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45章 夜汐番外:意外

2018-07-03 18:21:08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一喊冤,不明所以的睿儿立马也跟着喊,“父皇,母后是冤枉的!”

    这话让韩芸汐险些笑出来,这个儿子果然是亲生的呀!

    “你怎么冤枉了?”龙非夜问道。

    “皇上,臣妾配不配当皇后,配不配当太子之母,这事臣妾也不知道。但是,臣妾为太子操办周岁宴,绝无铺张浪费,置灾民于不顾。”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百里元隆就愤怒地打断,“皇后娘娘,今日宴席,人人皆是一桌子佳肴,一人之餐可填饱十人十腹!这不是铺张浪费又是什么?北边那边有家不得归的老百姓们,还有将士们,连吃上一顿饱饭都不容易,您这一锅全鸡汤,却只要几口汤而已。呵呵,这的确不是浪费?这是暴殄天物!”

    韩芸汐看着百里元隆,冷冷问,“还有其他的吗?”

    百里元隆冷笑到,“皇后娘娘,今日这宴席就了不得了。难不成,皇后娘娘不觉得这是浪费?”

    就在所有人意外韩芸汐会据理力争的时候,韩芸汐竟然大声承认了,她说,“百里大人说得极好!北有天灾,本宫大办宴席是大错,大错特错!”

    一时间,所有人都愕然了,都以为听错了。

    就在众人的安静中,注视之下,韩芸汐牵着小睿儿站了起来,走到龙非夜面前去。一直隐身在一旁的赵嬷嬷和沐灵儿总算露面了,她们从左右两侧走出来,站在韩芸汐和睿儿左右两边。

    沐灵儿亲自打开了龙非夜桌上所有餐具的盖子,跪着的人看不到锅碗中的情况,都不明所以。

    沐灵儿面带微笑和赵嬷嬷一道,一一将那些锅碗端下来,给众大臣看。

    只见那些锅碗中盛放的全都是放了香料的清汤寡水,别说鱼肉了,就是一根茶叶都找不着。

    一时间,不管是跪着的,还是原位坐着的大臣全都傻了眼,百里元隆和百里丽香目瞪口呆,仿佛被点了穴道,连眼睛都动弹不了。而萧家的人,也一个个脸色非常难看。

    谁能想到,一桌子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居然会是这样子的!

    韩芸汐这……这分明是故意耍他们玩呀!

    韩芸汐是故意耍他们吗?只能说这帮人太自以为是了!韩芸汐才没有这么闲,吃饱撑着!她只是借这个机会,给某一些人最后的警告罢了。

    赵嬷嬷亲自端起了那一锅香浓的鸡汤来,韩芸汐说,“太子,帮你父皇盛汤。”

    睿儿很听话,双手捧来空碗,韩芸汐亲自舀一汤匙鸡汤,放入碗中。睿儿小心翼翼的捧着鸡汤放在桌上。

    他什么都没说,随着母后走到百里元隆的位置上,赵嬷嬷立马捧着鸡汤跟过来,而沐灵儿也紧随其后,当着众人的面前,将百里元隆桌上所有餐具都打开。

    一桌子美味,却不见鱼肉果蔬,只有加了香料的清汤寡水。百里元隆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探头看过来,事实却全摆在他面前。睿儿亲自端来一个空碗,韩芸汐又亲自舀了一汤匙鸡汤。

    这一幕,让震惊着的大家都非常不解,揣摩不透韩芸汐的用意,也不敢多揣摩。从百里元隆开始,一路往下,在赵嬷嬷和沐灵儿的协助之下,韩芸汐和睿儿将所有离席跪地大臣的餐具全都打开,全都留下一汤匙鸡汤给他们。

    走了一圈,最后她们回到龙非夜面前,那鸡汤也已经见底了。赵嬷嬷恭恭敬敬地讲那一锅炖烂了的鸡肉和药材放在龙非夜桌上。

    赵嬷嬷和沐灵儿退了下去,韩芸汐牵着睿儿又跪回去。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看着这母子俩的一举一动,无疑,哪怕是他们的一个小小动作,都足以在众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韩芸汐认真道,“皇上,太子周岁之礼为大礼,不可废!何谓礼?臣妾以为,与民同乐为礼,与民同苦亦为礼!今,北有天灾,百姓疾苦,太子周岁宴之礼,便是与民同苦之礼!今日宴席,臣妾只吩咐火房准备了一锅全鸡汤招待皇上同诸位大臣,以此告天下,我皇家,朝廷皆心系百姓疾苦,时刻惦念北方灾民。”

    龙非夜认真点着头,而韩芸汐百里元隆一党和萧家党十多位高官重臣基本都是汗流浃背,四肢发虚,心更虚!百里元隆那脸色苍白得都无法形容,百里丽香方才至今那惊愕的表情都还僵硬在脸上,迟迟都缓过劲来!

