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50章 夜汐番外:次座

2018-07-03 18:21:06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的笑声,让萧安非常满足,让他非常肯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也让他更加期盼自己能被册封更高的头衔。

    “既没人加价,那朕宣布,七号茶庄由定国公竞拍得,所得款项皆捐予北边灾区!来人,把地契给定国公送去。”

    龙非夜这话一出,萧安连忙道,“皇上,臣不过是想为北历灾民尽一份绵薄之力,七号茶庄乃豫王赠与太子的礼物,臣不敢觊觎。”

    萧安说着,接过地契,亲自呈到太子面前去。

    小睿儿看了看父皇,又看了看母后,还朝太傅顾北月看去了,迟迟没做声。

    龙非夜和韩芸汐也都不表态,顾北月只是冲睿儿微笑。

    “太子殿下,这是萧家的心意,还望太子殿下笑纳。”萧安恭敬地说。

    小睿儿表情严肃地看着他,似乎在想什么。

    萧安耐着性子,弯着腰,等着。而众人也都看着,心下唏嘘不已。

    唏嘘的无非是萧家的财富,大秦国库那么穷,萧家竟能富,这萧家的风头是不是出得有些过了?

    唏嘘的无非是萧家对太子的讨好,南方的权贵都盯着皇后,贵妃的位置,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萧家主居然会在太子周岁宴上如此献礼,他老人家糊涂了吧?

    萧安的心思全在次座的空位上,他正沉浸在自己封王的美梦中,还真没有考虑那么多。

    终于,小睿儿伸出手来,接过那份地契。

    小睿儿说,“父皇,儿臣喜欢他。”

    龙非夜大笑,“朕也喜欢他!朕相信,北历的老百姓们也会喜欢!来人,拟旨,晋封定国公为郡王,封号为定。”

    这话一出,众人更是被惊吓到了。

    萧安先是一愣,随机高兴地连忙后退跪拜谢恩。

    就这样,萧安从国公晋生为了郡王,当场就坐到了次座那两个空位的其中一个去。

    不得不说,在场众人,包括南方派系的不少高官都看不透如今这局面了。

    接下来又竞拍了几样东西,萧安和顾七少都没有出声了,把机会留给了他们大臣,龙非夜当初册封了两个国公出来。

    原本是四国公,如今除去晋升的萧安,加上两位新的国公,便为五位国公。

    看着次座上最后一个位置,大家纷纷想起了百里家族来,难不成,哪个位子原本是给百里元隆准备的?

    皇上虽然变法子坑大家的钱,可事情绝对不止坑钱这么简单。今日捐献过五千万的人不少,可是,皇上却偏偏封了两个国公。为何是两个,不是一个,也不是三个?

    周岁宴之后,百里家族一定会被处置的,大秦的时局怕是要变了。时局一变,众人的立场便又要改变了。至今饿着肚子的众人心情都沉重不已。

    当左右贺礼被竞拍之后,龙非夜便道,“来人,把今日的礼单和竞拍价都列出,公告天下!群臣慷慨,是朕和太子福气,更是北边老百姓们的福泽!”

    大家的心情原本都是沉重的,一听这话,江南派系和百里派系中,那几位送普通礼物的高官一个个都快哭了。原以为能借皇后铺张浪费之名,省一笔钱的。可如今却成了这样。

    老百姓怎么会知道周岁宴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细节?这礼单传出去,他们还不得被骂小气,寒碜?

    坑!

    简直是太坑人了!

    不管什么人,权势在大,家底再厚,想在这对帝后面前站到一点点便宜,都是不可能的!

    就在周岁宴结束的时候,一直隐身在一旁的沐灵儿终于走了出来。

    她在殿中跪下,双手呈上了一个红包,“皇上,皇后娘娘,太子殿下,灵儿也像为灾民献上一份心意。这是皇后娘娘过年赐予的红包,是皇后娘娘给的第一个红包,灵儿原本藏着留作纪念,如今将它同竞拍款一并献上。灵儿希望这份心意能温暖北边的老百姓们。”

    顾七少纳闷了,沐灵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从多久没见,真长大了吗?

    一个红包能藏多少钱?可是,她这么一说,还真就是一份沉甸甸,特别有意义的心意了。

    “哈哈,皇上,咱们家灵儿长大了呀!”韩芸汐笑了起来。

    一个“咱们家”把沐灵儿的地位太高到众人都不敢轻视的地位。

    这时候,殿内的几位夫人便都面面相觑起来,要知道,她们今日都带了空红白来的,原本怎么办那这件事打一打皇后的脸。

    可是,百里丽香入狱之后,她们几个就都收敛了,不敢放肆。

    沐灵儿把红包献出来,宴会结束之后必定会有群夫人小姐跟着献出来,她们那些空包,可怎么办呀?

    坐在萧栋身旁的萧夫人着急了,“老爷,怎么办?”

