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49章 夜汐番外:杠上

2018-07-03 18:21:06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的国库穷,皇帝不穷,大臣们更不穷。

    国库的开支不足,皇帝的私库便要不断地倒贴,若有朝一日,皇帝的私库也撑不住庞大的财政开支。那时候,财团们的气焰势必会更加嚣张的。

    赋税制度的改革是势在必行的,可是,要改革赋税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前不久户部才提出将江南的茶叶和烟草税收提高一些,江南那些种茶大户和烟草大户立马就又意见了。

    赋税制度改革这件事没个两年三年,是定不下来的。

    没有税赋,国库和皇家私库的钱就没地方来。

    江南那些财团们一反对赋税制度,二又不主动捐献,三还要享受各种爵位的俸禄福利,龙非夜早就恼火了了。太子周岁宴要竞拍贺礼的主意是韩芸汐想起了的,但是,龙非夜打算借这个机会,狠狠地坑那帮财主一把。

    顾七少开了三千万两的高价,在场一片寂静。

    定国公萧安蹙着眉头,似乎在琢磨什么,而南方军区的大将军萧栋则一而再给他使眼色。

    萧安一开始不明白萧栋是要他出价,还是要他别出手。然而,当萧栋朝那两个空出的次座看去的时候,萧栋立马就明白了。

    前不久西边发生了一件事,西部有一个做皮革买卖的大商人人称陈老板,以女儿的名义,给北历灾民捐献了一大批皮革马甲,帮灾民们御寒;又给皇都那边捐献了一千万两银子,说是请建造工人们喝酒。

    皇都的建造工作需要大量的劳工,有军队里调派过来的,也有民间征招来的。军队里的士兵有固定的饷银可以发,所以不必支付工钱,而哪些民间征招过来的壮丁,则是需要按时发给工钱的,这工钱自是来自皇家私库。

    唐子晋终究是龙非夜的亲舅舅,系疼皇家私库的银子,自己从唐门开支不少银子来贴补了不少额外的开销。

    陈老板这一千万说是酒钱,其实就是捐献。陈老板还说得特好听,说是劳工们为大秦皇都不辞辛劳,他年事已高,不能亲自参与其中非常遗憾,所以出资请劳工们喝酒,也算是尽一份心,一份力。

    这事一出,龙非夜立马就给封了一个县公的爵位,以表嘉奖陈老板忧民之心。

    萧安循着萧栋的视线,朝那两个空着的次座看去,联系陈老板那件事,他的心还真就动了!

    这等规格的宴会,每一个座位都是安排好的,岂会有空位。这宴会都快结束了,次座上那两个空位却依旧空着。

    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真的像大家猜猜的,皇上有心在近日的宴会上,册封郡王吗?如果他今日表现好了,是不是会想西部那位陈老板一样,得到敕封?

    萧家真的不缺银子,但是,缺地位。区区一个国公的头衔,没有让萧安感到骄傲,反倒觉得是低人一等。

    他本就动摇,在萧栋一而再的催促之下,他终于开了口,“五千万两!”

    萧安这话一出,全场便更加寂静了。

    其实,在场还是有些人在犹豫的,可是,萧安都开了口,谁还有底气跟他竞争呢?

    “萧家主果然慷慨。”龙非夜夸了一句。

    萧安连忙站起来,“微臣不敢在皇上面前造次,不过是想为北历灾民尽一份绵薄之力。”

    “呵呵,我大秦若多几个像陈县公,定国公这等忧心忧国之人,朕的头发也能少白几根了。”龙非夜打趣地说,心情是好了很多。

    龙非夜的话很少,长话更少。

    他这句话一出来,下面的人能揣摩个半天。

    萧安一听皇帝提了陈县公,心下便更激动了,竞拍下七号茶庄的决心就更加坚定。

    顾七少压根不知道陈县公的梗,更不知道龙非夜留了两个次座的真正用意,他就知道,萧安敢跟帮龙非夜他抢七号茶庄,那简直是找死!

    “六千万俩!”顾七少大声说。

    话音一落,全场众人便都傻了眼,这手笔未免也太惊人了吧!七号茶庄占地可不大,顶多算是个中等规模的茶庄呀。

    六千万白银在云空大陆如今的经济局势下,那简直是天价了。大家都知道顾七少有钱,但是,万万没想到顾七少这么富!

    韩芸汐和顾北月,唐离他们齐刷刷地朝顾七少看去,心里头都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万一萧安不再继续加价,顾七少就会成为龙非夜这次阴谋里最大的冤大头呀!

    可是,令众人意外的是,萧安毫不犹豫得继续加价。

    “八千万!”

