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55章 夜汐番外:上朝

2018-07-03 18:21:03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元隆死了?

    听完徐东临的禀告,龙非夜终于出声了,确切的说他是失控了。

    “徐东临,叫顾北月过去,马上!”

    龙非夜扯来外袍披上,立马推门而出。韩芸汐只是百里家族对于龙非夜的意义,只是,她也没想到意义会这么大。

    自小护他到大的仆,自小守他到大的长辈面,在他心中的分量,怎么会轻?

    即便他从来不说,从来不表达,可是,有些人有些事,他都藏在心底呢!

    韩芸汐拾起龙袍就追了出去,在寝宫的宫门口拦下了龙非夜。

    “马上就早朝了!皇上!”韩芸汐认真说,“皇上”二字,说得极重。

    昨日太子周岁宴,坑了萧家那么一大笔,还封了萧安为郡王,今早,若因为百里元隆而不早朝,那么,昨夜的一切就全都白废了呀!

    龙非夜没作声,只挥手让韩芸汐让开。

    韩芸汐非但没有让,反倒将龙袍丢给了龙非夜,“皇上,你应该比臣妾更清楚。今日,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早朝!”

    龙非夜拉住了韩芸汐的手,淡淡道,“芸汐,乖。在宫里等我回来。”

    他说完,猛地一拉,便将韩芸汐甩到了身后去,自己踩了轻功,疾速往前。韩芸汐立马追上去。

    可是,龙非夜的速度太快了,她都追不上。

    就在龙非夜要出宫了,一道白影忽然迎面飞掠过来,立在宫墙上,拦下了龙非夜。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北月。

    顾北月贵为太医,有留在宫中的权利,但是,他昨晚上依旧回了太傅府。

    他也是刚刚从得知百里元隆过世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见到顾北月那白衣俊逸的身影,韩芸汐的心总算安了下来。

    她能说服龙非夜,但是,她追不上他呀,没有说服的机会。顾北月来了,她就放心了,可以彻底地放心。

    韩芸汐没有走近,就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

    也不知道龙非夜和顾北月说了什么,顾北月没有后退,反倒伸手拦在龙非夜面前,一副绝对不让步的姿态。

    龙非夜登基之后,除了春节那几日年假之外,就没有不上朝过。百里元隆过世的消息,想必会在短时间里传遍整个云宁城。

    如果龙非夜不上朝,那么就谁都猜测得出来,龙非夜是去百里军府了。

    若是没有发生昨晚上的事情,龙非夜因为百里元隆过世,不早朝去百里军府,那这非但不会受人诟病,反倒会是龙非夜对手下重情重义的表现。

    然而,经过昨晚上的事情,百里家族可是待罪之身呀,而且还是可能会诛九族的大罪。

    这个案子昨晚上就交给了大理寺,龙非夜在这个节骨眼上表现出对百里家族的重视和关心,萧家一党会怎么想?

    萧家人还不提防着,还不想尽办法要大理石重罪重罚,将百里家族打入永不翻身之地?

    再者,面对煽动民反的大臣,龙非夜没有及时作出惩罚,反倒为之罢了早朝,这如何借机震慑朝中其他臣子?

    昨夜之后,朝中上下便都关注着大理石如何惩治百里元隆,换句话说其实是关注着龙非夜对百里元隆真正的态度。

    这个节骨眼上,龙非夜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龙非夜和顾北月聊了很久很久,韩芸汐一直默默地等着守着。

    虽然一直坚信顾北月会说服龙非夜,可是,当她看到龙非夜转身的那一个刹那,她还真差点哭了出来。

    高兴和心疼夹杂在一起,为龙非夜高兴,也为她心疼至极。

    龙非夜折回来了,落在院子里,韩芸汐双手递上龙袍。

    龙非夜垂着双眸,非常缄默,原地站着张开了双手,韩芸汐连忙伺候他把龙袍穿上。

    他的缄默,让她的心都揪了起来。她不敢问他什么,也不敢多言。

    可是,他穿戴整齐之后,竟还像以前那样,伸手揉了揉她的刘海,冲了她宠溺地笑了笑,“朕的大军机,你上朝吗?”

    韩芸汐先是一愣,随机便大声会的,“上!”

