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71章 夜汐番外:打下手

2018-07-03 18:20:50Ctrl+D 收藏本站

    热呼呼的面疙瘩散发出来的香味,让龙非夜很怀疑徐东临给他换了一碗面。可是,韩芸汐凑得很近,一边看着这碗面,一边催促,又让龙非夜十分犹豫。

    自己煮出来的面,韩芸汐应该是认得的呀!

    平素杀伐果断的他竟端着一碗面,犹豫不决。

    韩芸汐一脚轻轻踹了过去,“你到底吃不吃呀?不吃永远别吃了。”

    龙非夜无奈之下,只能先喝一口汤。

    就一口而已。

    他的纠结的表情立马就变了,不可思议地朝韩芸汐看过来。

    韩芸汐也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满脸期待。

    龙非夜没说话,又喝了一口,然后轻轻地舔了舔唇,似乎在细细品尝。韩芸汐盯着他的唇看,无比期待。

    龙非夜回头看过来,似乎要说什么了,韩芸汐的心都悬上半空了,可是,龙非夜却什么都没有说,回过头去继续。

    这一回,他可不是小口小口的喝,而的大快朵颐起来!

    韩芸汐都看傻眼了,她认识龙非夜这么久,从第一次跟他同台吃饭到现在,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大口吃面大口喝汤的!

    虽然不如以前的形象优雅,可是,她喜欢呀!

    她嘿嘿地傻笑了起来,特别有成就感,特别幸福!

    能为心爱的人下一碗面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能让心爱的人吃掉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能看着心爱的人狼吞虎咽吃光自己亲手下的面,那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呀!

    总之,韩芸汐全下所有的幸福,都被自己给占了。

    当龙非夜把那碗面疙瘩吃得一干二净的时候,韩芸汐笑呵呵地问了一句,“好吃吧?”

    “很好吃!”

    龙非夜回答了她,却突然走到外头去,喊来徐东临。

    韩芸汐正纳闷着他要干什么,就听到他问徐东临,“这面是你换的吧?哪个厨子做的?朕要好好赏他!”

    徐东临一头雾水,“皇上……您……您做什么?”

    内屋里,韩芸汐那张无比幸福的小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她大喊,“龙非夜,本宫记仇了!”

    见徐东临的反应,又听背后的咆哮,龙非夜终于意识到自己判断错了。

    他回到内屋的时候,韩芸汐已经穿戴整齐,要走了。

    “真的是你做的?”

    讲真,龙非夜还是不太相信。

    “不是!”韩芸汐冷哼,推开他往屋外走。

    龙非夜拉住她,“你什么时候学的?”

    韩芸汐一拳头砸他胸膛上,“我学了三个多月了,你个混蛋!”

    “需要这么久吗?”龙非夜脱口而出。

    “你!”

    韩芸汐真生气了,正要发飙,龙非夜却拉住她的手,非常霸道地吻住她的唇,给了她一个无比深入而缠绵的吻。

    许久,他才放开她,低在她唇上,柔声说,“韩芸汐,你得有多喜欢我,从肯学那么久?”

    明明前一刻好很生气,可是,这一刻却特别想哭。

    在他温柔如水的目光之下,她说,“很喜欢、很喜欢。”

    “特别好吃,以后,谁煮的面我都不吃,就吃你煮的。”龙非夜认真说。

    “当真?”韩芸汐认真问。

    “嗯!”龙非夜重重的点头。

    韩芸汐柔情款款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她说,“龙非夜,我不煮了,你这辈子都别吃面了吧!”

    龙非夜微愣,韩芸汐趁机挣脱开他的手,跑了出去,在外头大笑得都直不起腰来。

    他耍她,她就不会耍他妈?

    龙非夜追出来,看着笑得不成体统的韩芸汐,他是又无奈又好笑。

    都说这后宫冷清,可是,三千后宫,三千浮华如何敌得过一家三口同榻眠?怎么敌得过她亲当厨娘下火房?怎么敌得过她此时此刻,肆意畅怀的笑呢?

    明明被耍了,明明被笑话,可是龙非夜看着韩芸汐乐成这样,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直到她笑够了,平静下来了,他才勾了勾手指,说,“还不过来?”

    韩芸汐摇头,后退。

    龙非夜挑眉看去,脸上的危险气息渐弄。

    韩芸汐转身就跑,可是,她忘了自己的轻功还是龙非夜亲自教的呢!龙非夜很快就拦在她面前。

    他倒也没有怎么样她,而是冷冷地说,“再煮一碗,就放过你。”

    韩芸汐原地站着,摇头,不说话。

    他还能把她怎么样呀?吃都让他吃了,再吃一次她还真不怕。

    果然,龙非夜的态度立马软下来,“再煮一碗吧,还没吃够呢。”

    韩芸汐别过头去,不理睬他。

    “我煮一碗跟你换,成不?”龙非夜认真问。

    韩芸汐着实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种话龙非夜居然也说的出来,她真是服了他了。

    其实,他喜欢吃,她巴不得天天煮呢!

