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56章 夜汐番外:私会

2018-07-03 18:21:03Ctrl+D 收藏本站

    被李公公一劝说,陈大人就更加拿不定注意了。

    当初为了防止贪污,皇上和皇后娘娘都交待过,所有捐献的善款都必须有明白的账目,不管款项有多小,多大,都必须明明白白记录清楚数额,怎么来的,用处掉的。

    为此皇上还专门从六部中抽出一个人来,组成了监督会,专门监督善款的账目,定时将账目公布于众。

    陈大人如果就空红包的事情去找皇后娘娘,他该怎么问呀?万一惹了皇后娘娘不高兴,他的官位都可能不保。

    陈大人如果不去询问皇后娘娘的意思,那这空红包该怎么记录在案呢?

    一旦明明白白记录红包为空,那晚些时候这笔账目和周岁宴上其他善款一起公布出去,这就是给皇后娘娘找麻烦呀!

    皇后娘娘给的红包要是都是空的,那还是很好找理由解释过去的。偏偏,捐上来的近三十个红包里,只有这个八个是空的。那八位夫人的地位都不低,如果是大红包倒不会有人计较,可是,空红包的话,那真就是侮辱了。到时候该得有多少闲言碎语?

    陈大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李公公提醒道,“李大人,那几位夫人胆子再大,也不至于伪造空红包,依老奴看,皇后娘娘这空红包必是……”

    “难不成是给那些夫人们的下马威?”陈大人连忙问?

    李公公不屑而笑,“陈大人,就您这悟性还怎么帮皇上和皇后娘娘办好差呢?”

    陈大人是真的不明白,他掏出了一袋银子来塞到李公公手上,“李公公,还请多多指点,多多指点。”

    李公公收了银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直线,也不再吝啬赐教。他说,“陈大人,皇后娘娘这空红包是探路石呢!你瞧瞧那八位夫人里都有些什么人?皇后娘娘是要对付她们呢,先丢一个空红包试探试探她们的胆子?”

    “原来如此!“陈大人恍然大悟。

    韩芸汐如果知道这二位把她的心思揣测得如此复杂,会做很感想呢?

    “陈大人,这件事既是皇后娘娘和几位夫人之间的较量,你说,你的心向着哪一边呀?”李公公又问。

    “微臣一心向着皇上和皇后娘娘,绝无二心,日月可鉴!”陈大人态度坚决地回答。

    李公公凑近过来,压低声音,“陈大人,老奴亦是一心向主。既是如此,那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自掏腰包……”

    陈大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官明白!”

    李公公又说,“陈大人,你可得考虑好了。这事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可都得你担着责任!”

    “微臣明白的,李公公放心把!”进退两难的陈大人只能搏一回了。

    李公公十分欣慰,“陈大人,你放心,老奴要是有机会见着皇后和皇上,一定会替你好好美言几句的!”

    陈大人连忙作揖,感激不尽。

    “对了,好像还少了两个红包。”李公公随口问道。

    “百里军府那有两封,百里大人昨晚上过世,这会儿府上一定乱着呢!”陈大人无奈叹息。

    午后,户部便将昨日太子周岁宴上竞拍的明细还有高官女眷,各夫人们捐出的红包都理清楚,做成了清晰的账目,张贴公布出来。

    那八封空的红包,陈大人自掏腰包给补上,和其他红包的金额同等。

    这份账目一公布出去,韩芸汐就收到消息了。

    这个时候,她还在宫里等龙非夜呢。

    龙非夜回到御书房不久之后,就派了人去百里军府吊唁,同时教导了大理寺,公事公办,不可徇私。

    这些,当然是做给某些人看的。龙非夜至今还在御书房那边忙碌着,其实,几遍他不忙碌,也不能马上去百里军府。

    他不能公开过去的,只能等夜里,百里军府那边没外人了,他从能过去。

    今日这一整日的时间,对于龙非夜来说只能等,而对于百里家族则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韩芸汐把下人临摹过来的善款账目看了一遍,随手就递给沐灵儿和赵嬷嬷看。

    “姐,这李大人倒是有意思,自己掏钱给填上那几个坑了呀!”沐灵儿笑着说。

    “皇后娘娘,如此一来,咱们准备的那个人岂不……”赵嬷嬷一点儿都不高兴,反倒有些郁闷。

    这李大人自作主张什么呀?

    要知道,皇后娘娘对红包的事情早就有所准备了。李大人这么自掏腰包把这件事给结束掉,多无趣呀!

