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78章 药城,分头行动

2018-06-21 09:54:42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少这话一出,让本就寂静的氛围变得更加寂静了。

    龙非夜面无表情,视线却没有离开过韩芸汐,而韩芸汐,求了这么久耐性也快没了,真想马上投靠顾七少去。

    只是,看到龙非夜那双幽深的眸子,她怎么都迈不开步子,只悻悻地朝顾七少那看了一眼。

    谁知,就这么一眼,龙非夜本就阴冷的双眸,此刻更冷,韩芸汐顿觉得杀气四起。

    他和她只不过是名义夫妻,虽然他有约束她遵守他所谓的“妇道”,只是,不至于真的可以约束她的自由吧,那么较真那么凶干嘛

    好吧,不跟他们搀和。

    她又不是没腿,等他们走了,她在自个去反倒自在。

    韩芸汐没理睬顾七少,呵呵笑了下,“那我就不去了,殿下,一路保重。”

    谁知,龙非夜却伸来手,冷冷道,“先上来,等本王想好了,再告诉你要什么条件。”

    明明是韩芸汐自己提出让他开条件的,可是,此时她却突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可以不去了吗

    容不得她多想,龙非夜抓住她的肩膀,像是提东西一样,轻轻一提,就将她拉上马背了,还像来时一样,将她捆在怀中。

    只是,不同于上一回,这一回他只一手拉缰绳,另一手霸道地揉在她腰上,像是宣告所有权。

    他搂得特紧,透过衣衫,韩芸汐可以感觉到他大手的温热、粗糙,一时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也顾不上了。

    顾七少瞥了一眼,不屑轻笑,先驾马而去。

    “顾太医,瘟疫的事情交于你全权负责,不必告诉皇帝我们去哪里。”

    龙非夜留下这句话,揉着韩芸汐,疾驰追出,

    顾北月像是被抛弃的人,独自一人留在原地,看着马儿疾驰远去,直到那背影都消息了,他才收回视线。

    身影看似落寞,可是他脸上并没有被抛弃的失落,始终是那温文尔雅,谦虚温和的表情,安静、美好,好似这天下永远都不会有什么事能打破他的云淡风轻。

    他将紫艾草从琉璃瓶子里取出来,认真打量了一番,喃喃自语,“采摘没多久的”

    他对药材的熟识程度,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想象,第一眼见到紫艾草他就怀疑了,如今更加确定,这紫艾草就是刚刚从土里采摘下来没多久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这方圆百里,除了药鬼谷能种这紫艾草,还有什么地方种了吗又或者,还有什么地方这么巧就长了一株

    小心翼翼将将紫艾草装回琉璃瓶中,顾北月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回头看了药鬼谷一眼,竟也没有折回去,而是上马离开。

    要配出毒鼠疫的解药,他还需要大量的龙葵花,天香草,从中挑选出精品来,作为主要药材,紫艾草不过是药引罢了。

    他就这么离开了药鬼谷,要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精品龙葵花和精品天香草,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顾北月回到帝都后,立马就配出了解药。

    毒瘟疫这种东西和一般的病情不一样,一般的病还得有个恢复期,有药也不一定能痊愈,毒瘟疫则是解药一到,毒就解了,不拖泥带水。

    几日的时间,毒瘟疫就基本被控制住了。

    顾北月自然没有告诉天徽皇帝,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去处,然而,经过了这件事天徽皇帝更不可能轻易放过韩芸汐。

    暂时除不掉龙非夜,无论如何,他都要设法先除掉韩芸汐,这个敢于挑衅他权威的女人

    此时,韩芸汐他们已经到了药城大门口。

    药城的城门之大,丝毫不逊色于帝都皇都的城门,巍峨宏伟之余还多了一份古朴的感觉。

    一路上,韩芸汐了解了不少和药城有关的信息。

    药城,占地面积广,城中的土壤是最适合药材生长的土壤,这里的药材不仅仅产量大,而且大多是精优之品。

    城中家家户户都以买卖药材为生,大部分药材是自自家种植的,也部分是来自转手贩卖,不管是普通常见的药材,还是珍稀名贵的药材都有,种类繁多,可是说这座城池就是云空大陆的药材大仓库,据说天下药物有三分之二是出自这座城池。

    药城中最有名的三大世家,沐家、王家、谢家,几乎掌控了药城的过半数的药材资源,药城中央一片土壤最优质的药材森林,正是三大家族共同掌管的。

    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一样,再好的医术,如果没有药材可以使用,一切都是徒劳,所以,药城的名气和地位虽然不如医城那么高,但是,这里的人和医城的人必定会有千丝万缕的牵连。

    韩芸汐走入药城,嗅着空气中好闻的药草香味,她忍不住想,在医城找不到天心夫人的任何信息,会不会在药城能打听到呢

    当然,这一回和龙非夜、顾七少同行,她并不想让他们知道那么多,尤其是质疑过她毒术好几次的龙非夜。

    已是傍晚,他们进了一家客店先安顿下来,再做计划。

    顾七少似乎很熟悉那里,一进客栈,掌柜的就冲他打招呼,“七少,好久没见你来了。”

