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70章 夜汐篇:幸福

2018-07-03 18:20:52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成功了!

    她熬了一整天,把原本一大锅清水熬成了浅黄色的一小锅浓汤,特别特别香,闻着都觉得很鲜美。

    那些厨子们可都是吃货呀,闻个味道就知道这汤有多味美!他们既意外又惊喜,恨不得马上就尝一尝那浓汤的味道,好自己研究研究。

    当了那么多年厨子,他们熬出来的汤都没有皇后娘娘这乱炖出来的汤来得鲜美,浓郁呢!

    韩芸汐也被自己的高汤味道为迷倒了,看着一小锅汤,她差点就流口水了,不用尝试也知道这味道一定极好!

    但是!

    她还是要亲自趁热尝一尝的!

    她小心翼翼舀起一小碗来,喝了第一口。

    “唔……”

    她着实忍不住,“啧啧啧,味道好极了!”

    见状,站了一天的厨子们全都期待起来。

    韩芸汐又喝了第二口,一脸享受,“嗯……回味无穷,人间美味!”

    厨子们看着她无比享受的表情,纷纷忍不住吞口水。

    韩芸汐一口把剩下的汤喝完,还贪心地舔了舔舌头,回头朝厨子看来,认真说,”特别好喝,我不骗你们!”

    厨子们全都给跪下了,“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终于熬成鲜汤!”

    “都平身吧!”韩芸汐笑着道。

    厨子们全都站起来,就等着皇后娘娘赐汤了,可谁知道,皇后娘娘却“啪”一声,把锅盖盖上。坐在一旁认真记录起今日所用食材的分量,还有熬煮不同阶段的火候。

    所以,熬煮成功了,皇后娘娘就不比他们试汤了吗?

    此时此刻,饿了大半天的厨子们真的要崩溃了!他们的心情简直比喝了不成功的高汤,还要要郁闷呀!

    韩芸汐记录好所有数据之后,赶紧抓紧时间擀了个面,然后用高汤参了一些清水为汤底,煮沸了之后就下面疙瘩。

    几个月的学习,她削出的面疙瘩一快快都特别均匀,大小也合适。

    趁着煮面疙瘩的时候,她用清水捞了一些青菜,又在一旁煎了个荷包蛋,带面疙瘩煮好了,她便把青菜铺在上头,在把荷包蛋放上去。如此一来,这碗面疙瘩便色香味俱全了。

    韩芸汐归为一国皇后,竟为能煮出一碗面疙瘩来而面露幸福的微笑。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呢?

    这是女人专属的幸福,无关身份,无关地位,更无关能力。

    这是一种能为心爱的男人煮一碗面的幸福。

    要知道,再好的厨娘,也未必能有机会为心爱的男人亲自下一碗面呀!韩芸汐怕面凉掉,居然端了面就踩了轻功出去找龙非夜。

    也不知道龙非夜怎么说服睿儿的,睿儿居然跟顾北月去了太傅府,晚上不回来了。

    韩芸汐一到御书房,正好撞见龙非夜要出来。

    龙非夜立马就闻到鲜香味,他的实现落在韩芸汐手里的面汤上,只当是厨子煮的,她亲自送过来。要知道,她这几个月在火房里苦学擀面,一遍一遍熬煮高汤的事情,他都是不知道的。

    龙非夜并不饿,就瞥了那碗面一眼,没放心上。

    韩芸汐却满心的期待,她故意不告诉他这是她亲自煮的,她把面放桌子上,淡淡说,“趁热吃吧。睿儿呢?”

    “去太傅府了。”

    龙非夜这言外之意,睿儿晚上不会回来了。韩芸汐若不懂,就白跟他身旁那么久了。

    “哦!”

    她慵懒懒在一旁坐下,拿起奏折看。

    “早上笑够了吗?”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韩芸汐就知道他要算账,她又忍不住笑出来,问说,“皇上,您下次还敢吗?”

    “看样子皇后是没笑够。”

    龙非夜很快就走到韩芸汐面前来,眸光冷邪地看着她。

    韩芸汐不怕他这种眸光,再冷再凶的,她都见过,她总是有办法让他瞬间就温暖。但是,当龙非夜抬起双手的时候,韩芸汐就惊了。

    “龙非夜,你不许……”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手动了,将她困在椅子上,挠她!

    这椅子是半弧形的,两边扶手很高,背后的靠背更高,龙非夜在前面一堵,韩芸汐基本无路可退。

    她怕痒呀!

    他又偏偏非常清楚她哪里最怕痒,专门就往哪里挠。

    韩芸汐又是笑,又是求,又是喊,又是反抗。

    “龙非夜,够了够了!”

    “我不笑了成本,我不笑了,哈哈哈哈……”

    “龙非夜,我求饶,我求饶了,你放开!放开呀!”

    “龙非夜,我错了……错了!”

    “啊……救命啊!”

    ……

    这叫声,这喊声,让门口的影卫们全都自动躲得远远的,赵嬷嬷正要过来,徐东临就立马现身拦下,“赵嬷嬷,有事?”

