你那笔上的颜色,竟然是用花瓣果实磨成的么?”

少年方举笔,被他一扰,纸上只轻轻划了一道绯红色,他叹息了一声,把那纸轻轻一抛,画纸飘落在树下,忽然渐渐退去,只剩下那一抹红色,渐渐象水流一般,注入树身,片刻,那树上的绿叶又红了一簇。

“这些树上的颜色,竟是这么来的!”穆如寒江睁大眼睛,“你怎么会得这些法术?”

“学法术,其实简单的就象睁开双眼,这世上有些事你看不见,但它们却在每时每刻的发生,就象星辰的燃烧,大地的沉浮,风云的流转,当你能看清它们的轨迹时,那些世人以为神奇的一切,就会象弹指一挥那么简单。”

“有那么容易?可我怎么看不见你说的那些。”

少年一笑,“你静不下心来,自然看不见。”

“静?要多静?”

“静到……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你的存在,你也觉得这世界和你再无关系,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它是这样的安静,没有任何的人声,第一个月,你会觉得这世上只剩下你一个人了,第二个月,你会怀疑你眼光所不及融及的地方,一切是否还存在,第三个月,你开始能听到很多你从前听不到的声音,比如雪飘落在地上,第四个月,你开始看见你从前所不曾看见的事……”

“那是什么?”

“比如,当你许多个夜晚长久注视夜空,不知什么时候,你能看到它们的游动,发现它们更象活着的生命,它们在变化,生长。这些会让你感到疯狂与惊恐,她曾告诉我的一切被印证着,我开始知道原来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如果星辰真得会注视大地,那么我们看起来不过是站在一个树的某片枝叶顶端的蝼蚁,其实半尺之外就是全新的世界,但我们却以为我们所站的地方就是天地的全部。”

“我真是没法理解你说的……你的确是一个人呆的太久了,我想我需要救你出去。”

“不,别阻止我。”

“阻止你?阻止你做什么?”

少年一挥手,突然身周的景物又化成漫天白纸飘落下来,每一张纸的背面,都写着无数密密麻麻古怪的符号。

“你可知道世上万物,其实都是由同一种东西组成?”

穆如寒江看着画纸背后那些字符,它们似乎正象无数蚂蚁一样挤拥着,让他目眩与惊惧。

“万物都是这些字符组成的……”

“不……这些字符,是用来指挥组成万物的微尘如何排列的。”牧云笙举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飞快的写划着:“大多的术士只知道运用所谓的法器和符石,但却不知道万物变化的真正道理。”他举起纸,穆如寒江看见,那本只有墨迹的纸上却凭空泛出了颜色,鲜红、橙黄、草绿、开始在纸面游动起来,变成图案。

“这些颜色并不是凭空诞生的,只是我改变了光,人们以为画上的色彩是颜料带来的,就象大部分术师以为力量是符石或法器带来的,他们都错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力量的本源在哪里。”

“但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少年突然凝住了,双眼望向天际,仿佛视线早已穿过了巨墙,到达云海之外。许久,他才叹息一声,缓缓说:“是她告诉我的……”

“她?她是谁?”

“你们看不见她,她在虚空中游历,看到了许多我们所看不见的事情。而我们的愚昧,就是以为我们所不能看到不能理解的事,就不应该存在。”

“她现在在哪儿啊?”

“当我参透世间的秘密,我就能有力量保护她了,那时,我会去那儿见她。”

“可你现在在这儿……哪也去不了……”

“我终有一天会离开这,当我起身前行时,再没有人可以阻挡我。”

“包括宫中的守将和法师们么?”

“任何人……”少年眼神如电,“包括你,所有的帝王,所有的神灵,都不能阻挡。”

穆如寒江从梦中醒来,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恍如幻梦。真得有那样一位少年,告诉过他一些那样古怪的话吗?

他再偷入那座园子,却怎么也找不到六皇子牧云笙了。

穆如寒江不知道,是否当有人在命运的洪流中投下一枚石子,这巨流的方向就真得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而每个人,都将为着这改变,而付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