    “来三间上房,要安静的。”顾七少笑呵呵说。

    掌柜的看了龙非夜和韩芸汐一眼,立马就取了三把天字号房的钥匙过来,谁知,龙非夜只拿了一把,面无表情,另一手牵了韩芸汐,径自上楼。

    别说,龙非夜会这么做,韩芸汐都没反应过来,险些也去拿钥匙了。

    他们是夫妻,理应同住一间房的,只是他们压根就没住在一起过

    看着他牵着自己小手的大手,韩芸汐乖乖跟上,什么都没多说。

    掌柜的纳闷了,“七少,这”

    顾七少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唇,还是笑呵呵的,“这什么这本公子就要两间,隔壁空着,怕吵。”

    “那另一边要不要也空一间”掌柜的连忙问,遇到土豪不宰白不宰嘛。

    谁知,原本笑呵呵的顾七少那绝美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一声不吭,拿了钥匙就上楼,留下掌柜的一脸莫名其妙。

    顾七少上楼的时候,龙非夜他们的房门已经关了。

    屋内,龙非夜径自泡茶,韩芸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张小小的床铺,嘴角都抽了。

    龙非夜这是什么意思

    她以为龙非夜会解释点什么的,可谁知,龙非夜倒了杯茶给她,什么都没说。

    他不解释,她当然也不好问,一切,晚上再说吧。

    龙非夜并没有下楼吃饭的打算,稍做休息便叫店小二把饭菜送屋里来,谁知,店小二刚送到,顾七少就跟进来了。

    他大大咧咧坐下,吩咐店小二,“多添双碗筷来。”

    龙非夜也没阻拦,淡淡问,“沐家的药茶树苗,你打算怎么办”

    顾七少非常直接,答了一个字,“盗。”

    韩芸汐嘴里的汤险些喷出来,偷沐家的宝敢情这家伙是带他们来当贼的呀

    “毒丫头要是有其他办法,不盗我也是很乐意的。”顾七少笑道。

    韩芸汐赏了个白眼,继续吃饭。

    龙非夜倒是镇定,“为何要偷没别的办法”

    “那药茶树苗是前些日子沐家抢别人的,不可能转手,只能偷喽”顾七少很理所当然。

    “知道东西在哪吗”龙非夜又问。

    “就知道在沐家府上,至于放在哪里,还真不知道,所以才找古七刹帮忙,他老人家找药的本事那是一绝。”顾七少笑道。

    这话无疑是在提醒龙非夜,事情没那么简单哦。

    可是,龙非夜还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只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饭后,顾七少很兴奋,“秦王殿下,今夜就开始行动吧”

    龙非夜却拒绝了,“既然东西在沐家,必定有消息传出,先分头行动,打听清楚了再行动不迟。”

    顾七少眼底闪过一丝谁都没察觉到的冷意,笑得越发妖娆邪惑,“好,没问题。”

    是夜,顾七少和龙非夜都分头行动了,而韩芸汐则被留在客栈里。

    她可不是安分的主儿,龙非夜他们前脚一走,她后脚就下楼,和掌柜的打听了药材竞拍场的位置,兴匆匆出门。

    反正偷药材这种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跟过来逛药城的。

    谁知,龙非夜并没有去打探什么消息,而是坐在客栈对面的茶楼雅座喝茶,韩芸汐一出门,他看了个正着。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人生地不熟又夜深了,这个女人孤身一人,手无寸铁之力竟也敢出门

    他正起身要追上去,一旁楚西风连忙出声提醒,“殿下,王家那边等你很久了,得过去了。”

    龙非夜这才止步,冷冷道,“你去,盯紧点。”

    “是。”楚西风领命,又问了一句,“主子,那顾七少的事情”

    “先不管。”龙非夜冷冷说罢,身影一幻便不见了。

    而此时,顾七少已经躺在沐家大宅的屋顶上晒月亮了,他身旁坐着一个妙龄少女,气质干净,灵气动人,双水汪汪的眼睛即便是黑夜里都光彩照人。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沐家最得宠的九小姐,沐灵儿。

    她推着顾七少,“七哥哥,你说的贼什么时候来呀,我爹早布下天罗地网了。”

    “就这一两天,不急不急。”

    顾七少慵懒懒地躺着,闲适自在,那绝美的容貌在月辉映照下,显得更加迷人。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灵儿,那贼可不是一般人,你要是相中了,就扣下来当夫君得了。”

    沐灵儿睨了他一眼,不悦道,“我才不要,我就要七哥哥”

    说罢,她立马满脸通红了,然而,顾七少却没当一回事,笑呵呵道,“晚了晚了,你七哥哥我心里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