    韩芸汐因为百里家族的事情,心情沉重着,她现在知道关心龙非夜,只关心百里家族是否能撑过这一日,不会让龙非夜继续失望。

    她早就没心思跟那帮无聊的夫人们多折腾了,她挥了挥手,淡淡道,“且算了吧,本就是不该有的事。赵嬷嬷,你去问问徐东临,皇上忙什么呢!”

    赵嬷嬷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皇后娘娘,萧家的人刚到御书房,定国公和萧大将军一起到的。徐东临说,皇上怕是没那么快得闲。”

    韩芸汐只能继续等。

    没一会儿顾北月就从百里军府回来了。韩芸汐连忙问,“情况怎样?百里齐聿今早都没上朝!皇上派人去吊唁,百里齐聿什么态度?”

    看着皇后娘娘焦急的样子,顾北月无奈而笑。能让她着急成这样的,并非百里家族的事,而是皇上的事。

    “皇后娘娘,百里大人的身子骨本就不好,昨夜打击太大呕了血。昨儿半夜听说萧安封了郡王,一时血气攻心冲脑,就去了。”顾北月叹气,亦是满心的惋惜和沉重。

    韩芸汐跌坐回去,也没说话。

    顾北月又继续说,“百里元隆有四个儿子,百里齐聿虽非长子,却是嫡子,也是军衔最高之人。如今,百里家族该是他说的算。皇上派人去吊唁,他倒是恭敬,只是……”

    “只是什么?”韩芸汐连忙问。

    要知道,百里齐聿的态度,不仅仅关系到龙非夜的心情,更关系到百里家族将来的命运呀!

    “属下试探过一二,百里齐聿的态度还是不明的,他有意要见百里丽香。”顾北月认真说。

    “百里丽香!百里丽香!”韩芸汐怒了,“百里家族里就没男人了吗?”

    “主子,息怒。百里大人那几个儿子都是莽夫,百里齐聿找百里丽香谋事,总比找那些莽夫武将来得好呀!”顾北月感慨道。

    韩芸汐想了一下,急急说,“同我去一趟天牢,越快越好!”

    顾北月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韩芸汐听得出来,百里丽香虽然在牢中,但是,对百里家族将来的命运还是起了不少的作用。

    摸清楚百里齐聿的心思,至少他们可以去试探试探百里丽香。如果有需要的话,韩芸汐不介意把一切都挑明了,跟百里丽香直接谈的。

    顾北月打头阵,安排好了一切,保证天牢里没有其他人,韩芸汐从路面。

    韩芸汐走到牢门口时,百里丽香正跪在地上,埋头在双手里哭泣。

    无疑,她父亲过世的消息她已经收到了。牢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她的哭声,悲凉而凄惨。

    韩芸汐认真看了一眼,就看到百里丽香额头上有一道不浅的口子,流了不少血。

    她和顾北月站了好久,百里丽香都没发现。

    最后,韩芸汐还是出声了,“怎么,害死了你父亲,想一头撞死,谢罪吗?”

    百里丽香猛地抬起头来,十分意外,却很快缓过神来,怒视,“韩芸汐,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父亲,你才是真凶!”

    韩芸汐不说话,特意蹲下来,冷冷地盯着她看。

    百里丽香直接扑过来,趴在铁栅栏上,张牙舞爪,想抓韩芸汐,可惜,韩芸汐距离铁栅栏还有些距离,百里丽香怎么都够不着。

    韩芸汐冷冷地审视她,一言不发,渐渐的百里丽香就自己蔫了,嚎啕大哭起来。

    忽然,韩芸汐怒声说,“百里丽香,哭够了吗?如果你希望百里家族被诛九族的话,就继续哭吧!谁都救不了你们!”

    韩芸汐不是来解释的,走到今日这一部,她特别相信一句话,需要解释的往往是最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也不是来招安的,她是来威胁的,来骂人的!

    如果百里丽香哭够了,她就要开骂了!

    见百里丽香那惊恐的样子,韩芸汐冷冷说,“看样子,你是哭够了。那我就告诉你,以你在周岁宴上的所作所为,绝不可能一个人就能揽下所有罪,别当大理寺那帮人是傻瓜,更别以为萧家同你们合作过,就会对百里家族会有恻隐之心!还有,你父亲的死,也不会影响到大理寺定罪。”

    百里丽香先是一愣,随机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拼命地拽铁栅栏,“这件事我父亲完全不知情,我弟弟也不知情,全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是我!是我……”

    “好!就算是你一个人的罪,那本宫现在就告诉你,这罪轻则诛三族,重则诛九族!”韩芸汐怒声。

    这下,百里丽香重重摔在地上,仿佛……仿佛永远都站不起来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百里丽香从彻底清醒。

    她抬头朝韩芸汐看过来,问说,“那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