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67章 夜汐番外:亲亲

2018-07-03 18:20:53Ctrl+D 收藏本站

    国丈?

    韩尘看都没多看顾七少,转身就走。

    虽然韩芸汐为了苏小玉喊了他一声父亲,可是,他和韩芸汐还未正式相认,十年之约还未到。他还是习惯这帮孩子们叫他前辈。

    顾七少当然知道韩尘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他依旧笑呵呵追过去。

    “国丈大人,听说您邀龙非夜来喝南山红。可惜了,现在可不是喝南山红的时候。”

    顾七少这话果然成功得吸引了韩尘的注意力。

    可是,韩尘只是停了下去,倒也没有多理睬他,便继续往前走。

    他确实是邀龙非夜来喝南山红,请帖是他还未到天香茶庄的时候就送出去的。而当他到了天香茶庄的时候,见到这里的气候,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这儿的春季和冰海那边的春季不太一样,这儿雨水多,而且温度低,并不适合红茶的烘培发酵。

    请柬都送出去了,他也没有再追回。

    顾七少锲而不舍追着韩尘身旁走,“国丈大人,等到立夏之后的南山红才是最好的,您要住到那个时候吗?”

    韩尘还是不言不语,把顾七少当空气。

    顾七少又说,“国丈大人,南山红里还分有不少品级,你可知道最顶级的南红山是怎么来的?这可是天香茶庄的秘密!”

    韩尘止步,顾七少就乐了,谁知道韩尘并没有询问,而是冷冷说,“这茶庄已是本尊的,本尊还会不清楚?”

    呃……

    顾七少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呢,龙非夜封了他的茶庄,把他的茶农也全都收买了,看样子韩尘干了和龙非夜一样的事情,把茶农全给收买了,把南山红所有的秘密都问出来了。

    南山红没什么好说的了,顾七少立马就转移话题,“国丈大人,没有南山红喝不打紧。在下这一回特意从江南带来最上等的龙井来请您品鉴,还求国丈大人赏在下一个薄面。”

    见韩尘在犹豫,顾七少连忙说,“不妨到岱山亭一试?”

    南山山腰岱山亭那边的泉水是天香茶庄最好的水,这事情韩尘应该也是知晓的了。

    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

    茶的品质很重要,可是,用来泡茶的水更加关键!同一款茶,用不同的水泡出来便有千差万别的味道。

    “看样子,你也是个喜茶人?”韩尘冷冷说。

    顾七少大喜,韩尘总算对他说了一句“人话”了。

    “不瞒国丈大人说,这天香茶庄原本是在下的产业,南山红更是在下同几位茶农琢磨了多年从研究出的品种。”

    说出这一句话,绝对是顾七少此行的最大目的!

    可是!

    韩尘瞥了他一眼,无比鄙视,“如此羞耻之事,还要意思提?”

    顾七少瞬间就呆住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无疑,韩尘早就知晓这件事了。

    顾七少缓过神来的时候,韩尘已经走远了,他正要追,韩尘的身影幻了几幻,便消失不见了。

    顾七少原本私藏了不少好茶,打算和先套好近乎,然后把自己去玄空大陆做茶叶买卖的事说出来,寻求狼宗的庇护。

    结果说了半天,韩尘还是跟他……不熟!甚至连他的茶都不喝?还……还鄙视他!

    顾七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龙非夜,原来还有一个韩尘能打击他。

    然而,顾七少并不知道,早在龙非夜开始闭关练功之前,他就先跟韩尘预约了三日之后,在岱山亭同品春茶。

    若非如此,韩尘应该还是会品鉴他的春茶的。

    果然,龙非夜仅仅用了三日的时间就学会了掩功之法,他出门的时候,身上因为噬情之力散发出来的气场,还有些许杀气全都消失不见。

    龙非夜一出门,就看到韩芸汐他们几个人都站在门外。

    韩芸汐看着三日未见的龙非夜,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在在这个男人比之前更加沉稳和内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感受不到他身上的肃杀之气。

    睿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正在一旁玩,都还不知道他父皇已经出关了。

    龙非夜一出门就看到睿儿,他蹙着眉头,忍俊不禁。

    “睿儿!”他大喊了一声。

    小睿儿立马回头看过来,一见到父皇,他就笑了。

    父皇消失了三天终于回来了呀!

    他天天睡觉前都问母后,“父皇,父皇……”

    母后总说,“父皇很快就回来了。”

    距离还有些远,睿儿还无法感觉到父皇的异样,他只要被抱着的时候,从能感觉出父皇身上那股可怕的力量。

    他屁颠屁颠地冲父皇跑过去,和过去一样,在父皇面前止步,不敢抱住他。他仰起头来,咧嘴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还未长齐的牙齿,特别好看。

    他说,“爹爹,回来!”

