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之九、第一次天启之战 46

2017-11-25 16:57:34Ctrl+D 收藏本站

46

牧云颜霜赶至城下,穆如寒江与一干将领早在那里等候。

“信报刚至,右金军分两路趁夜偷袭,已经攻破城外左右两座大营,勤王军正在溃败中!”穆如寒江怒道,“我早提醒他们不要放纵军士喝酒庆功,要加强戒备……结果还是……硕风和叶是那么容易退败的人物吗?好不容易挽回的一点局面转眼就毁掉了!”

“大量败军拥在城门外,要求入城。快开城门吧!”守城将官说道。

“不可!乱军入城,局面难以控制,若混入奸细,坚城也会亏于一馈。于城门喊话,让他们转身杀回去,右金军军力不如我等,死战还有机会,逃窜死路一条!”穆如寒江望牧云颜霜道,“还请公主再假扮一次长皇子,去城头激励军心。”

牧云颜霜只有点头,戴上头盔,一行人来到城墙之上。一看城外早拥满了数万败军,齐声喊骂,要求开城。后面火光冲天,还有败军正不断涌来,城外挤挤挨挨黑压压一片,正自相践踏中。

牧云颜霜的近卫将领高擎帝麾,大喝道:“牧云寒殿下在此!右金军又有何惧?你等都是血性男儿,手脚尚存,刀仍在,脓包样哭喊着要入城躲避,算什么大端的战士?”

城下却有士卒反骂道:“你们躲在城上,却唤我们去拼命,我们无盔无甲,一双肉脚,怎么和右金骑兵相抗?再不开城,我们撞开城门,打进城去!把你们这些狗官尽数杀死!”

顿时许多声音呼应,叫骂不绝。也无法分辩这是混在军中的敌军奸细还是一心保命的军卒。

牧云颜霜叹了一声:“现如今,只有我率军杀出城去,身先示卒,才能唤得大军回头死战。”

穆如寒江摇头道:“城外太混乱,城门一开,只怕你还没有出去,乱军先拥进来了。”

牧云颜霜道:“我从东门出去,绕至北门来。”

穆如寒江沉思片刻道:“只有如此一试了,但硕风和叶狡诈,你要小心城外伏军。我需得坐镇城中,不能同你一齐出城奋战了,千万小心,莫要死拼。”

牧云颜霜点头道:“只愿遇上硕风和叶那厮,这次必取他头颅。”

于是她率三百苍狼骑开东门而出。一路上正有败军向东门奔来,牧云颜霜命部将举旗高呼:“牧云寒在此!众男儿随我杀回去!荡平右金贼子!”众军士欢呼一声,倒有大半转身跟随,一路上也聚了三五千人。

回到北门下,再次召唤。乱军中正愁约束不得军士的将领立时响应,倒有一两万人重整旗鼓又杀了回去。行不数里,迎面正遇上一支右金骑军赶来,为首是索沁部的将领那密达弓,率着本部二千余骑。见苍狼骑军突然逆潮杀出,势如闪电。刀还未抬,已被牧云颜霜一箭射落马下。苍狼骑马上齐射,右金军大乱,被后面奔来的端军士卒淹没,连人带马砍成肉泥。

硕风和叶正亲率一万骑兵向天启城下追来。忽见前方战马奔回,杀声重起。道:“莫非是苍狼骑出城了?”战刀一挥,命骑军排开,强弓在手。静静等待。

只见茫茫的夜雾中杀声渐近,突然却停了。战场陷入了沉寂,甚至能听见虫鸣,只偶有战马焦燥的嘶啼。

硕风和叶只是盯紧了那雾中,眼神片刻不敢离开。

突然之间,雾幕被疾风撞开,数百劲骑挟云而出。硕风和叶一挥手,右金军万箭齐发。所来之苍狼骑齐齐伏身马侧,手中早搭了弓,待箭雨一过,立刻直身回射。硕风和叶身边,立时就有数十骑栽倒下去。

一只箭只扑硕风和叶的面门,他举刀一挥,砍成两截。大喝:“冲!”右金骑兵呐喊疾冲上去。

忽然苍狼骑中一声呼啸,那些骑士们立时拨马向回奔去。硕风和叶知是诱计,但大军已冲起,停不下来,只得骂了一声:“拼了!”

