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83章 立威,重罚大少 1

2018-06-21 09:56:48Ctrl+D 收藏本站

    <><><>立威,重罚大少1

    韩玉骐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欧阳大人,又看了看母亲徐夫人,纳闷不已,这两人都中邪了吗对韩芸汐那么客气

    “娘亲”

    他正要开口,徐夫人一边欠着身子,一边厉色看来,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狗眼不识泰山还不快给王妃娘娘赔罪虽然王妃娘娘是你亲姐姐,可也容不得你开这种玩笑”

    她一边怒声训斥,一边不断给韩玉骐使眼色,可是,韩玉骐这家伙愚钝得很,一点儿都不灵光,他狐疑地看着母亲,站着一动不动。

    徐夫人又气又急,冷不丁起身上前揪住了儿子的耳朵,怒骂,“逆子,你给我跪下什么玩笑不好开,你跟你姐姐开这等玩笑,你知不知道威胁王妃娘娘是死罪啊你想找死,没人管得了你”

    “啊疼,放开放开”

    韩玉骐疼得叫苦连连,不得不顺势屈身而下,而就这个时候,徐夫人趁机在他耳边低声,“臭小子,你以为我愿意顺着她呀传言是真的韩芸汐真救了太子,你外公亲口说的”

    什么,传言是真的

    韩芸汐真救了太子,所以,她现在是大功臣了吗

    韩玉骐只觉得脑袋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震得他一时间都缓不过神来,双腿一软直接给跪了下去。

    “王妃娘娘,这臭小子自小就是口无遮拦的,你也知道的,毕竟年纪还小,你就饶了他这一回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教子无方,我给你赔不是了”

    徐夫人特诚恳,眼底却藏着不满,要知道,她之前对韩芸汐向来都是颐指气使,呼来唤去的。

    这时候,一旁的欧阳大人也连忙求情,“王妃娘娘,大少爷这呵呵,大少爷这确实不像话呀,只是,这也算是韩家的家事,真闹到大理寺去,你脸上也无光,让外家人看笑话了不成”

    韩芸汐心下冷笑着,她当然知晓欧阳大人和吏部尚书的关系,欧阳大人这话说得真体面。

    她没有理睬徐夫人和欧阳大人,高高在上睥睨韩玉骐,半开玩笑似的问说,“大少爷,贱丫头骂谁呢”

    这话一出,徐夫人和欧阳将军全吓到了,韩玉骐更是心惊胆战,只觉得双腿发软,跪都跪不住。

    “韩不不不,王妃娘娘,草民草民开玩笑的呢,王妃娘娘别当真,草民嘴贱草民给你赔不是草民错了错了”

    韩玉骐吓得都有些语无伦次,如果韩芸汐成了救太子的功臣,那她就不再是徒有其名的王妃了呀

    至少,皇室是承认她的,如此一来,以韩家平民百姓的身份,对她稍有不敬,必是重罪

    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韩玉骐后悔得肠子都绿了。

    他冷不丁赏了自己一记耳光,“王妃娘娘,草民嘴贱,草民自罚”

    见状,徐夫人陡然心惊,不可思议地捂住嘴巴,她的宝贝儿子呀

    可惜,韩芸汐冷眼看着,不动声色,毫无反应。

    韩玉骐只能硬着头皮又扇了一下,当然,动作也不算大,他怕疼呀。

    可是,都第二下了,韩芸汐还是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怎么办

    难不成还要继续打下去吗不,他怕疼

    韩玉骐无奈之下,只能朝母亲投去求救的目光,徐夫人见那两巴掌心疼得不得了,想发作却又不敢,连忙欠身劝说,“王妃娘娘,好歹也是亲弟弟,他也是无心之过,不是真的对你不敬。给个教训,他下次就不敢了。”

    这时,韩芸汐终于开了口,“怕疼呀”

    “疼,脸都肿了,这教训够他记一辈子的了。”徐夫人连忙说。

    “是嘛”

    韩芸汐俯身下来,气定神闲的撅起韩玉骐的下巴,韩玉骐无比紧张,动都不敢乱动。

    韩芸汐认真地端祥起他的脸,左看右看,都白白净净的,保养得比女子还细腻呢,一点痕迹都没有。

    如果他这样也算疼,那她小时候手臂上被鞭子抽出的一道道伤口算什么那韩云逸背后那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痕又算什么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愠怒,冷声,“脸肿不肿,不是你们说的算”

    她说罢,狠狠地甩开韩玉骐的下巴,冷声,“小沉香,给本王妃打”

    “不”

    徐夫人惊呼,语气陡然凌厉三分,“芸汐,他是你亲弟弟呀,你们是同一个爹爹生的呀你不能这么狠心”

    韩芸汐冷笑起来,“屋里躺着的那个也是亲弟弟,也是同一个爹爹生的,他又怎么可以那么狠心呢”

    自己儿子干了什么,徐夫人当然心中有数。

    她一时语塞,话锋一转,冷冷道,“芸汐,这臭小子不懂事,难不成你也跟着”

    徐夫人的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冷笑起来,“怎么,二姨娘这是在怪芸汐不懂事吗”