    龙非夜恨不得一把将睿儿揉入怀里,可是,他还是忍了,就怕太突然会吓坏这小家伙。

    毕竟,小家伙还什么都不知道。

    他蹲下来,看着睿儿,想着,该怎么做。小睿儿一直看着他,咧嘴笑不停,仿佛,只要跟爹爹可以面对面,这么近,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龙非夜终究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睿儿的头发,平素,他这么做,睿儿也不是太害怕的。

    偶尔,小睿儿在地上玩得太久,任人怎么喊都不起来,他就会把小睿儿拎起来,那样的触碰,小睿儿也不是太害怕。

    龙非夜揉了揉睿儿的脑袋,大手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放开,而是轻轻抚摸睿儿的小脸蛋,随后,牵起了睿儿的小手。

    睿儿的笑容渐渐地僵硬在脸上,他是发现了什么。

    就在龙非夜想握紧他的小手时,他猛地就挣脱开了。见状,韩芸汐和顾北月他们全都心惊,以为小睿儿是又排斥了。

    就是龙非夜,心也立马揪了起来。

    可是,小睿儿却张开双臂,猛地就扑到龙非夜深深,抱住他!

    龙非夜太高大了,小睿儿的手太短了,几遍小睿儿张开了双臂,也没办法将爹爹完全抱住,抱紧。

    他一抱住立马就放开,跑到侧面,从侧面将爹爹拥住,这下便可以拥得紧紧的了。

    他也不说话,表情特别安静,抱紧了爹爹,脸贴在爹爹手臂上,似乎在感受什么。

    小睿儿不动,龙非夜而不敢乱动。

    但是,很快,小睿儿就又放开了。他又跑到爹爹面前来,突然踮起脚尖,搂住爹爹的脖子。

    这样子,就可以抱得跟紧了,就可以完全拥抱住了。

    龙非夜终于忍不住,大臂猛地就拥抱住睿儿,将他完全置于怀抱中,置于绝对的保护范围之内,绝对的安全感之中。

    纵使有满腔的话要对儿子说,他依旧是沉默,再多的言语都不如一个拥抱来得温暖,来得能让儿子懂。

    小睿儿也不说话,父子俩是那样相似,静默相拥,温暖彼此。

    反倒是韩芸汐,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相拥在一起,她的眼眶都红了,好想哭。

    因为脆弱,而是因为,她懂!她太懂龙非夜对亲情的期盼,太懂睿儿对父亲那个怀抱的渴望了。

    唯有这样的相拥,小睿儿的童年从是完整的;唯有这样的相拥,龙非夜这一生才是完整的吧?

    而于她,这一幕便是幸福,亦是完满。

    顾北月轻轻笑着,顾七少也不知不觉露出了笑容,居然没有嫉妒,反倒也有种幸福感,让他自己都不可思议。他幸福啥呀?

    小睿儿抱了爹爹好久才抬起头来看爹爹,看着看着,小嘴儿就又咧开了笑,他大胆地伸手,摸了摸爹爹眼睛、鼻子和嘴巴,不自觉又甜甜得唤起来,“爹爹……爹爹……”

    龙非夜的心都快被他唤化了。

    睿儿唤着唤着,又一次搂紧爹爹的脖子,却呜呜地哭了起来,“爹爹……爹爹……”

    这哭声,让龙非夜的心都要碎了。除了拥抱,他都不知道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小睿儿哭着哭着,再一次抬头看他,很快就破涕而笑,“爹爹!爹爹!”

    从泪水中绽放出的笑颜,稚嫩、干净、纯粹,仿佛能洗涤掉龙非夜此生所有的风霜和尘埃,所有苦难和肮脏。

    龙非夜的吻轻轻落在小睿儿的额头上,他低声,“睿儿,你和你娘一定是来救爹爹的。”

    小睿儿不懂,见爹爹亲他,他立马也在爹爹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下,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

    龙非夜忍不住呵呵笑起来,那种喜悦的笑,就像是从心中生出来的,那样真切,纯粹。

    小睿儿亲了爹爹的额头还不够,又在爹爹两颊上各亲了一下,最后还亲了爹爹的鼻尖。他就像跟娘亲亲昵那样,跟爹爹亲昵起来。

    额头、左脸、右脸一遍一遍地重复,居然就这样重复亲了十遍,还不够!

    龙非夜一开始还由着睿儿亲他,后来,睿儿亲他一下,他就亲睿儿一下。父子俩蹲着在地上,玩了起来。 /~.*[email protected]++

    龙非夜一边陪玩,一边还不忘帮睿儿擦掉眼泪,那温柔带笑的模样,让大家都看呆了。

    别说顾七少了,就是韩芸汐和顾北月都看得目瞪口呆,龙非夜居然会跟人玩亲亲游戏?!

    这要让外头的人知道了,还不得议论上三个月?

    就这样,龙非夜掩去了内功之气,小睿儿从此不再害怕他,也从这一日开始,正式黏上他。

    午后,龙非夜请韩尘在岱山亭品春茶,小睿儿怎么都不从他怀里下来,非得让抱。

    韩芸汐正要劝,龙非夜却道,“不打紧,总得把之前欠下的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