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74章 夜汐番外:假戏

2018-07-03 18:20:49Ctrl+D 收藏本站

    秦敏以为顾北月气疯了,可是,她发现顾北月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时,却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和从容。

    不得不说,秦敏有些懵,一时间都缓过神来。

    并没有想象中的责怪,也没有质问,顾北月低声说,“登入浪子着实可恶,秦大小姐,你没吓着吧?”

    他是那样温柔,那样平静,仿佛再大的风和浪都可以被他轻易抚平,可是,却人能掀起他心湖里真正的风和浪。

    他就是个外暖,内心却特别特别冷的人,冷得拒人千里之外,谁都无法真正走到他心里去,无法看到最真实的他。

    秦敏被他的关心暖得特别想哭,可是,却又被他的客气冷静,冷得心口发堵。只是,她很快就忽略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

    她轻轻抚上自己的非常平坦的小腹,低声,“揭穿了。”

    “不碍事,你别说话,我来……”

    顾北月一边说,一边温柔地揽住她的肩膀,秦敏咬着牙,心一恨,却忽然抱住了他,呜呜地哭起来,“北月,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不知道皇上和皇后娘娘是什么时候到宁州城的,但是,可以肯定是是顾北月一定是今日才到的。她刚刚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皇后娘娘好像去家里寻不着她,而他也在寻她。

    如此一来,他很难找到理由解释假怀孕这件事。他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以那两位主子的聪明,必定会有所怀疑的。

    秦敏一开口,顾北月就猜到她要唱什么戏。对于她这样假意轻拥,他倒也没怎么意外。其实,他原本有办法解释的,却被她抢了先。印象中秦大小姐是个内敛,谨慎,规矩的女子,不像是会冲动的人呀。

    她都先把话喊出来了,他能怎样?他只能好好配合,否则,还真就瞒不过背后那两双眼睛了。

    秦敏轻轻抱着顾北月,没敢抱太紧,她侧头偷瞄了一眼龙非夜和韩芸汐,见他们都看着,她心一狠,便用力抱紧了顾北月,整个人都扑到他怀里去了。

    这瞬间,顾北月的身体分明僵住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靠得这么近,贴得这么紧,似乎将他空荡荡的怀抱一下子就填满了。顾北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向来遇事不惊,从容不迫的他,不仅仅有些不适应,竟还有些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用力抱住之后,秦敏的心跳差一点点就停止了。她就是想把戏做得真一些而已,没别的意思。

    可是,当她扑到这温暖的怀抱里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面热心冷的他,却有一个无比的怀抱。

    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身体的结实,并非看上去那么文弱,她非常清楚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草香味,是一种特别好闻的淡香。常年和医药打交道的人身上都会沾染药草的气息,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却特别干净,特别纯粹。好闻得令人一辈子都沉浸在里头不出来。

    从来没有那一刻,比这一刻感觉距离这个男人更近的。秦敏一时间都忘了继续唱戏下去。

    他们两人都愣着,幸好一旁的芍药连忙出了声。

    芍药竟是说哭就调研了,她呜呜地哭着,“姑爷,夫人不是故意的!夫人也是不小心。你别这样呀!”

    “姑爷,夫人怕你伤心,一直瞒着不敢告诉你。你别不理夫人呀!”

    秦敏这才缓过神来,连忙跟着哭泣,“北月,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你可以骂我,打我,可是,你别不理我。”

    她抬起头来,看着至今还有些不适用的顾北月,使劲地朝他使眼色,“北月,你说说话好不好?你别这样。”

    她狠下心,决定一条道走到黑了,果断地伸手抚摸顾北月的脸。

    可是,当触到他的脸颊时候,她的手还是轻轻僵了一下,他的脸颊冰凉凉的,一如他的手。之前在云宁的时候,有时候场合需要,他牵过她的手,她才知道的。

    她轻抚他的脸颊,哀求道,“北月,孩子没了……三个月前,我在院里不小心跌了一跤,孩子……孩子就没了。北月,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我……”

    原本只是做戏而已,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入戏了,又或者是他此时此刻紧缩着的眉头,让她难过。

    她说着说着,心头忽然非常难受。仿佛这一切都是真的,仿佛孩子真的没了。

    可是,这一切也就是真的呀!

    北月院长,我们共同的孩子“出生”不了了。将来,我们这假夫妻该怎么办?当初成婚,不都是为了那个孩子吗?