    “我就来问问,太子爷回去不?”赵嬷嬷认真说。

    “太子爷跟太傅回去了,皇后娘娘刚过来,今晚上应该就住御书房了。”徐东临表情平静地回答。

    赵嬷嬷先是一愣,随即就,“哦呜……明白明白!老奴明白了!”

    于是,赵嬷嬷喜滋滋地走了。

    御书房里,韩芸汐已经气喘吁吁地站在椅子上了,她逃不了,只能站在椅子上才能让龙非夜挠不到她的胳肢窝。

    可谁知道,龙非夜太高了,手有长,就踮一下脚尖,伸手过来就又可以挠到她。

    他的魔爪一伸过来,她吓得立马就踩到桌上去。

    一踩上来,韩芸汐就傻了,意识到这桌子不是普通的桌子,而是皇帝办公用的桌子,文武百官的奏折可全都在这上头呀!

    韩芸汐正要跳下来,谁知道龙非夜却忽然拉住她的脚,逼得她不得不坐下来。

    “别闹!让我下去!”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眉头高挑,冷邪一笑,一把就将韩芸汐给推到在宽大的桌子上,自己随机倾身而下,逼近她。

    “正好,朕也不想闹了。”他沉声说着,一手覆上她的腰肢。

    韩芸汐心惊,“龙非夜,你疯了?!”

    龙非夜笑得更肆意,“你怕了?”

    “别闹!”她是真急了。

    他就喜欢看她这又急又慌的紧张模样,早上她笑话他,现在,他正好笑话回去。

    韩芸汐推他,“起来,不许你这么胡闹!”

    “你说你怕了,我……”

    他还未说完,她就开口,“我怕了!”

    龙非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说你怕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韩芸汐怒了。

    龙非夜立马就埋头下来,锁住她的唇,她挣扎,他就越放肆,简直就是个恶魔!

    两个人从乌木大案上辗转缠绵到暖塌上,几个来回,韩芸汐险些被折腾到腰断。要知道,睿儿粘上龙非夜之后,龙非夜可是清心寡欲了至少三个月呀!如今,睿儿不在,他又闲了,能轻饶过韩芸汐吗?

    庄重肃静的御书房里演绎的这一幕极其暧昧,简直无法形容。

    当韩芸汐一身赤luo,疲惫地趴在贵妃塌上时,龙非夜随手扯来了榻上一件真丝薄被将她整个人都裹起来,然后才横抱起来。

    “回寝宫,可好?”事后的他,永远都是那么温柔。

    韩芸汐懒懒地点头,却突然想起了那碗面来,她差点就哭了,辛辛苦苦煮了一碗面来要给他吃,谁知道他却把她给吃了。

    韩芸汐如此安慰自己,能为心上之人下面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能被心上之人吃掉是一件更幸福的事情。

    她问说,“龙非夜,你还饿吗?”

    龙非夜很意外这个女人会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以往她疲得趴榻上不想动,他总会凑到她耳边告诉她自己还没吃饱。

    今日这个女人,不一样了。

    龙非夜坏坏地笑,低声问,“还想喂我吗?”

    韩芸汐从丝被里伸出玉璧来,指向一旁那凉掉的碗面汤,“那,我亲自煮的。你吃不吃?”

    这话一出,龙非夜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你吃不吃?”韩芸汐撒娇地问。

    龙非夜下意识轻咳了一下,没回答。

    韩芸汐抚上他的脸,小手流连而下,探入他胸膛里,“我煮了一天的,你吃不吃嘛!”

    一听到“煮一天“三字,龙非夜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韩芸汐的手儿在他胸膛上撩拨,她慢悠悠地说,“龙非夜,你要不吃的话。下一回,我可不会喂你了!”

    这话,一语双关,分明是威胁。

    龙非夜哪受得了韩芸汐的撩拨,顺势将她欺回暖塌上去,按住了她不安分的手。

    他的声音都粗哑了,“够了。”

    韩芸汐还真就收回手来,冷不丁将他推开,“我亲自为你煮的,你到底吃不吃呀?给个干脆话!”

    虽然刚刚闻到了香味,可是,出自韩芸汐之手,他还是恐惧得很。

    “不吃拉倒!”

    韩芸汐生气了,赤着脚就要下榻。龙非夜拉住,他也没跟她多言,亲自把面端到外屋去,喊了徐东临去热一热。

    韩芸汐笑了,特幸福地笑,忍不住从背后圈住龙非夜,靠在他硬朗的后背上。

    “龙非夜,以后我天天给你下面吃,好不好?”

    龙非夜没有回答,她也不追问,径自傻乐。

    没一会儿徐东临就送来了热好的面,虽然青菜和荷包蛋已经被翻成不成样了,卖相全无,但是,面汤依旧是香喷喷的。

    龙非夜闻了闻,又挑了些面疙瘩看了下,这才发现这碗面似乎很不错。

    刚刚韩芸汐端过来的时候,他看都没看一眼,此刻,心下狐疑地想,难不成是徐东临给换了一碗?

    “尝尝,快呀!”韩芸汐满心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