雾气之中,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呐喊,是近万人同时的吼叫。不少右金战马当时就惊了。紧接着脚步声隆隆,一支肩并着肩,矛挨着矛的密集步军阵直冲了出来。

骑军作战,最希望的是步军阵势溃乱,可以穿插搅碎,肆意砍杀。但一旦步军形成密集阵势,前排军士不闪不逃,只以尖矛肉身为墙,后面军士紧紧倚住。骑军一冲上去,便如巨浪撞在坚岩上一般,再无法向前。端军此刻横下一条心,拥在一起,呐喊狂冲。右金军顿时象被大船破开的水浪,骑士大片被刺下马来。

但右金军对这种密集阵,也是早练过无数次对应之法。前面骑军一落马,后面骑军立刻分成两股,向端军的两侧涌去,发箭攒射。端军便象是从箭雨中穿过一般。且这支军只是各营败军临时杂合起来,凭了一股愤勇之情冲杀,初时阵形尚紧,待地上铺倒了人马尸身,后面又只顾推着前军向前,顿时就有许多人绊倒,才冲了半里,就拉开了空隙。此时右金军早绕到端军的后面,掩杀过来,端军没有统一号令,无法转身重组阵势,只有撤开了腿狂奔,转眼又成溃败之势。

但右金骑军被此一冲,也稍有散乱,正在重聚之时,苍狼骑军已穿插入右金军的缝隙,硕风和叶只听身边雾中连声惊呼,已有不少骑兵落下马去,敌人已渗入这骑流中,正欺近他而来。他握紧长刀血色,提防四处。突然间雾气中杀出一骑,已与他并辔而驰。

硕风和叶紧盯着这个和他并行的影子,他认得那匹战马,正是牧云寒的“乌骓踏雪”,难道眼前这个人真得是破冰重生的牧云寒?还是他根本就没有死?正心疑间,那骑将已靠了过来,长刀闪亮,硕风和叶急举血色去格,两刀相击,一股极寒之气顿时从刀刃上直传手心,又直贯至肩,几乎右手都麻木了。那不是正是战刀“寒彻”?

硕风和叶惊怒大呼:“牧云寒!果真是你么?”那将也不答话,又是一刀,硕风和叶再格,右臂如冻僵一般,战刀几乎脱手。亏得血色也是把名刃,于血中粹成,饮血越多,刀刃越是鲜红透明,如翡翠一般,但与寒彻相击这两下,刃上已透出一股白印,象是霜自刃内结了出来。

两人再斗了七八回合,硕风和叶忽然觉得此人虽然刀法颇象牧云寒的狠辣,却少了些凌人霸气,力道也弱了许多。且刀法急燥,象是恨不得速战速决。他定下神来,认定眼前之人不是牧云寒,不由大笑道:“你不是牧云寒,倒底是谁?”

正说间那将一抬手,却是一道袖箭,硕风和叶急仰身,箭正盯在头盔眉心中的松石上。他这一躲,那人得了空子,又一刀劈飞了他的马首,硕风和叶再次栽下马来,嘴中全是泥沙腥气,半边脸全被刮破。只听后面马嘶,那将纵马低身就来取他首级,硕风和叶急翻滚间,刀气从颈边滑过,土中现出一道长痕。

硕风和叶跳起来便跑,那将拨马来追,这时一边有人大喊:“赫兰铁辕在此!”赫兰铁辕飞马赶来,拦住那将撕杀。但赫兰铁辕的双刀与寒彻相击,当即就折了一把,断刃飞了出去。那将再一挥刀,赫兰铁辕低头时,盔上的翎子也飞了,赫兰铁辕知其再一翻腕,自己头就飞了。急切间离蹬一跃、直扑了出去,拉住那将一齐摔落马下。

耳边听得一声惊呼,竟是女子声音。赫兰铁辕不由一惊,面上早挨了一肘,血流齿落。后面早有跟至的右金骑士把马让给硕风和叶,硕风和叶上马怒道:“今日定杀了你!”举刀引着大队骑士复杀回来。那将轻捷跳起,一声呼哨,战马踏雪就奔至身边,她跳上马,策马奔入夜雾中去了。

硕风和叶定定神,忽然哈哈大笑。赫兰铁辕看主将半边脸上嘴上全是泥沙,盔落甲斜,却笑得如此高兴,不由奇怪。硕风和叶道:“原来不是牧云寒!如此我心中无忧也!明日就大举攻城!”

赫兰铁辕小声道:“那好象是个女人啊?”硕风和叶一惊,脸上没了笑容,半天才揪住赫兰铁辕说:“我被个女流连砍下马来两次之事,决不许说出去。”

赫兰铁辕龇缺牙之口怒道:“我被打成这个样子,我还能四处张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