    思及此,秦敏眼眶竟真的湿了,她控制不住将顾北月抱得更紧,她脑子凌乱,心更凌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是,就是控制不住情绪。

    不知道是入戏太深,还是戏本就是真。

    “北月,孩子没了,你还要我吗?”

    “北月,你说说话呀!你可以骂我,怪我,可是……你别这么冷静,好不好?”

    ……

    顾北月的适应力极强,再突然的事情,他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最明知的判断,和最正确的反应。

    可是,这一回。

    秦敏都独角戏了很久,他才缓过神来。幸好他留给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只是背影。

    没了孩子,谁能一下子就接受,谁会不怒,不气,不难过?

    龙非夜看着顾北月的背影,眉头微拢,却很快就朝窗外看去,没多言。

    韩芸汐记得前几个月她还问过顾北月,冬天都过了,秦敏怎么还不回去,她记得顾北月的回答是,秦敏喜欢江南的气候和风景,懒得动了,肚子大了也奔波不了。秦敏三个月前就没了孩子,想必是因为小产不敢告知,才寻借口留下的吧。

    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就瞒住顾北月了?顾北月那么明理的人,又不会责怪她。不过,回头想来,她还真不知道顾北月他们夫妻俩平素是怎么处的。

    韩芸汐终究是已为人母,多少能感受到同当母亲之人的苦楚和哀伤。她心下更多的是难过,倒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太多,更不忍心质疑秦敏太多。

    终于,顾北月开口了,他语气沉重,却依旧温柔,他说,“是我疏忽了,没能陪在你身旁,不怪你……”

    他说着,便将秦敏拉到一旁去坐着,一离开他的怀抱,她就像是离开了一个温暖的小世界。

    顾北月拉起秦敏的手,认真把脉,他的表情沉重而哀伤。

    秦敏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顾北月能配合好她,这事就能解释得了。他们假成婚的事也就揭穿不了了。

    她咬着唇,楚楚可怜地看着顾北月,等着。

    周遭都安静了下来,也全都跟着秦敏一样,等着。

    许久,顾北月才重重叹息了一声,他没说话,牵着她的手来抵在唇上,凝眸望着她。

    这一刻,秦敏差点就装不下去!

    天啊!

    她的手背居然抵在他的唇上,她感受到他唇上冰冷,也感受到那柔软。

    这算不算吻?

    秦敏的心砰砰砰狂跳,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当她抬眼撞上顾北月柔情似水的眸子,所有的躁动和不平静就瞬间被安抚。

    这似水柔情跟他平素的温柔不一样,秦敏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她想到了月,想到了秋夜高空中那一弯孤月,孤儿清高,可是,散发出来的月光却是极尽温柔的,似轻纱覆盖了漆黑的夜,让一切都变得柔软。

    顾北月,你做起戏来那么真,就不怕会假戏真做了吗?

    “都怪我,先回去吧。”顾北月淡淡道。

    秦敏也再多言,低着头。

    顾北月轻叹,走到韩芸汐他们这边来,无奈道,“家中不幸,我且带内人回去,两位主子慢聊。”

    不像唐离和宁静,顾北月的私事,家务事向来都不怎么喜欢同大家说,秦敏和大家往来也不多。龙非夜是从来不会多过问,韩芸汐虽然喜欢秦敏,可是知道顾北月的性子,也不会太过问他的隐私。

    遇到这种事,龙非夜和韩芸汐自然更不会多言,毕竟,这事对顾北月太突然,他们夫妻俩怕是有很多话要说。

    韩芸汐和龙非夜就算有好奇之处,也得等人家先平静了再去关心。

    “你且回去吧。今晚已有安排,明日再来找你。”龙非夜淡淡说。

    看着秦敏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原地站着。韩芸汐看看着,竟觉得秦敏身上有种说出的独孤感,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龙非夜那样说了,顾北月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去,他很快就带秦敏离开,回家去。

    巷口离家近,一路上顾北月都揽着秦敏走,两人都沉默。芍药在后头跟着,看着两主子的背影,不自觉都看呆了。这一路相扶持的一幕若是真的,那该多好呀。

    小姐独居江南的那几个月里,种花种草,研究糕点,练习针术,偶尔还写词编舞。小姐自己的过得热热闹闹,充充实实。可是,她一个旁人看,却看得心疼,小姐年纪轻轻的,这日子怎么就过得像个隐世之人,都快没了七情六欲。

    姑爷若在,小姐的热闹里会多一份人间烟火,多一份温柔的。

    回到宅中,关上门。

    顾北月立马放手,而秦敏也大大松了一口气。她立马就道歉,“北月院长,对不住,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