    “回去说!”萧栋不悦低声。他正沉浸在萧安封王的喜悦中,哪还顾得上红包那种小事情了。

    就这样,太子的周岁宴以沐灵儿捐献红包而告终。

    龙非夜他们几个离场之后,众人大臣们从纷纷离开。

    一道宫外,一帮人大臣们便都围着萧安道贺,里头不乏原本支持百里元隆的人。这让百里元隆的两位亲信,看得特别气愤,连夜就去了百里军府告状。

    百里元隆还昏迷不醒,百里茗香眼睛都哭红了,亲自守着,百里齐聿出来会客。

    百里齐聿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

    “茗香,你去求求皇后娘娘……”

    百里齐聿的话还未说完,百里茗香就厉声打断了,“我不去!你们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皇后娘娘待萧家向来不薄,哥,父亲和大姐糊涂,难不成你也跟着糊涂吗?”

    太子周岁宴,给百里家的请帖邀的是父亲和哥哥,以及家眷,并没有指明具体的人。她有资格参加,大姐也一直催她来。可是,她故意掐准了时间,等宫里开宴了从进城。

    她何尝不想参加,何尝不想见一见皇上和皇后娘娘,见一见小主子,也见一见太傅和灵儿姑娘他们。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去,留在了家中。

    曾经的热闹,也能算上一份,如今的热闹,都跟她没关系了。

    有幸活下来,便是她此生最大的热闹。

    百里齐聿愣住了,从来就没见过这个妹妹发过脾气。

    “茗香,父亲和大姐的脾气你都知道,我拦得住吗?”百里齐聿无奈反问。

    “皇上的脾气你也知道,我能说上什么话?“百里茗香问道。

    “你去求皇后娘娘呀!只要皇后娘娘肯开恩,皇上一定会开恩的!”

    对于百里齐聿,对于整个百里家族来说,百里茗香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妹妹,就当哥哥求你,你现在就进宫去!等明早皇上上朝了,就来不及了!”

    百里茗香摇头,“你们果然不懂她!哥,皇后娘娘是不会见我的。”

    “你!“百里齐聿气结,“妹妹,你知不知道萧安被封为郡王了!这一次,咱们被萧家算计了!你去跟皇后娘娘说,煽动民愤那事,萧家也有份!是萧家人来教唆大姐的!”

    百里茗香面无表情,原地不动。

    百里齐聿都快急疯了,而这个时候,百里元隆却忽然醒来,怔怔得看着百里齐聿,“你,你……你说什么?”

    “父亲醒了!”百里茗香要去把脉,百里元隆却挥开她的手。

    “封王……谁,谁封王了?”百里元隆死死地盯着儿子看。

    百里齐聿虽然不愿意说,可是,面对父亲这样的目光,他不得不说。

    “父亲,皇上把太子收的礼都竞拍了,萧安出了大把银子讨皇上开心,皇上当场晋封他为郡王。”

    这话一出,百里元隆就怔住了,半晌才喃喃问,“萧安……萧安坐到次座上去了?还有……还有谁?”

    “父亲,那两个空着的次座,一个给了萧安,另一个一直空着。”

    百里元隆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怔,忽然高呼了一声,“主子,老臣错了!错了!老臣……”

    话还未说完,他便喷出一口鲜血来,眼睛一瞪,手垂落而下,断了气。

    “父亲!”

    “父亲!”

    百里茗香和百里齐聿始料不及,百里茗香扑了过去,嚎啕大哭,“爹爹!爹爹……”

    百里齐聿重重跪倒地上去,整个人都懵了。

    爹爹……去了?!

    百里齐聿也不知道愣了多久,最后从起身来,交待下人去宫里报丧。

    此时此刻,韩芸汐和龙非夜他们一群人才刚刚吃过夜宵,都还没睡呢。

    顾七少打赌输给了顾七少,他非常不甘心,硬是说顾北月作弊,提前教睿儿拿印章。

    顾北月到底有没有教过睿儿,大家都不知道。顾七少把睿儿抱在怀中,问了好几次,睿儿都不说。

    正要龙非夜和韩芸汐打赌,唐离和宁静打赌也没分出胜负来,而沐灵儿也特别像打赌。于是,韩芸汐便令人把那六十六东西都拿过来,要睿儿重新抓一遍。

    睿儿偷偷地冲母后翻了一个白眼,天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呀。但是,他还是很配合的。

    既是重新打赌,大家便重新选择,而赌注倒没有变。

    小睿儿对着六十六样东西发呆,几个大人却各自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猜猜的东西,写完了交给赵嬷嬷。

    沐灵儿是新加入者,她看了七哥哥一眼,笑着说,“七哥哥,我也要跟你赌呀!”

    顾七少心下狐疑,在大殿上这丫头没缠过来,也不奇怪。他原以为回来之后,这丫头会立马缠过来质问他当初为何跑掉,可是,她居然没有。而且,那态度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别说,沐灵儿这态度,让顾七少反倒不安了。

    “七哥哥,你敢不敢呀?”沐灵儿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