    萧安还是很客气的,“豫王殿下,臣下难得有机会为北历灾民献一份心,还望您承让。”

    顾七少本就很不爽了,更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他挑眉睥睨过去,高高在上地说,“让什么让?九千万!”

    终于,全场众人再也憋住了,哗然一片!即便韩芸汐他们几个,也都没想到顾七少这么有钱!不过,细细想来也不奇怪,顾七少在三途黑市三巨头之一,早年的药材和茶庄买卖更是暴利。

    更重要的是,顾七少和龙非夜不一样,和其他财团家族都不一样吗,顾七少孤身一人,一人温饱全家温饱,他的开销跟龙非夜和那些财团比起来,应该是最少的。

    不得不说,萧安也非常非常意外,不得不重新审视审视顾七少这大秦唯一的亲王。

    两亿,可不是小数目了。

    萧安坚定的心开始了一些动摇,如果他继续开价,用九千万以上的白银换一个郡王头衔,他当然是乐意的。

    可是,他担心的是,他跟顾七少这么斗下去,最后竞拍场会不断被太高,高到失控的地步。

    当然,如果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仍旧愿意花银子换郡王的头衔,关键是,他并不敢完全肯定,他捐了银子,皇上心情一好,就会赐个王爵。

    萧安,犹豫了。

    “还有人敢跟本王抢吗?”顾七少大大咧咧地坐着,嚣张地问。

    全场鸦雀无声,萧安和萧栋对视,眉头紧锁。

    “朕!”龙非夜忽然开了口。

    一时间,大家都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顾七少也没明白过来。

    “一亿。”龙非夜这话一出,众人从明白他什么意思。

    他竟也参与竞拍!

    赈灾的银子都是户部从国库划拨出去的,皇家私库并不支付这笔帐,只是以皇室的名义捐献过几笔银子。

    龙非夜这一亿,可是要从皇家私库里拿的呀!

    说是随意竞拍,不必拘于礼数,可谁敢跟皇上直面较量?

    萧安是绝对不敢的。

    但是,顾七少绝对敢!

    “一亿一千万!”顾七少立马加价。

    “一亿两千万!”龙非夜紧跟。

    “一亿三千万!“顾七少不甘示弱。

    “一亿五千万!”龙非夜寸步不让。

    ……

    全场寂静得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龙非夜和顾七少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几乎快到吵起来的地步了。

    众人都惶恐不已,可是,顾七少非但没有让步,反倒步步紧逼,竞拍价格一路飙到了令人咂舌的两亿叁仟万两白银。

    韩芸汐和顾北月他们都看呆了,画风不应该是这样的呀!这两个家伙怎么内斗起来了?他们这么斗下去,萧安哪来的表现机会?

    他们会被萧安吓跑的!

    “两亿五千两!”龙非夜拍了桌子。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惊了。她知道龙非夜花得起,可也不能花得这么冤枉呀!说好了今天的坑别人的,他怎么坑了自己的私房钱了?

    龙非夜都拍桌子了,大家更加的惊恐。

    可是,顾七少简直是藐视君威,他说,“两亿六千两!”

    一时间,众人全都朝他看过来,之前还不少人不满他被封王,可是,见识了他的大手笔,还真有不少人佩服。

    龙非夜没有像刚刚那样,立马加价,而是冷冷地和顾七少对视。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任谁都闻得到!

    寂静中,紧张中,忽然,萧安站了起来,大声说,“禀皇上,老臣斗胆再加一千万两,两亿七千两。”

    这……

    萧安在顾七少加价之后,加价,这算是跟顾七少争,不算是跟龙非夜争吧?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用了“斗胆”两个字。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冷笑,问说,“定国公如此诚意,豫王,你还加价吗?”

    顾七少觉得龙非夜这话怪怪的,他也没多想,反正,不管怎么样,七号茶庄不能落到别人手上,他没多想便又要加价。

    而这个时候,顾北月偷偷拉住了他的衣袖,低声,“小七,够了。”

    够了?

    顾七少瞬间惊醒,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圈套!

    他沉默了片刻,立马心意阑珊地扬手,说,“得了得了,定国公家银子多,大家都知道!本王就不跟他争了!”

    “哈哈哈!”龙非夜大笑起来,心情似乎非常好,他朝群臣看去,“还有人加价吗?”

    谁敢呀?

    谁能呀?

    再也没有人出声了,萧安看着龙非夜心情极好的样子,一直紧张着的心多少放松了一些。

    他一直在纠结,一直在琢磨,也一直在评估,其实,他都快放弃了。但是,看到顾七少把皇上惹成那样,他就豁出去了。

    只要他压倒顾七少的价格,必定会讨皇上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