    “等着,一会儿就送来。”韩芸汐爽快地答应了。

    “我给你打下手。”龙非夜怎么没可能干等着呢?

    “好!”韩芸汐欣喜地答应了。

    夜都深了,两人却携手一道往火房去。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了,赵嬷嬷和徐东临等一干下人才从周遭冒出来,一个个面面相觑,都很不可思议。

    这两主子去了火房,火房还能屹立不倒到明天早上吗?

    然而,火房里的一幕是非常温馨的。

    韩芸汐把熬煮好的高汤展示给龙非夜看,一边讲解着高汤怎么熬煮出来的,一边使唤龙非夜洗菜,打蛋。

    夫妻俩一边聊,一边忙手里的活儿。龙非夜问说,“当年那块酸枣糕,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就这个女人之前的厨艺,不太可能做出成形的糕点来。

    韩芸汐嘿嘿而笑,没想到龙非夜还记得那块能酸掉牙的酸枣糕,她说,“让厨子做的,我剥了十颗酸角肉参进去。”

    龙非夜除了笑,还能怎样?

    韩芸汐回想去他在客栈里点的全酸宴,亦是忍不住笑起来。

    龙非夜动作太大,打翻了鸡蛋,韩芸汐连忙帮他收拾好,重新递一个过去。

    高汤滚烫,热气腾腾,韩芸汐正要掀锅盖,龙非夜连忙拉开她的手,“我来。”

    面疙瘩在锅里翻滚,荷包蛋和青菜都准备好,夫妻两人并肩站在灶台前等着。

    若是一个人上的朝堂,下得厨房,那并没有什么。

    若是两个人,一起上得朝堂,下得厨房,那便是难得,至少是前无古人的。

    并肩携手,可君临天下,亦能同等一碗面汤,这是功名浮华过后的宁静,这宁静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家”。

    面煮熟了,龙非夜只喝汤,韩芸汐吃面,两人都暖暖的,饱饱的。

    这一夜之后,宫里头就又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火房里的厨子不擀面,不下面。

    渐渐的,这个规矩就演变成了大秦皇族的一个规矩,立后之夜,皇后要为皇上亲自下一碗疙瘩面。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后来的大秦皇亲贵族里,擀面下面就成了女子必学的一门手艺。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到了秋天,本该有一场盛大的秋猎。但是,龙非夜却一反常规,要微服北巡。

    所有人都不理解,都秋天了,到了北边还还不得遇到北边的寒冬?

    吏部的官员要安排北边几个城池的官员们接驾,却被龙非夜制止,龙非夜说了,要微服密巡。

    于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出宫那一天之后,除了影卫团和龙非夜几个心腹大臣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至于顾北月,十多天之前他就告了假,下江南陪秦敏待产,龙非夜并没有打扰他,所以他也不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的真正行踪。

    龙非夜和韩芸汐带了睿儿,并没有往北走,而是去了江南。

    秋季的江南,并不似北方的萧索,秋高气爽,温度适中。可以说是一年里最好大家季节。

    龙非夜南下,一是为亲自检查江南那些大家族的纳粹情况,二便是为了能在冬季陪韩芸汐在江南梅海里过个冬。

    他们从云宁出发南下走一圈,回来的时候,恰好能在寒冬之日,路过江南梅海。

    马车行驶过荒郊,朝热闹的县城疾驰而去。

    驾车的依旧是高伯,随行的一干影卫都隐身在附近,一路追随,徐东临已经早早的在县城里,安排好下榻之处。

    为了掩人耳目,龙非夜换了一辆马车,从外头看十分简单,像是一般商贾之人用的。但是,车里头可不一般。鉴于龙非夜有随性而已的癖好,这马车可以不奢华,但是舒适宽敞是一定要的。

    此次南巡,龙非夜特意话了一张线路图,把要走的几座城池,要暗查的盐业和矿业所在地都坐了详细的标注。

    这个时候,韩芸汐正看着地图,她说,“巧了,这长宁盐场距离宁州很近呀,就在隔壁?”

    正是看急件的龙非夜抬眼看来,“是在宁州,怎么了?”

    韩芸汐笑了,“秦敏和顾北月就是宁州呀!这回巧了,让徐东临去查一查,顾北月他们住宁州哪了。不成不成,得暗查,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种事情,龙非夜都是随韩芸汐去的,他没发表意见。

    两日之后,徐东临就打探到了消息,“皇后娘娘,顾太傅他们住在宁州南边,一条叫去留巷里。秦夫人在养胎,又喜静,当地的官员知道她在那,但都不敢打扰。”

    “咱们绕道过去,耽搁几天,不打紧!”韩芸汐吩咐道。

    徐东临都不必请示正主,便领命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