    皇后当然没有权利干涉,可是,韩芸汐不仅仅是皇后呀,还是云空军界的一把手!她当然有权利上朝。

    紫薇大殿上,群臣都已经到齐了,唯独百里元隆缺席。

    百里元隆的位置,就在韩芸汐这个大军机之后,如果韩芸汐没上朝,那么百里元隆便是站在首位的。

    今日,站在韩芸汐背后的是刚刚被封为郡王的萧安。

    再没有了解透彻南方军系这帮人的时候,她曾经不止一次得想过,保持东西秦两阵营的对抗,何尝不是坏事?至少,有对抗从会有平衡,至少,不管是东秦阵营赢了,还是西秦阵营赢了,皇权依旧是巩固的,因为她和龙非夜永远都是一体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宁承会不告而别,至今杳无音信。

    她更没有想到,江南派系的这帮人在两年的云空战乱中,势力壮大到这等地步。一是趁着龙非夜在北方忙,结党起来,掌控了江南诸多要地,二则是这帮人发了战争的横财!、

    此时此刻,百里元隆缺席,萧安站在韩芸汐背后,她的心情只能有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如芒在背!

    群臣都到齐了,早朝的时间也到了。

    龙非夜从一侧走上来,龙袍在身,恍如神祗。从他一贯冰冷的脸上,除了韩芸汐,在场的众人谁都看不出他今日的心情。

    跪拜之礼后,群臣便开始上奏事务,大理寺卿林大人先奏了百里丽香之事。

    “禀皇上,百里丽香已关押在天牢。昨夜微臣亲自审问,百里丽香不愿意多言,恳请皇上亲审此案。”

    林大人这话一说完,龙非夜就拍了桌子,“她有何资格让朕亲审?来人,给朕废了她一品夫人的官爵,削了百里元隆国公爵位!此案,大理寺全权负责审查,但凡有涉足者,绝不轻饶!”

    萧安低着头,眼底一片阴影,也不知道此时在想什么。站站不远处的萧栋,则是一脸得意。

    百里元隆昨晚上过世的事情,皇上一定早知道了,百里元隆都死了,皇上还要削掉他的爵位,相比,皇上是对百里家族失望透顶了。如此一来,他们也不必再白费力气去落井下石。

    不比他们给大理寺那边施压,就皇上这态度,也足以让百里家族永不翻身了。

    原本吏部,礼部的尚书都想禀百里元隆过世一事的,可是,见皇上这等态度,他们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便都不敢出声了。

    吏部禀百里元隆过事一世,是为了让皇上和皇后娘娘尽快补上中部军区的军机大臣一职。而礼部尚书则是想询问,百里元隆的丧礼是否可以以国公爷的规格来。

    就如今这形式看来,百里家族这案子没处理完,他们两个大臣是不会再询问的了。

    权臣都安静着,龙非夜倒是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冷冷问,“还有何事要奏?”

    韩芸汐站在下面,仰望着高高在上,威武庄严的他,心疼之余亦是心生佩服。除了三更半夜为她煮一碗面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这个男人,无论在什么位置,无论面对什么情况,他永远都是这片大陆高高在上的王,也是她永生永世高高在上的王。

    户部禀了北历赈灾的情况,定国公萧安承诺在五日之内,将周岁宴的竞拍款交与户部,作为北历赈灾之用。吏部禀了开春之后,重新开科举之事;兵部则催了唐门的兵械。

    即便四品以上的官员从有资格同龙非夜说话,可是,事情还是不少。

    韩芸汐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站在群臣中,一直仰望着龙非夜。如果这算是一种陪伴的话,那么,这一定是最长情的陪伴。

    早朝之后的,龙非夜还是照常去御书房,接见了几个大臣。

    韩芸汐回宫里,一边陪着睿儿,一边等龙非夜。

    她知道,他忙完了,一定会微服私访,去一趟百里军府的。而顾北月已经先过去了检查百里元隆的死因了。

    就在韩芸汐的等待中,户部那边发生了一件大事。

    昨晚上沐灵儿献上红包捐给北历灾民之后,今早云宁城里那些贵夫人们便都纷纷献上皇后娘娘赏赐的红包。

    这些红包到了户部之后,却被查出了有八封好红包是空的。要知道,这些红包都是没有开封的呀。

    为何会独独八封是空的,其他则是满的呢?

    户部掌管赈灾善款的陈大人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禀也不是,不禀也不是。陈大人一而再犹豫,就找了宫里头的李公公。

    “陈大人,依老奴看,这件不能禀告!那些红包虽然没开封,可是……是不是空的,摸一摸就出来了呀!”李公公低声说。

    “公公的意思是……”陈大人心惊。

    “那八位夫人可都不是一般人物。她们一定早就知道红包的空的,既是空的还特意捐献出来,她们是何居心呀?”李公公反问道。

    “这,这……”陈大人心急如焚,这才明白那些贵夫人们是吧难题踢给他了。

    沐灵儿捐献红包,其他人自然得跟着捐献。这帮贵夫人明知道红包是空,却不拆看,也不明说。

    这分明是逼着户部去找皇后娘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