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69章 夜汐篇:爆笑

2018-07-03 18:20:52Ctrl+D 收藏本站

    北历的雪灾止于春末,入夏之后,金子帅令军队帮助牧民重建家园,并且以个人的名义出资从冬乌和北历南部购买了一大批牲口幼仔,分送给北部重灾区的灾民们。不似南方城池重建需要大量的人力物资,北历草原灾后的重建相对简单多了。只要气候一回暖,牧草就会自然生长,牧民都在逐草而居,只要提供给牲口幼仔,草原上的秩序就会渐渐建立起来。

    需要人力建设的不过是一座城池罢了,都是非常粗犷的建筑风格,只需要石头垒砌便可。这种建筑被称之为石头城,是北历草原的一大特色。

    所以,北历虽然是重灾区,但是恢复得比其他地方快,也就不奇怪了。

    龙非夜借这个机会,大大嘉奖了金子一番,同时也督促了西部和中部的战后重建工作。

    韩芸汐对北历的情况早就又预料,她最好奇的是金子哪来的那么多钱购买牲口幼仔呀!据她了解,金子不仅仅买了一大批牲口幼仔,而且还买了不少成年的牲口,给重灾区每一户牧民都送了一对。

    那种成对的成年牲口是最昂贵的,因为牧民只需要养上一两个月,牲口便会开始繁殖后代,生出幼仔来。

    “龙非夜,金子上一回就去牧司那边捐了一大笔银子了,他哪来那么多银子?”韩芸汐好奇地问。就金子那点俸禄养他自己都不够。

    龙非夜早就查过了,“他用的是沐灵儿的金卡。康乾钱庄有记录,加上上一次捐款,他应该花了一亿多两。”

    韩芸汐这才想起这件事来,沐灵儿还金子钱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还的也不知一亿两。如此看来,金子几遍大收获当了一回善人,还是有不少余剩的。

    “他倒是大方。”韩芸汐笑道。

    只要金子这钱是有来头的,龙非夜就不会多干涉,龙非夜就怕金子跟冬乌国那帮奴隶贩子勾结了。所以,龙非夜这一次嘉奖金子的同时,不仅仅赏他银子,还给他加了俸禄。

    北历灾后重建顺利,江南税赋改革也十分顺利,龙非夜最近并不像之前那么忙了,下朝之后,总会特意过来陪一陪韩芸汐和睿儿,再去御书房批改奏折。

    他今日下朝下得早,睿儿还赖在床榻上睡觉。

    打从睿儿不怕他之后,一家三口睡觉的时候便都重复那个“拥挤”模式,小睿儿总是睡外头。但是,当他醒来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又睡到最里头去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就只有他爹娘知道。

    龙非夜在睿儿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又在韩芸汐唇上印了一吻。打从他可以亲睿儿之后,他就不亲韩芸汐的额头了,只亲她的嘴。

    睿儿醒的时候,他吻一下就会离开,睿儿要是不在,或者睡着,他就没那么轻易放过韩芸汐了。

    要知道,打从睿儿粘他开始,睿儿每天晚上都要粘着他睡觉,就没有过例外的情况。

    若以往,他还会去太傅府蹭顾北月的床,还会愿意自己睡,让赵嬷嬷守着。可是,从天香茶庄回来之后,这种情况就一次也没有发生过。这就意味着龙非夜完全没有在寝宫里卖力求女儿的机会。

    这就这几个月下来了,龙非夜从意识到不让抱并非睿儿最坑爹之处,夜夜粘着他从是睿儿最坑爹之处。

    见睿儿还睡着,龙非夜的吻一落下就不离开了。他非常霸道地撬开她的唇齿。一大清早就给了她一个无比缠绵悱恻的深吻,吻得彼此都要失控了,他从舍得放开。

    韩芸汐睨他,他朝睿儿看了一眼,不自觉就笑了,竟然又吻了下来,还顺势将韩芸汐欺倒。

    韩芸汐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睿儿随时会醒的呀!

    韩芸汐使劲地推龙非夜,龙非夜玩性大起,就是不放开他。他一遍欺负她,还一遍留心着小睿儿,恼得韩芸汐想踹人。

    突然,小睿儿翻了个身。

    韩芸汐急了,谁知道,龙非夜比她还着急,几乎是在小睿儿翻身的同时,他就放开韩芸汐起身来,随手整理好衣服。

    小睿儿其实也就是翻了个身而已,并没有醒。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先是一愣,随机就噗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了。

    原来,龙非夜比她还害怕小睿儿突然醒来呀!

    她这辈子就没有见过龙非夜这么紧张,窘迫过!韩芸汐笑得都停不下来。小睿儿被吵醒了,从被窝里爬起来坐着,稚嫩的小脸上全是惺忪和懵懂。

    他看了看母后,又看了看父皇,特别迷茫。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龙非夜此时此刻的表情是无法形容的,总之,他冷沉着眼盯着韩芸汐看,可是,韩芸汐并不害怕,他的眸色以阴沉,她就笑得越厉害。

    真真的,笑得肚子都疼了。

    迷茫的睿宝宝爬了过去,绕开笑疯了的母后,朝父皇伸手,“父皇,抱,抱抱!”

