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之五、唐泽 6

2017-11-25 16:57:43Ctrl+D 收藏本站

6

穆如寒江奔出冰城,在严寒中跌撞,他只能凭冰面在月光下的反射判断眼前是平地还是裂口,但他不想再回头,父亲为将作得太久了,他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士兵,天生就该服从命令的冲上去战死,却忘了他是自己的儿子,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可他仍然希望自己的儿子去象英雄一样死,而不在乎他心中有多么煎熬。

殇州的夜晚,连厚厚皮毛的巨熊也不敢走出冰穴,穆如寒江一直奔跑着,他知道一停下就意味着冻死。而他也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找到回去的路了。

可他终于是力竭了,摔倒在冰面上。他翻过身来,眼前却幻化着奇异的色彩,象光在冰面上游动。

他慢慢才想明白,那是天空的星辰光缦,那些巨大的星辰飘浮在天空中,扯着几万万里长的飘带,它们是光和尘组成,有着各种的颜色。只有殇州这样纯净无云的天空,才能看到星空的全貌。这么壮美。

他就要死了,他死后,会溶入到星空中去吗。

少年神智渐渐的模糊,仿佛身体正在消失。不知过了多久,却有一种声音在他耳边轻响着,仿佛冰块相击般的清脆,越来越清晰,从远而来。

穆如寒江一下坐了起来,那是马蹄声!

是父亲来找他了?但少年立刻想到这不可能。没有任何一匹马被送到北陆的殇州,殇州是没有马的!

可那分明是马蹄声,穆如寒江在马背上长大,他怎么会听错。

声音越来越近,突然一声长嘶,穆如寒江看见一个银白色的影子从自己的身边跃了过去,它身周裹着浓烈的光焰,他感到一股热潮扑面而来。那是什么?可是那个影子那样的快,它瞬间就要远逝在冰面上。穆如寒江急得大喊:“你等一等!”

那影子竟真的慢了下来,它转身回头,望了望穆如寒江,又嘶鸣一声,继续奔去了。

穆如寒江这时已顾不得绝望,这发现震动着他,让他重新有了力气,他又坚持着向前追去。

不知行了多久,穆如寒江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那声音长而宏大,震撼着冰面,却象是从地下升上天空。他很快发现,那是冰下的巨大水柱直射向高空的声音,它们隔一段时间就喷发一次,有许多眼,分布在眼前无际的冰原上,水柱是滚烫的,带着白汽,但喷到高空中,落下来时已被寒冷凝结成许多巨大的冰块。他越向前走,这些冰块就越密集的落在他四周,带着尖利的呼啸,把冰面砸出裂痕。但穆如寒江却已不再惧怕死亡,他径顾的向前走去,而脚下的冰面也变得越来越薄,还有无数的裂缝,冒出炽热的汽。穆如寒江看不见路,他干脆闭上眼睛,只照了心中的直线向前,不论到将来的是什么。

突然眼前的冰面裂开了,冰块向空中飞散,这回冲出来的不是热汽,而是一个巨大的人影。他在穆如寒江面前越升越高,直到遮蔽了星空。

“喔什空卡!”穆如寒江感到自己正在空中升起,那巨大的声音从高空而来,却越来越近。很快,他能感到那如疾风般的呼吸。

“不怕死?”这一句问话却用的是人族的语言。“来到这里。”

穆如寒江摇摇头。

“一定会死,因为——踏足了——我们的大地。”夸父巨人的语言简短却如重锤直落。

“我们只是想建起一座城!”穆如寒江大声喊。

“有第一座,就会有——第二座!”

“那又怎么样!”穆如寒江愤怒的喊,“你也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只要你杀不完,我们就会把城建起来!”

夸父族巨人仰天大笑,他的声音几乎要把天上的星辰也震落下来了。

“永远不会有——人族的城市。等其他部族的战士——十天后进攻冰城。这次——不留任何活者,要让——你们——永远放弃踏足殇州的希望。”

那巨手把穆如寒江抛在冰山上,大步离去。

穆如寒江突然明白,他和他的家族,这殇州上的所有人,只有十天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