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62章 夜汐番外:擒王

2018-07-03 18:20:56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暖阁,安静地令人害怕。

    周老夫人的心,砰砰砰狂跳不止。此时此刻的等待是那样漫长,周老夫人紧张的是夏荷,却还不知道她即将面对的那一碗面,其实比宫女夏荷要可怕很多……很多。

    赵嬷嬷并没有见到皇后娘娘把那碗面煮成什么样子,但是,从夏荷把面汤端过来的时候,赵嬷嬷都忍不住扶额。她偷偷瞥了皇后娘娘一眼,心下默默地想皇上要吃上皇后娘娘亲自煮的面,那得猴年马月呀!

    皇后娘娘都学了好几日了,愣是没有学会擀面。

    这一回,她没有把面条煮成面疙瘩,而是直接把面擀成了面疙瘩,总之,碗里头的还是一碗面疙瘩。用比较形象的话来说,那就一碗清汤,下了几块面疙瘩,下了一根煮烂掉的青菜。

    夏荷很紧张,周老夫人也很紧张,两人的注意力倒没有在面汤上。夏荷紧张得都不敢看周老夫人,周老夫人一手捏住扶手,都快把扶手捏碎了。

    当夏荷把面汤端到周老夫人面前,周老夫人紧张得都没注意到那碗面的异样。

    “周,周,周老夫人请,请……请用!”

    夏荷颤得牙齿都发抖了,她这样子让周老夫人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了。周老夫人可以肯定,皇后娘娘一定是发现了夏荷是她的人,而且掌握了证据。否则,皇后娘娘不会轻易让夏荷出来的。

    皇后娘娘到底掌控了多少证据呢?她还有没有解释的余地,脱罪的余地?周老夫人沉着最后一口气,不主动表露什么。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现在都还摸不清皇后娘娘的底,只能步步为营了。

    她起身来,先跪谢,“臣妇,谢皇后娘娘赏赐!”

    “都说了不必行大礼,赵嬷嬷,赶紧把周老夫人搀起来。”韩芸汐态度客气,笑容无害,仿佛刚刚下毒的人不是她。

    赵嬷嬷把人扶起来之后,拉着周老夫人坐下,亲自递上筷子,“周老夫人,这可是皇后娘娘亲手做的,你可得好好。”

    这时候,周老夫人从认真看这碗面,她愣住了。这……这是什么呀?

    看着像面疙瘩,却又不像。一大碗清汤里,就四五块有拳头那么大的面疙瘩。一直以为韩芸汐不会对她下毒的周老夫人,忽然又重新怀疑其这碗面就是毒了。

    可是,她不得不吃。

    她吃下去,出了什么事,韩芸汐还得给她儿子说法,给江南慕容家和周家说法。她要是不吃,那就是藐视皇后权威,糟蹋皇后赏赐,罪名可小也可大了。

    宫斗,向来不拍狠招,就怕身份不如人,被人以礼数压制。

    韩芸汐皇后的身份,注定了她可以光明正大地斗。

    周老夫人要知道这皇后掌握了夏荷这个细作,她绝对不会进宫来的。

    周老夫人不敢耽太久,只能夹起那拳头大的面疙瘩……吃!

    正常的面疙瘩每一块的大小都非常均匀的,顶多拇指那么大,咬起来特别有劲道,而且,面疙瘩的汤那绝对不是清汤,而是浓汤,需要各种食材熬制出鲜美的味道来。面疙瘩清单,有嚼劲,汤却香浓,可以说是一道很美味的家常菜。

    可是……

    周老夫人就咬了第一口,就发现皇后娘娘这拳头大的面疙瘩,特别粘牙!比麻糍还粘牙。根本毫无劲道可言,也没有优质面粉那种淡淡的麦香味。

    对于老年人来说,最怕吃酸,吃硬,吃粘呀!

    一口而已,就让周老夫人吃得特别费劲,也让她开始考虑起这碗面的味道,忽略了毒不毒的问题。

    “怎么样?”韩芸汐兴奋地问。

    她当然知道面疙瘩不是这么做的,她刚刚把面粉擀成形来,手太酸了,而且时间也不够,索性就砍了几块丢锅里去煮了。

    周老夫人抬头看去,迟迟都没回答,不是她不回答,而是面太粘牙了,她满口都是。

    她费尽了好大的劲从处理好,答说,“味道极好,臣妇今日真是有口福了。”

    “喜欢就多吃点。”韩芸汐笑呵呵地说。

    周老夫人岂止要多吃点,皇后娘娘赏的东西,能不吃完吗?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周老夫人默默地啃起面疙瘩来,粘牙其实还好,可是,啃到最后,她居然发现这面疙瘩的心是硬的,没煮透!

    看着筷子上的,再看看碗里剩下的三大块,此时此刻周老夫人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崩溃”!

    周老夫人的想法已经改变了,她想,如果她早知道皇后娘娘的厨艺那么差,她一定不会进宫的。

    然而,当周老夫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忍住了好几次恶心感,把几个大面疙瘩啃完之后,喝了第一口汤,她的想法就又改变了。她想,如果早知道皇后娘娘的厨艺那么差,她一定不会送出那两包红包,也不会让夏荷入宫!