    二姨娘

    徐夫人一愣,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韩芸汐这是在称呼她。

    是,她不是正妻,但是,韩从安娶她可是按照正妻之礼,八抬大轿迎娶的,打从她进门第一天起,所有人都唤她徐夫人,今儿个还是第一次听到“二姨娘”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代表着妾

    韩芸汐这是在羞辱她呢

    徐夫人袖中的手都握成爪了,好个韩芸汐,她都好言相劝了,她还想怎么样啊如果不是玉骐有把柄落在她手上,她才不会如此低声下气的呢

    徐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忽视韩芸汐这一称呼,尽力让自己平静,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忍。

    “不不,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芸汐,你是大姐,你自小就比他们懂事。”

    韩芸汐冷笑,“二姨娘这意思,还是怪我不懂事喽”

    徐夫人又一次语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胳膊肘撞了下身旁的欧阳大人。

    “王妃娘娘”

    欧阳大人正要劝呢,韩芸汐却抬手拦住,问道,“欧阳大人,你刚刚说以下犯上,杖责五十,不会是骗本王妃的吧”

    欧阳大人一愣,见韩芸汐那么认真,生怕揽罪上身,连忙摇头,“不敢不敢,确实是杖责五十。”

    “那刚刚韩玉骐又骂了本王妃贱丫头,这也算是以下犯上吧”韩芸汐再问。

    欧阳大人只得点头,“算的。”

    “既然算,那两次以下犯上,是不是该杖责一百呢”韩芸汐陡然厉声。

    这话一出,韩玉骐整个人就瘫了,浑身无力,脑海一片空白,徐夫人吓得脸色煞白,冷眼朝欧阳大人看去,满满的全是警告

    可是,警告又怎样,欧阳大人也不敢得罪韩芸汐呀,只能避开她的视线。

    “欧阳大人,把人给我带出去,执刑”韩芸汐可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杖责一百,这是会出人命的,比起杖责来,扇ji巴掌算什么呀

    他们只有两条路,要么打,要么杖责一百。

    “打”

    徐夫人没有选择,她猛地站起来,急急道,“王妃娘娘,这臭小子该打该打”

    趁着韩芸汐还没强硬要求杖责,她连忙上前拉住小沉香的手,“姑娘,你打打”

    小沉香厌恶极了这对母子,狠狠甩开手,老神在在,慢悠悠道,“姑娘我这手小,大少爷皮厚,指不定大少爷的脸没肿,我的手先肿了。”

    韩芸汐暗笑,这小沉香原来也是个小毒舌呀。

    一听小沉香不打了,韩玉骐似乎吓傻了,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徐夫人眼底的阴沉浓得化不开,闪过一丝算计,眼眶一红就哭了。

    “芸汐,你就放过你弟弟一马吧,我求求你了”

    求装可怜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冷笑,朝至今还晕死在一旁的七姨娘赫连醉香看去,求有用的话,这位可怜的母亲就不会被人威胁要搜身了。

    求有用的话,她从小到大,也不会吃那么多苦头了。

    韩芸汐狠狠甩开徐夫人的手,不留情面,“欧阳大人,把人给我带走”

    “不不要”

    徐夫人大喊,拦下欧阳大人,“我打我亲自打芸汐,我亲自教训他”

    她说着,生怕韩芸汐不再给机会,毫不犹豫一巴掌狠狠朝韩玉骐脸上甩去,“啪”好一声响亮。

    这一下,直接把韩玉骐打醒了,他下意识捂住脸,正要躲,徐夫人冷声,“来人,给我押住他。”

    周遭的小厮一个个全都看傻了眼,听徐夫人这么一喊,才上来两个人押住韩玉骐。

    “娘”

    韩玉骐话刚出口,徐夫人又是一巴掌甩过去,“啪”

    这清亮亮的响声,让周遭众小厮全心惊胆战着,而欧阳大人都不敢看,别过头去。

    这两巴掌,就让韩玉骐脸颊出现了巴掌红印,微微浮肿了起来。

    徐夫人的手疼,心更疼,她多宝贝这个儿子啊别说是她自己,就算是韩从安她都绝对不允许打儿子一下的。

    可是,今日,她竟要亲自动手,徐夫人的手在颤,心都碎了。

    韩玉骐只觉得两颊火辣辣的,疼得他连摸都不敢摸。

    这样,够了吧

    “王妃娘娘,肿了,全肿了。”徐夫人哽咽地说,心下恨不得冲上去甩韩芸汐ji巴掌呢

    确实有些浮肿,只是比起逸儿后背的伤,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打两巴掌就要抵了一百杖责,徐夫人未免太会算账了吧

    韩芸汐瞥了她一眼,冷冷道,“本王妃刚刚就说了,肿没肿,不是你说的算”

    什么

    这话一出,韩玉骐都快哭了,徐夫人则早哭了,却又不敢争辩,只能咬着牙关继续。

    左边一巴掌,右边一巴掌接连不断,“啪啪啪”声响此起彼伏,好不激烈。

    徐夫人的手疼,韩玉骐的脸疼,母子俩哭成了一片,可是韩芸汐却还是不喊停。

    最后,周遭所有小厮全都不敢看了,心下纷纷恐惧着,这位大小姐,不却确切的说是秦王妃,真心不好惹啊,他们全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