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54章 番外:不勉强

2018-07-03 18:21:04Ctrl+D 收藏本站

    赵嬷嬷是帮那厨子头来询问皇上,他赏赐的面在哪里。

    然而,当她看到皇后娘娘面前那一碗糊状物,她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赵嬷嬷不仅仅是老宫夫,而且还是拥有二三十年实战经验的老厨娘,如果不是事先知晓一切,她还真看不出来这一碗糊状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用什么原食料煮出来的。

    “赵嬷嬷,你说,这是什么东西?”韩芸汐认真问。

    她暗暗想,要是有人能看出这是面来她就吃到一滴都不剩。龙非夜冷冷看着赵嬷嬷,也不作声。

    赵嬷嬷蹙起眉头来,认真看,半晌没做声。

    “仔细瞧瞧!”韩芸汐又说。

    “是!”

    赵嬷嬷装某做样起来,小心翼翼端起面糊来,认真嗅了一下,“嗯,真香呀!这里头一定是加了鸡汤的。还是老母鸡。”

    韩芸汐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不比赵嬷嬷说,刚刚龙非夜亲自端过来的时候,她大老远就闻到了那股毕生难忘的味道了。

    “赵嬷嬷,那你看着是鸡肉糊,还是……”

    韩芸汐说着,意味深长地瞥了龙非夜一眼,龙非夜仍旧闲适地坐着,不动声色。

    反倒是赵嬷嬷,早就留心到皇后娘娘的每一个眼色了。

    如果,她一下子就说出这是面糊来,那么多假呀!所以,她只能一步一步来了,只希望自己最好说出面糊来的时候,皇后娘娘会心服口服,而不是怀疑她去过火房。

    赵嬷嬷装模作样又看了好一会儿,才一脸谨慎地说,“这,应该不是鸡肉糊。”

    “那是什么?”韩芸汐继续问。

    “皇后娘娘,可容老奴舀一勺,看看?”赵嬷嬷又问。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负责,说道,“也好,我和皇上打赌,你可得看仔细了。”

    “这,这……”

    赵嬷嬷惶恐了,“老奴怕胜任不了。”

    “赵嬷嬷,你掌厨多年怕什么呢?”韩芸汐一边说,一边亲自舀起一匙来,递到赵嬷嬷面前去,“呐,看清楚了!”

    赵嬷嬷接过头,左瞧瞧,右瞧瞧,正要开口,韩芸汐说,“看什么呀,尝尝呗。”

    这话一出,赵嬷嬷就吓得连忙下跪,“皇后娘娘,饶了老奴吧!这可是皇上亲自给您下的面呀!老奴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不敢尝一口!”

    韩芸汐刚刚故意说了“打赌”两个字,就是在试探赵嬷嬷了,赵嬷嬷这个老宫奴,伺候了她这么久,居然还敢在她面前唱戏!

    赵嬷嬷明明知道她和龙非夜赌了“吃面条“的赌注,面对这碗糊状物,赵嬷嬷怎么着也得联想到“下面条”的事了吧?

    她居然还装傻!

    “原来你知道这是面呀!”韩芸汐笑呵呵地说。

    赵嬷嬷都快哭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在皇后娘娘面前装傻,哪一次不是因为皇上呀!若不是皇上在背后撑着,她就算真有一百颗脑袋,她也不敢说一句谎话呀!

    刚刚皇后娘娘一开口问她这碗面糊是什么东西,她就知道皇后娘娘不想吃,要耍赖了。

    “赵嬷嬷,你说说,你是怎么看出这是面的?”韩芸汐又问。

    赵嬷嬷终于忍不住了,认真说,“皇后娘娘,这可是皇上第一次亲自下厨,煮出如此喷香的面来,皇后娘娘该珍惜。这可不是随便的人能有的福气!”

    韩芸汐愣了,赵嬷嬷这是教训她妈?

    龙非夜还是不说话,但是,嘴角分明微微勾起,十分满意。

    韩芸汐沉默了片刻,便起身来,恭恭敬敬地下跪,“皇上恕罪,臣妾知错了。”

    龙非夜蹙起眉头来,他的皇后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呀?

    “吃错能给,就好。吃吧。”他淡淡说。

    韩芸汐起身来,一脸失落,挨着龙非夜坐下,挽住了他的手臂。

    赵嬷嬷连告退都没有,急急从一旁偷偷溜走了,还帮忙带上门。如果这会儿徐东临和楚西风在的话,她一定找他们两人打赌。她敢保证,皇上是舍不得让皇后娘娘吃那碗面糊的,因为,皇后娘娘那架势,分明是要耍出女人最有杀伤力的杀手锏,撒娇!

    是的!

    韩芸汐在撒娇,她挽着龙非夜的手臂,靠在他身旁,可怜兮兮地说,“皇上,臣妾知错了,你饶了臣妾吧?”

    “哪错了?”

    龙非夜虽然一动不动地端坐着,可是,嘴角的弧度早就出卖了他。

    “臣妾不应该不知好歹,胆大包天跟皇上打赌。”韩芸汐答道。

    龙非夜笑了笑,反问到,“不是朕找你打赌的吗?”

