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之七、苹烟 15

2017-11-25 16:57:39Ctrl+D 收藏本站

15

他们夹裹在逃难人潮中,向北行去。

“你要向北走,究竟是要去哪呢?”

“我要去找一个地方,却只有看见了,才知道是那里。”

“可是若一直向北走,只怕要走到大海边上了。”

少年点点头:“苹烟,我要走的路太远了,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了,我帮你另寻地方安顿吧。”

苹烟正想说什么,后面一阵大乱,人哭马号,原来是一股败军逃下来了,推开难民,夺路而逃。败军催马狂奔,撞倒百姓,路中一片惨叫。

牧云笙拉了苹烟爬上路边山坡,那里早躲了许多人,路边还有败军在抢掠,看有逃得慢的,上前拉住包袱,若是敢争夺时,挥手一刀,方才还尖叫的人已倒在血泊中。苹烟吓得发抖,走不动步。牧云笙扶着她向高处而去。

“小笙儿……我们会死吗?”苹烟的声音颤抖着。悲伤逆流成河小说

牧云笙握住包袱中的菱纹剑:“不要怕……有我在。”

“可是……小笙儿……你千万不要为我和那些兵斗,如果他们真得追来,我跑不动……你也要先走……”苹烟低下头。

牧云笙心中一痛,唯有抱住她瘦弱的身子,默默无语。

钱财在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用处,只会招来杀身之祸。而逃难的路上,即使有钱也换不到粮米,几十万逃难的流民把路上的树皮都给啃光了。牧云笙的包袱中,那仅剩的几张饼成了稀世之宝,只有在深夜或人稀时才敢取出来食用,不然为了食物而不惜杀人的人四处可见,那些以前只知埋头耕作抬头望天的纯朴农夫,在面临死亡时也都变成野兽一般。

苹烟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因为饥渴,他们本想沿着河走,可是河边人太多了,随时都能看见争斗与被杀的人,强盗也不时出没。两位少年只好走在人烟稀少的荒野,可连找些水都困难了。

该向何处去呢?他们一直在向北走,可牧云笙也不知道为何要一直向北,那里真得有他要寻找的地方吗?苹烟默默跟随着他,从来不置疑要去哪儿,哪怕自己已经虚弱得走不动路,但为了跟随他,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站起来前行的。这少女这样的简单执着,牧云笙有时却羡慕她——至少,她不会像自己这样地傍惶。

远处有一个倒毙的人,群鸦正围绕着他。他的包袱中是否会有些粮食?牧云笙很快打消了去查看的念头,因为乌鸦和野狗已经开始用餐了,很快什么可吃的都不会剩下,只有白骨。

又走了一天,最后的饼子也吃完了,苹烟并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喊一声辛苦。可她苍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很可能无法再支撑下去了。“你走吧。”深夜,少女倚着他的肩,突然说。牧云笙以为她早已睡着了,原来她也不能入眠。少女不再说话,这可怕的沉默表示,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拖累少年。

牧云笙知道,他连背她走的力气也没有。一个人也许还有可能活下去的,但那就必须看着她死亡,在乌鸦与野狗围到她的身边之前赶快转身逃走。如果不看到那个惨景,少女的笑容也许还能永远留在他心里?可是那样做的话,也许比亲手杀一个人还要痛苦。

“等到明天吧,明天,当太陽升起来的时候,就会有办法。”牧云笙这样说着,他希望少女能有信念支持到天亮,虽然,他并不知道办法在哪里。

野狗在他们周围徘徊,等待着。牧云笙抱着少女越来越冰冷的身体,突然感到无比的害怕。他猛摇着少女的肩:“醒一醒,醒一醒,和我说说话!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少女睁开眼,微微一笑。这样的话,如果是早一些听到,该是多么的幸福啊。是不是只有在她将逝去的时候,他才会这样表露感情?他像个无助的孩子,她可真想爱抚着他,照顾着他,可是不行了。上天为什么把人造得这么卑微,得连想爱一个人都没有力量,没有时间。

“不能……不能闭上眼睛……”少女想着,“不能离开他……他会害怕……他会孤单……”

“和我说说话吧……”她强支着不让自己沉入那可怕的黑暗,“什么都行……”

牧云笙紧紧抱住她,却张不开口,越是想说些什么,就越是心乱如麻。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海边。”

“海边……”牧云笙抱着少女,望向幽暗的天际,“海边……”

他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目的地,一个最远的终点。也许,她就会在路上等着他。

“海边……会有大船。”

“船么?开去哪里?”

“去……海外的一个国度……”

“那里很美?”

“是的……那里没有战争,也不会有人挨饿。”

“世界上,是不会有这样的地方的……除非,那里没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苦难的。”

“是的,那里没有人,那里陽光普照,土地是金色的,遍地碧绿的草木,果蔬长得飞快……”

“你骗人的,没有那样的地方……”

“不骗你……你跟我到了海边,我就带你去那里。”

少女沉默着,头渐渐低下。

“苹烟……苹烟你听得见么?你不相信我么?”少年握着她越来越凉的手。

少女紧闭着眼睛,慢慢吐着微弱的声音:“我相信……我会……一直跟随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