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5章 他叫顾七少

2018-06-21 09:56:06Ctrl+D 收藏本站

    <><><>外头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韩芸汐蜷缩在角落里,整个下午,青衣都没有看她一眼,更别说和她说句话了。

    这也让韩芸汐更加肯定,青衣在等,或许等什么事发生,或许等什么人来。

    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能通过洞口的天色判断出白天黑夜。

    她和穆清武去天香茶庄的那日,距赌约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二天,万一她昏迷个两三天,再加上今日,岂不得三四天

    那剩下的时间就只有七八天,七八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呀

    而万蛇毒一案,目前她还只是确定了嫌疑人而已,并没拿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也不知道龙非夜有没有在韩家三房那里查到什么,万一她的方向错了,万一到了约定的时间,还没有查出真凶,她岂不真得输给穆琉月

    输了要脱衣走街的呀

    想到这里,韩芸汐都郁结了,输了是一回事,努力那么久都白费了,更令人心塞。

    她越想,眉头锁得越紧,只是,不一会儿却突然松开了,嘟嘴呼出了一口浊气,一脸无奈。

    好吧,她能不能回去,都还不确定呢,竟还惦记着打赌的事情。

    思及此,她便耷拉下了脑袋,心下感慨着,如果她会武功那该多好,至少还有一线生机,不用每次都那么被动。

    韩芸汐并不知道自己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的变化有多么丰富,然而,躲着在一旁石壁窟窿里的人却看得津津有味。

    “喂喂”

    “毒丫头毒丫头”

    韩芸汐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听到声音,她立马集中注意力,认真一听,发现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跟她说话。

    “这边右边,呵呵”

    “右边。”

    突然,声音大了不少,韩芸汐立马朝右边看去,除了一堵石墙之外,什么都没看到。

    “笨丫头。”

    那声音透着戏虐的笑意,似乎就从石墙中传出来的。

    怪了

    韩芸汐的视线在石壁上搜索,竟很快就看到了石壁上破了个小dong,小dong中有一双狭长妖冶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韩芸汐吓了一大跳,险些尖叫出来。

    幸好,她忍住了

    那眼睛眨巴了几下,透着玩索的笑意,向她示好。

    认识的人吗

    韩芸汐记得她认识的人里,并没有人有这么妖冶好看的桃花眼呀。

    虽然洞口非常小,并没办法完全看清楚那双眼睛,但是,韩芸汐还是很肯定的。

    谁呀

    她定了定神,警惕地朝山洞口看去。

    山洞里的黑衣蒙面刺客早就已经出去了,青衣独自一人背对她坐在洞口,距离得有些远,并没有察觉到这里的动静。

    “放心,她听不到的。”男子低声,连声音都透着笑意,似乎心情很好。

    韩芸汐回头看来,警惕地打量那眼睛,低声问说,“我不认识你吧”

    “我认识你便可。”男子笑道。

    “那你是谁呀”韩芸汐一边询问,一边琢磨着这堵石壁后面铁定还有山洞,那人应该就在隔壁。

    “来救你的人。”男子说着,似乎后退了一步,隐约中韩芸汐瞥见了他的鼻子,特别高挺好看。

    狭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如果再来个性感的薄唇,那岂不是个美男子

    当然,此时的韩芸汐没心思想这些。

    她很肯定,这家伙她没见过。

    “兄台,在这个时候卖关子,不太适合吧。”她淡淡道,挪了个位置,直面墙壁。

    “挺好的。我现在也没打算救你,闲着也是闲着,咱们谈谈心。”男子笑着特迷人,慵懒闲适,一点儿都不像深陷险境。

    这明显是调戏她呢韩芸汐忍不住翻白眼,索性别过头不再理睬,她想,这家伙应该是路过打酱油的吧

    谁知,韩芸汐等了许久,男子居然没继续说话。

    她急急转头看去,竟见那小dong口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会吧,真是打酱油的呀

    “喂喂”

    “你还在不在呀”

    韩芸汐连忙问,好不容易来个人,怎么说也是逃走的机会。

    “喂你还在吗”

    无奈,韩芸汐问了几声,隔壁任何回应都没有。

    韩芸汐急了,朝山洞口看了一眼,见青衣没动,她便小心翼翼挪位置,挪到石壁边上去,透过小dong隐隐可以看到隔壁真的还有一个山洞,只是,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你在不,在的话吱一声吧。”

    韩芸汐都有些无力了,可谁知,这话音一落,隔壁突然就传来了“吱”得一声。

    韩芸汐一愣,随即大喜,“喂,你还在呀”

    “我不叫喂,我叫顾七少”

    声音很低,韩芸汐并没听清楚,“喂,你说什么呢”

    “我不叫喂,我叫顾七少。”

    那人又重复,似乎是刻意压低声音的。

    这一回,韩芸汐听到了,陡然心惊,“什么,古七刹”