    然而,也有不少人跪着的大臣都面露喜色,对皇后又重新敬重了起来。

    韩芸汐接下来的一番话,又一次出乎众人的意料,让百里元隆一党和萧家一党更加措手不及。

    韩芸汐说,“皇上,臣妾近日从沐灵儿处得到食物香料。故以香料煮汤,借太子周岁宴之机,考验了众臣一番。臣妾私以为,今日但凡敢离席直言劝谏者,皆是心怀百姓,忠良之臣。”

    这……

    韩芸汐这是在嘉奖他们吗?不追究他们污蔑皇后的大罪了吗?

    百里元隆朝萧安看了过去,萧安也朝他看过来,两人更是害怕了!

    韩芸汐要是追究他们污蔑的责任,他们还能以不知情者不罪来申辩,还能以宁死也要直言劝谏来表气节。

    可是!

    韩芸汐居然玩了这么一手,嘉奖他们?

    这太令人不安了!

    韩芸汐到底要玩什么把戏呀!

    别说百里元隆了,就是老谋深算的萧安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不透这位皇后的手腕。

    不知彼,如何斗?如何胜?

    这一刻,百里元隆和萧安都真正畏惧了,打从心底畏惧起韩芸汐。

    百里丽香是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脑袋都有些懵,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已经打乱了她所有计划,所有安排!

    除了跪着,她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该怎么办了。

    跪着的人,有人惊恐,有人欢喜。而坐在原位的人,也是心情不也的。那些知情者,自然是不会害怕,而那些不知情者的恐惧未必比百里元隆和萧安小。

    虽然皇后娘娘只说跪下的人是正直的良臣,没有说他们这帮坐着的人如何如何!可是,相较之下,他们就成了明哲保身,甚至助纣为虐者了!

    一场周岁宴,一桌空宴席,几乎把大臣们的立场,作风都摸遍了!

    “都平身入座吧!”龙非夜冷冷说。

    皇后和太子站起来入席之后,诸大臣才拜谢帝后,起身回到座位上去。

    龙非夜端起只有一口鸡汤的碗来,笑道,“这是朕登基以来,喝过最好喝的汤了。”

    他一口喝光,“众爱卿,都尝尝吧!”

    有鸡汤的人,纷纷站起来端起碗来喝,而哪些没有分到鸡汤的人,也都站起来,却大多一脸尴尬。

    喝完了鸡汤,大家都以为龙非夜回发难那些明哲保身者,可是,龙非夜居然没有。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大家都很不可思议。

    百里元隆和萧安更不敢相信皇上和皇后会这么轻易作罢。百里丽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连忙朝一旁的一个小太监使眼色。那小太监点了点头,便匆匆退下。

    可是,人刚到门口,就被徐东临给拦下了。

    “着急着去哪呢?”徐东临问道。

    “奴才……奴才去小解。”小太监唇齿都颤抖了。

    “小爷我刚好也要去,一道呗。”徐东临说道。

    小太监的慌张全写脸上,胆怯地跟徐东临去来一趟茅房就回来了。

    “还有别的事吗?”徐东临问。

    “没,没,没有了。”小太监直摇头。

    “那就回去伺候着吧。皇后娘娘可是点了人头的,谁敢中途跑掉,那可是大罪!”徐东临冷声警告。小太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回去。

    宫里的事,传到外头去是需要时间,需要经过不少人口口相传的。这场周岁宴的铺张浪费都已经真相大白了。可是,宫外头闹事的百姓们不知情呀!

    这小太监刚刚就帮百里丽香传了一个消息出去,这会儿消息已经送到那帮闹事的读书人那了。

    天知道他们会闹成什么样子呀!

    小太监到殿内,想给百里丽香使眼色,可惜,百里丽香一直没有回头。而此时,全场一片安静,太子正要开始抓周。

    宽大的桌上,摆满了各种东西,一共六十六种,有印章、各种经籍,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吃食、玩具等。睿儿正站在桌子前,看着一桌东西。

    太子早慧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就算太子不早慧,在抓周之前,皇后也会训练好他,让他只抓印章。

    所以,大家都不关心太子会抓什么。大家的心思依旧在刚刚那件事上,那些明哲保身者,全都揣测着皇上将会如何处置他们。而百里元隆之党和萧安之党,则至今还在惶恐,揣测韩芸汐到底想干什么。

    原本就一场晚宴而已,大家被折腾得又饿又惶恐,可谓身心俱疲呀!

    然而,韩芸汐和龙非夜,还有顾七少他们则都看着小睿儿,十分期待。

    韩芸汐并没有交代小睿儿要拿什么东西,而龙非夜则告诉小瑞瑞,喜欢什么就拿什么。睿儿要是不喜欢印章,将来不想继位,他也随睿儿自由。反正,韩芸汐还年轻,总能再为睿儿添些兄弟的。

    大家之所以会这么期待,一来是真的不知道睿儿会拿什么,二来嘛……

    韩芸汐和龙非夜打了赌,顾七少和顾北月打了赌,唐离则和宁静也打了赌!

    满大殿的身心俱疲,惶恐不安,心全悬在半空中的文武百官要是知道主子们居然有闲情逸致打赌,大家会是什么心情?

    睿儿,会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