    那一大碗清汤,简直就是盐水!

    吃完皇后牌的面疙瘩之后,周老夫人已经毫无战斗力了,她不仅仅嘴巴难受,胃也难受,有种随时都可能吐出来的失控感。

    “哎呦,一整碗都吃光了?周老夫人这把年纪了,胃口还是不错的嘛。”韩芸汐笑呵呵的,很高兴。

    周老夫人起身来,“皇后娘娘……臣妇……臣妇家中还有……”

    周老夫人想告退,想回家,想跑出去吐!

    但是,韩芸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周老夫人所有恶心全都给咽了下去。

    韩芸汐说,“本宫这儿的事还没完呢。周老夫人,你在众夫人中年纪最大,声望最高,本宫有件事十分为难,犹豫了好几日,觉得找你来商量,最合适。周老夫人,百里丽香把本宫赏给百里家的两个红包捐到北历牧司那去了。司管打开一看,竟是空的。你说,这红包怎么就是空的呢?”

    这……

    周老夫人耳边立马回响起皇后娘娘刚刚问赵嬷嬷的那句话,“过年那些红包是夏荷帮本宫装的吧?”

    一碗面是一场酷刑,可是,酷刑之后怕是灾难了吧。

    周老夫人很清楚自己只要有一个字回答不对,皇后娘娘都可能把空红包的事情推给夏荷,而夏荷则会供出是受她指使的!

    周老夫人忽然朝夏荷看去,夏荷一撞上她的目光,立马就躲。这让周老夫人的心,更加绝望了。

    她该怎么办?

    她该怎么回答?

    周老夫人想了很久很久,韩芸汐也没有催她,而是耐心地等着。

    反倒是赵嬷嬷急了,忍不住开口,”周老夫人,皇后娘娘问你话呢!”

    太子爷近日去太傅府过夜,赵嬷嬷还特意派人去告诉皇上了,她琢磨着皇上一定会早早过来的。

    如此良辰,怎么能让周老夫人给耽搁了呢?

    周老夫人其实都走神了,沉浸在懊恼和后悔中。她多么精神的一个老太太呀,却像是瞬间苍老了一样,眼袋垂落,两眼无光。

    她说,“皇后娘娘,牧司的司管一定是看错了。百里丽香曾同大家说过,皇后娘娘给了她十张康乾钱庄的银票,是个大红包!怎么会是空的?依臣妇看,还是派人到牧司府,查一查吧。”

    “本宫也觉得是弄错了。有周老夫人你作证,本宫就放心了。成,这事就只有了,赵嬷嬷,你回头派人去查一查。”韩芸汐淡淡说。

    周老夫人立马松了一口气。然而,韩芸汐又道,“本宫听说江南陈家有个女儿,被誉为江南第一美女,才貌双全。周老夫人听说过没?”

    朝廷上,众人都忌惮龙非夜那张冷脸,没人敢站出来提选秀女的事情。可是,这帮夫人们却在民间煽动民意,时不时制造出一些消息来。

    说哪家哪家的女儿怎么样怎么样,要参加宫中选秀,要怎么着怎么着。

    这江南陈家的女儿是最近传言最多的,多得顾七少都跑过来问了。按照顾七少的原话说,“龙非夜要敢立妃,老子见一个杀一双!”

    周老夫人怎么会不明白皇后娘娘这话的意思呀!她们和皇后娘娘最大的矛盾,正是立妃嫔的事情!

    虽然周老夫人不情愿,可是,夏荷这个污点再侧,她只能妥协。

    “禀皇后娘娘,陈家那女儿臣妇见过,没传言中那样好。不过都是些传言罢了,依臣夫看,那些胡说八道的人都该好好治一治!”

    这个回答,韩芸汐非常满意。

    “哎呦,原来是假的。那闻名而娶的人,岂不得吃大亏?看样子,这谣传之人,还真得治一治!”韩芸汐认真说。

    随后,韩芸汐又问了几家姑娘,周老夫人都小心翼翼地回答。好一会儿之后,韩芸汐从慵懒懒地起身来,“时候也不早了,周老夫人早点回去吧。”

    周老夫人连忙跟着起身,她偷偷看了夏荷一眼,心知夏荷会永远被囚在宫中了。空红包一事,皇后娘娘放了她一马。可是,她也从此不敢再兴风作雨,更不敢参与那帮夫人们的事情。

    韩芸汐对付周老夫人这一招,便叫做擒贼先擒王。

    要知道周老夫人可是江南那帮贵夫人们的风向标呀,周老夫人不敢再提秀女的事情,其他人怎么敢提呢?周老夫人安分了,其他人怎么还敢兴风作浪?

    事后,韩芸汐派人给金子送了一封信,让金子把红包缺的款项填上,买通了那个司管,要其保密。空红包的事情,也从此再无人提及。

    这一夜,小睿儿真留宿在太傅府了。

    龙非夜难得早回来,缠着韩芸汐一道泡了鸳鸯浴,韩芸汐同他说了周老夫人的事情。

    他搂着她安安静静地听,末了,便说,“皇后,你关了朕三千后宫的大门。三千风流债,你得一个人偿!”

    韩芸汐吓着了,正要逃,龙非夜却立马覆身而来,霸道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