    只听得隔壁一阵轻笑声,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听到韩芸汐的话,他还是重复刚刚那句话,声音却清晰了很多,“我不叫喂,我叫顾七少。”

    这一回,韩芸汐总算是听清楚了,顾七少,这三字和“古七刹”音很相近,怪不得她会听错了。

    只是,顾七少也只是个称呼而已,不是真名吧。

    横竖,她没听过,也不认识。

    确定人在了,韩芸汐又艰难地挪了下位置,背对墙壁,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才坐好没多久,青衣就回头看过来了,韩芸汐一动不动,并没有躲避她的目光,远远的同她对视。

    青衣看了片刻,什么都没说话,便又回过头去了。

    韩芸汐暗暗吐了一口浊气,也没敢马上说话,等了一会儿,见青衣没有再回头,这才低声,“喂,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叫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小七。”

    戏虐的笑声传来,让韩芸汐顿时一阵恶寒,一个大男人叫小七,她想隔壁这家伙一定是骚包。

    隔壁,顾七少和韩芸汐一样,正背靠墙而坐。

    只是,他并不像韩芸汐那样正襟危坐,而是慵懒放松,如同一只冬日里晒太阳的猫,慵懒到了骨子里去。

    他身着一袭妖红似火的红色大袍,宽袖大摆,奢华绝美地铺了一地,他一手随意搭在曲起的一腿上,五指修长白皙,那肌肤比常人多了一份苍白,吹弹可破。

    他轻轻一笑,呵气如兰,那张脸,绝美得令天地无光;那双眼,妖冶得令人魂骨俱消

    “你为什么救我”隔壁,韩芸汐又问了。

    “因为我喜欢你呗。”顾七少回答得那么自然,似乎是开玩笑。

    韩芸汐似乎已经适应了他的调戏,只当没听到他这句话,她耐着性子再问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救我呢”

    “过几天吧。”顾七少又说,也不知道是敷衍呢,还是真的算好了时间。

    韩芸汐不甘心,继续追问,“那是过几天呢”

    然而,这一回顾七少并没有回答,转而问道,“脖子还疼吗”

    “那是过几天呢”韩芸汐又继续。

    “毒丫头,你的毒术跟谁学的,这么厉害你师父还在吗”顾七少继续问。

    “那是过几天呢”韩芸汐倔强地重复。

    “我记得你以前没那么厉害吧”顾七少又问,与其说问,还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他仰着头,眉头微拢,一动不动的,就如同一副美人沉思图。

    隔壁,韩芸汐双眼望天,已经放弃了。

    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是追着她们下来的,还是偶遇了呢

    他认识她,认识她的人应该很多吧,怎么猜

    隔壁的男人来路不明,而前面洞口的女人目的不明,韩芸汐长长吐了口浊气,她只能等

    夜已经深了。

    天香茶庄私牢里传来一阵阵哀嚎的声音,龙非夜的审讯从中午持续到现在都没有结束。

    他用的还是那恐怖的鼠刑,不仅仅杀一儆百,而且是一个个全都上刑审讯。

    昏暗的牢房里,巨大的老鼠笼子就放在中间,所有人都站着,就龙非夜一人坐着。

    审是上官执事在审,刑是穆清武在动刑,从审讯至今,龙非夜一句话都没说过,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寒冷气息越来越恐怖,且不说那正在被审讯的人,就是周遭等待着的人,远远地看着昏暗中那尊凶神,一个个全都毛骨悚然,心惊胆战。

    “啊”

    正在被上刑的人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牢房。

    他的心脏就对着老鼠笼的开口,大黑老鼠正在掏心窝呢。

    “啊饶命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真的”

    突然,惨叫声戛然而止,随即便见那人后仰倒下,心口被撕咬出了一个大洞,一只大黑老鼠埋头其中,只留半个身子在外面。

    又审死了一个人。

    上官执事审问得很慢,问得很细,虽然从中午持续到现在,其实并没有审多少人。

    很快,周遭不少人就又忍不住呕吐起来,更有甚至直接吓昏的。

    只是,吓昏也没用,很快就又会被叫醒,排队等待这种残忍的审讯轮到自己。

    在场是也就剩二十多人,龙非夜是铁了心要审出个结果来,杀戮果断,冷酷无情如他,至始至终,眉头都不曾蹙一下。

    一室寂静,只隐隐听到待审的人群里传来牙齿打架的声音,天晓得他们有多害怕。

    龙非夜面无表情,优雅地挥了挥手,示意上官执事审下一人。

    见状,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侍卫立马就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恸声大哭,“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上官执事,我月底就要成婚了,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

    上官执事都犹豫了,要知道,这么审下去,会死更多无辜的人了,他看向秦王殿下,然而,秦王殿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无奈之下,上官执事只能强行把人拽过来,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人群最后面冲了出来,大声道,“够了,别再审了,我招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