    打赌这件事是这样的,龙非夜随口问了韩芸汐一句,好不好打赌,韩芸汐就特别兴奋地说好。

    然后,唐离他们在次座上都偷听到了,纷纷效仿。

    “所以臣妾是大错特错了。臣妾不知天高地厚,乱质疑皇上的英明决断。臣妾不敢跟皇上打赌,理当直接认输的。”韩芸汐又道。

    龙非夜哈哈大笑起来,手习惯了一般,搂住她的肩膀。

    “皇上,臣妾真的知错了,皇上就饶了臣妾这一回吧?”韩芸汐赶紧求。

    龙非夜笑而不语,迟迟不作声。

    韩芸汐开始撒娇起来,搂住龙非夜的脖子,埋头在他脖颈间轻蹭,“非夜……”

    再巧舌如簧的恳求,都不如她在他耳边"qing ren"呢喃般的一声,“非夜”。

    龙非夜转过头,轻轻地亲吻她的头发,除了笑,还是笑。

    开心,就是他此时此刻的最纯粹的心情。

    “不吃了,好不好……好不好呀?”韩芸汐有些急了,“你别笑呀,你说话呀!”

    “非夜,你说话呀!”

    “你给个话,成不!”

    韩芸汐都捧住龙非夜的脸了,他还是不出声。

    韩芸汐的撒娇到这程度已经继续不下去了,她气呼呼地看着他,直接给印了一吻。

    “说话呀!”

    龙非夜大笑不已,大手拢住韩芸汐的后脑勺,霸气得吻了下去!吻得两人差点就从暖塌上翻下来。

    就在这寝宫的外厅,龙非夜将韩芸汐给就地正法了。

    活动完筋骨之后,韩芸汐只想窝在他怀中睡觉,早就把面糊的事情给抛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龙非夜却柔声对她说,“把那碗面热一热,尝一口可好?”

    “不好。”韩芸汐喃喃回答。

    “就尝一口,乖。我第一次做的。”龙非夜还是很认真的。

    韩芸汐从他胸膛上抬起头来,认真问,“我第一次下面,你不也没吃?”

    “我做的比你香。”龙非夜认真说。

    “香也不一定好吃!”韩芸汐急急反驳。

    “就试一口。一口!”龙非夜依旧认真。

    韩芸汐看的出来,龙非夜并非要借着打赌的事要整蛊她,而是对自己那碗“面”很有自信。

    可是,这家伙到底哪来的自信呀?

    别的不说,就淡淡整蛊鸡肉的香味,她就闻到了肉腥味,这家伙一定没有放姜!

    “你先尝尝!就一口!”韩芸汐又道。

    龙非夜无奈,只能令人去把面糊热了送过来。

    就在韩芸汐无比期待的注视之下,龙非夜吃了一口自己下的面。就一口而已,他立马就给呕了出来,呕出来了还不够,还喝了一大杯水漱口。

    这么多年了,韩芸汐总算在龙非夜脸上看到他自己嫌弃自己的表情!

    龙非夜默默地去把整碗面倒掉了,他也不知道要跟韩芸汐赌什么,于是就想到了韩芸汐上一回下面的事。

    虽然他不懂,可是,怎么着也能比韩芸汐做出来的好吃吧?他本想借这个机会,笑话笑话这个女人,顺便催一催她却学点厨艺的。

    谁知道……

    龙非夜回来的时候,韩芸汐心情大好了,她抱住他,笑呵呵说,“龙非夜,你看,你和我之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从来都不勉强自己,对吧!”

    他不喜欢,不想吃她住的面,就是不吃,她也是一样的。

    伴侣之间,其实没有必要以爱之名来种种勉强。

    龙非夜轻轻抚拍着韩芸汐的后背,淡淡道,“有理。不过,这一回,还是你赖账了。记账。”

    “你要不要这么精呀?”韩芸汐无奈至极。

    两人怕吵着睿儿,并没有回到内屋去,而是在外屋相依偎着小憩。

    就这样,韩芸汐躲过了一劫。

    然而,火房里的那些厨子们却是苦不堪言呀!

    龙非夜就盛了一碗面糊走,留在锅里的有一大堆,那些厨子们一人一碗都还又剩。

    这面糊,没有加任何调料,纯粹就是把面条和鸡肉给炖到烂。

    这味道,可想而知呀!要知道,这是皇上赏的东西,吃了是绝对不能吐的,只能硬吞下去!

    看着锅底那些剩下的面糊,厨子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想吃。可是最后,厨子头还是令他们分食了。

    翌日,火房里就剩下赵嬷嬷一个掌勺,因为,这些厨子吗一看到面,一看到老母鸡一个个都忍不住想吐。当然,这是后话。

    天还未,龙非夜正要准备早朝,却听到了一个噩耗。

    百里元隆,死了!

    徐东临在门口禀的时候,韩芸汐刚刚要伺候龙非夜换朝服。

    “什么?”龙非夜怔住了。

    韩芸汐手中的朝服落地,目瞪口呆……

    龙非夜迟迟都没有缓过神来,韩芸汐急急问,“怎么回事?行刺吗?”

    “禀皇上,皇后娘娘,死因不明。说是晚上从宫里回去之后,又吐了血。”徐东临认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