    龙非夜的表情立马就暖了,一把将睿儿抱起来,让睿儿坐在他肩上。

    “父皇,母后笑什么?”睿儿好奇地问。

    周岁过后的睿儿各方面都发育得特别快,个头长得快,语言能力也发展得极好,能连贯说好上几句常说的话。也基本能听明白大人们每句话的意思。

    “笑话父皇。”龙非夜倒是诚实。

    “为什么?”睿儿好奇地问,这段时间睿儿已经成了好奇宝宝,一旦被他揪住一个问题,他便会无限循环地问下去。

    “因为,父皇好笑。”龙非夜总能应对得了。

    “为什么好笑。”睿儿又问。

    “因为,你母后觉得好笑。”龙非夜回到道。

    “为什么觉得好笑?”小睿儿一脸认真。

    “因为父皇要去批奏折了,睿儿去吗?”龙非夜反问道。

    “为什么要去批奏折?”睿儿又问。

    是的,龙非夜已经开始乱回答了,他说,“因为大臣们都等着。”

    “为什么要等着?”睿儿继续问,还不清楚父皇在敷衍他。

    “因为他们喜欢等呀。”

    龙非夜一边回答,一边把睿儿抱走了,出门之前还不忘瞪韩芸汐一眼。

    韩芸汐原本都不笑了,被他一瞪,又忍不住笑起来。

    父子俩远去了,韩芸汐才爬起来,笑得脸都僵了。她想了很久,这个时候才想起一个词可以用来形容龙非夜刚刚的窘迫,那就是“被抓奸在床”般的惶恐!

    一直守在外头的赵嬷嬷一见小主子跟皇上走了,她立马就把专门给小主子准备的早点送过去。有赵嬷嬷伺候着小睿儿的三餐,韩芸汐基本不比操心。

    而睿儿跟龙非夜去御书房,韩芸汐便可以逍遥大半天了。

    睿儿每次一到御书房里,就会坐在龙非夜那张无比宽敞的乌木大桌上,翻看那些奏折,要龙非夜教他念字。

    龙非夜忙,让身旁的太监教,小睿儿还不肯。龙非夜每次都只能把顾北月找来,也就只有顾北月搞得定睿儿。

    有些时候,睿儿会翻到一些机密的折子,也就顾北月可以看,换成太监们,他们还不敢看。

    韩芸汐收拾了一番,随意吃了点早点,就去火房了。

    她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在总厨的亲自教导之下,终于学会了擀面。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总算把能擀出好劲道的面来了。

    这几日,她在研究高汤的配方。

    如果是随意下一碗可以吃的鸡蛋面,她早就能做出来了。但是,她要坐的是面疙瘩。所以擀出好劲道的面的第一步,熬汤便是第二步。

    她今日心情极好,一道火房便笑呵呵说,“大家早呀!”

    众厨子一听这声音,全都下跪行礼,那脸色是一个比一个还要铁青。

    总厨在心里叹气,“又来了!”

    厨子甲在心中哀怨,“又要拉了!”

    厨子乙暗暗想,“这一回一定要抢到茅房。”

    ……

    总之,十来位厨子表面上毕恭毕敬的,心下却全是唉声载道。他们宁可吃皇上亲自下的面,也不想喝皇后娘娘亲自熬的高汤呀!

    “都平身吧,都在一旁后者,本宫今日心情好,请你们喝汤!”韩芸汐笑着说。

    “谢皇后娘娘赏赐!”

    众人齐声,平身之后齐刷刷退在一旁去靠墙站,那表情也是非常一致的……哀怨!

    皇后娘娘昨日已经写了一张方子,让人准备好所有食材,并且切洗好。今早大家的工作就是准备好那些食材,摆放在桌上。

    所以,皇后娘娘今日要怎么熬煮高汤,大家都是心中有数的。

    韩芸汐掀起桌上的纱罩,只见她要的几种食材全都准备好了,一叠叠排列得极有顺序。这几种食材分别是老母鸡肉、鸡骨头、鸡内脏、鸽子、猪大骨、猪瘦肉、龙虾肉、冰糖、白胡椒粒、桂圆肉、生姜、枸杞。

    这几样食材虽然多,但是总结起来其实就四样,一是鸡肉,二是龙虾,三是猪肉,四是配料。

    这些厨子都是跟赵嬷嬷多年的,当然知道当初皇上那一道老母鸡炖龙虾的味道如何。所以,皇后娘娘这个配方让他们特别惶恐。

    韩芸汐很快就煮开水,把食材下锅了。

    老母鸡炖龙虾的味道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当然是记忆深刻,但是,她对自己今日这配方十分有信心。

    龙非夜让赵嬷嬷煮的老母鸡炖龙虾是纯粹把肉炖烂了,她这一回则是利用龙虾的鲜味来熬汤,而且她下的其他配料可以掩去腥味,和鸡肉的鲜味,瘦肉的鲜味不会冲突,反倒会相得益彰。她开始是尝试好几次,从调整出这个配方来的。

    最重要的是,只要熬成功了高汤,她便可以一劳永逸了。这高汤放在现代那就是浓汤宝,火锅底,拿来住什么都能煮得香浓香浓的!

    这一回,韩芸汐能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