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之八、世上最美处 2

2017-11-25 16:57:39Ctrl+D 收藏本站

2

惊叹过后,人们都以为来到圣地,必是处处生机。但四处寻找,却没有传说中的丰登谷物,却发现这草原上除了这些花,竟连一只野兔,一只虫蚁也找不到,而那环绕山峰的七片湖水之中,水竟清得透底,连鱼也没有一只。人们开始惊恐,此处虽美,却美得如此让人生寒。

“只怕这里是神仙住的,没有准备人间烟火,我们惊扰了这里,只怕天谴随时将至,我们还是走吧。”人群中开始传言。

却有孩子饿得急了,摘了那银色花蕊就塞入口中,那花蕊却毫无味道,吃下去也不觉饱。人们不知摘了多少,却毫不解饿。

“这里……似乎正象你说的……是画中的幻境一样呢。”盼兮开始害怕的拉住少年,“不知为什么,我好想离开这。”

牧云笙却只是望着那云带环绕的山峰,心想不论如何,我也要攀上去看一看。

天渐要黑了,草原上又生成无数篝火。却有一人,身无别物,鞋也跑丢了,足上全是血口,只死死抱着一幅画,在人群间走着:“卖画了……卖画了。”他的声音好象游魂般没有生机。

这等境遇,居然还有人卖画。

牧云笙好奇,待他走到身边问:“卖得什么画?”

“牧云笙《天启狂雪图》。”

少年笑道:“什么价?”

“若给钱,就给十万金株,若无钱,给半个烧饼就行,太饿了……”

“哪里得来的?”

“因为两月前,真的天启狂雪图在硕梓出现了,所以这幅被认为是赝品,宛州珍云阁主成为天下笑柄,一气之下,就弃之楼下,也把当初经办买画的我逐出楼去。但我却舍不得,我不相信它是假的,所以一直抱着它,流浪来澜州,想找到那卖画之人比对。但遇上兵乱,饥困交加……突然想通了,什么真得假的,去他娘的。就换半个烧饼。”

牧云笙叹一声,从包袱中取出前日买的干粮,掰了半个饼与他。

“多谢爷了……”那人来不及多说,一把抓过那饼,全塞入口中,几下咽下,还跪倒在地,把掉落的饼渣抓起,连泥一起送入口中。

牧云笙笑道:“你想知道这画是真是假?何必那么麻烦。”

他捡起那人丢下的画轴,也不打开。前行几步,望着懑天空,遍地哭号。忽然猛得手一挥,将那《天启狂雪图》投入了火堆中。

“你……”那人愣住了。

火焰瞬间把画吞啮了,只有片片黑白灰烬,带着赤红的火沿,飞上天去。牧云笙目送着它们飞入天际,缓缓将手抬了起来。

铁铅色天空中,忽然一片雪花缓缓飞旋着飘了下来,落在少年的掌心。

突然间,没有任何预兆与过渡,大雪扑抖漫天而下。

人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们凝望天空,听着满地的惊呼声:“下雪了,下雪了!”孩童们忘了乱世之痛,在雪中跳跃,叫笑连连。

“下雪了?狂雪图?真得是天启狂雪图!”那卖画人抓着头发,望着天空,嘶吼着,突然后悔的痛不欲生。

少年却凝望着这漫天风雪,神色怅然。这让他想起了三年前天启城的大雪,父皇驾崩的那个黎明,他临终前忽然问:“瀚洲可曾下雪?”侍从摇头说不知,他想起战死的长子,心痛呼道:“我死后,我诸子中有能北破右金,重夺我瀚州故土,奠寒儿于长寞山祖庙者,方算是我牧云氏之帝!”

少年想着往事,忘了周遭一切。苹烟轻轻挽上了他的臂膀。或许是因为寒冷,或是许是因为惊奇,这大雪之中,少女本能的靠紧了她。她是这样柔弱无依,少年心却紧紧的揪痛着,当年这样的时刻,自己却没有力量保护怀中的人。

“这样的画,为何能有这样的神奇?”

“当年,有人曾告诉未平皇帝,这天地也不过是一张画纸,教他造化之术,他作画时,不自觉融入了术法,所以画烧毁了,画中之物却能成真。”

“那他莫不是可以画出千军万马,万斛良田?”

“那些只不过是一时的幻化之物,不能长久的,纵然画出金银,片刻即成黄沙,画出山珍海味,吃下后腹中还是空空如也。”

“真可惜,本来我以为他有这样的本领,这世上就不会有人受冻饿了。”

“我也曾这样想,可凭他只怕连自己都救不了。”

雪影中,少年忽然似乎看见了什么。他放开了苹烟,向雪中走去。

“你去哪?”苹烟惊问。“在这等我回来……”少年忽然拔足奔去。

那方才如白鹿般跃过雪地的影子,分明是她。

雪猛得已不象是雪,象满天的云被撕碎了倾下,大如鹅毛,密如洪瀑,几乎连眼都遮挡了,瞬间就积起了近尺,还在急速垒高。牧云笙在雪中滚爬着,高喊:“盼兮!盼兮……是你吗?”

他相信自己所见的,那是盼兮,盼兮还活着!风雪愈猛,使人睁不开眼,少年拨搅着雪花,象是他童年时,在一重重的纱缦中奔跑,追逐那帘影后的笑声。是否一切终将是虚幻,一生所爱,拥之不能。但他只是奔跑下去,不顾这虚影会将他带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