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73章 夜汐番外:生气

2018-07-03 18:20:49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眼前那个一脸横肉的纨绔公子,秦敏的世界彻底黑暗了。她绷着脸,鼓着腮帮子,忍着郁闷和气愤,没回答纨绔公子。

    纨绔公子很有耐心,笑得那双小眼睛都眯成一条直线了,“姑娘,芳名呀?”秦敏终于忍不住了,“芳你娘!”

    她的声音低沉愤怒,跟那张如花似玉,娇美大方的脸完全不搭调。纨绔公子瞬间愣住,一脸愕然,差点都缓过神来,怎么都没想到生得如此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居然会说粗话!

    人美性烈,外柔内硬,这种女人简直太有挑战性了!纨绔公子立马坐到秦敏身旁来,故意挤她,动作猥琐。

    秦敏恶心地一身鸡皮疙瘩全出来了,她急急避开。可是,纨绔公子竟有凑近,还故意撞了她一下,秦敏着实忍不住就站了起来。

    见那纨绔公子又要过来,芍药连忙来挡,小姐冰清玉洁的,岂被这么欺负了?芍药恨不得把姑爷喊来,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见姑爷他们还在闲聊,似乎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她心一恨,给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姐出了个主意。她低声,“小姐,横竖都没路,不如搏一把,咱们借这个机会,跑下去楼去,奴婢掩护你!”

    这个时候,纨绔公子淫笑兮兮走到秦敏另一边来,问说,“小娘子,你别躲呀,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敏其实早就有放手一搏的打算了,她也不跟纨绔公子起争执,而是安安静静地避开。就在纨绔公子又要凑近的时候,秦敏朝芍药交换了眼神,主仆两人立马往楼梯口跑去。

    谁知道,纨绔公子居然带了人,几个小厮立马就上前堵住了楼梯口。

    “嘿嘿,小娘子,你是本公子瞧上的人了,就算你泡出这茶楼,也跑不出宁州城!”纨绔公子大笑不已。

    秦敏原地止步,一时间脑袋都空白了,根本无暇估计背后的纨绔公子,她的心思全在顾北月他们那边,却又不敢往他们那边看去。她只知道,此时此刻,二楼上大部分必定都朝她们看过来了。

    怎么办?

    秦敏原地不动,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特别想哭。

    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呀,就此醒来,她还在她那小屋子里,顾北月也没有回来。

    “秦敏!果然是你!”

    韩芸汐的声音随即就传来,秦敏绝望地都闭眼了,她特别特别想知道,顾北月是什么表情,可是,她不敢看!不敢看!

    韩芸汐看了看秦敏的肚子,又看了看顾北月,一脸茫然。这是怎么回事?

    顾北月背对秦敏他们,所以没发现。可是,刚刚那纨绔公子坐过去的时候,韩芸汐就发现了,她一边跟龙非夜和顾北月闲聊,一边关注着。觉得那姑娘像秦敏,却又不敢肯定。

    如今认真一看,还真就是她!

    “秦敏,你……你……”韩芸汐非常意外,都不知道怎么问了。秦敏这会儿应该是临盆了呀!肚子呢?孩子呢?

    秦敏终究还是鼓起勇气看过来,只见韩芸汐,龙非夜和顾北月全朝她这边看过来了,全看着她的肚子呢!就只有小睿儿还在细嚼慢咽,品茶糕点。

    秦敏欲哭无泪,着急、内疚、郁闷、气愤种种情绪全都涌上了心口。可是,当她撞上顾北月那双冰冷,且充满了怒意的眼睛,她的心忽然就堵了起来,什么情绪都没了,就剩下难受,特别难受。

    他永远都温润如玉,眸光柔和,她认识他这么久,就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眼睛里有过不好的情绪,不好的色彩。

    他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怎么办?

    秦敏都有些惧了,她满心歉疚,默默地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也不想解释。错就是错了,没什么好解释的。

    谁都没出声,顾北月一直看着秦敏,亦是迟迟没说话。

    时间似乎停止在这一刻,可是,那个纨绔公子却还在嚣张着,他瞥了韩芸汐他们一眼,心下有些狐疑,这帮人一看就非富即贵,却并非宁州城人,想必是别的地方的权贵。

    宁州城天高皇帝远的,他还真不怕外城人。他大摇大摆朝秦敏走过去,笑嘻嘻说,“小娘子,你叫秦敏?真好听!”

    秦敏低着头,愧疚的同时也正努力地想着,该怎么帮顾北月圆这个谎。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着实冷静不了,一不冷静,她就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越想不到就越着烦躁,手里汗帕都快被她揉碎了!

    “小娘子,回去坐嘛,本公子有话跟你说。”纨绔公子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拉秦敏的手,秦敏正烦躁着,随手就一巴掌甩过去,“滚啊!”

    “臭娘们你还会打人!反了!”

    纨绔公子震惊之余,冷不丁狠狠拽住了秦敏的手腕,韩芸汐正要出针,谁知道,顾北月早已瞬间出现在秦敏面前,抓住了纨绔公子的手臂,逼他放手。

    这速度快得无法形容,别说韩芸汐,就是龙非夜都没瞧清楚,就只觉得一阵风过,人就在那了。

    天知道顾北月的手劲有多大,那纨绔公子一下子就放开秦敏,整个人缓缓跪了下去,张着嘴,却疼得怎么都叫不出声来。

    “她不是小娘子,她是在下的娘子。”

    都被人折磨得叫不出声了,即便眸中噙着天大的怒意,顾北月说话还是客气温和,他说,“你道个歉,我留你一臂。”

    留一臂,那另一臂呢?

    “救命啊!”纨绔公子终于喊出声来了,周遭的小厮一起上,却一个个都被顾北月的小金刀射中右手掌。刀刃穿掌而过,疼得那些小厮一个个哇哇大叫,都不敢再上前。

    “道歉,我留你双腿。”顾北月淡淡说。

    留双腿,那两手臂呢?

    纨绔公子吓得挣扎起来,“你是谁?敢来宁州撒野!你告诉你,我爹是宁州的知府,你马上放开我,我就当今日的事没发生过,否则……”

    顾北月的声音温柔,却不乏力量,他轻易就打断纨绔公子,“道歉,我留你一命。”

    留一命,那他的双手和双腿呢?这个时候纨绔公子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腕居然不疼,可是,虽然不疼,却完全失去了知觉,仿佛手掌已经不是他的了。

    天啊,发生了什么?

    纨绔公子终于恐惧了,“我道歉我道歉!你先放开我,我马上道歉!”

    顾北月放开了他的手,却拉起他另一手。顾北月明明只是轻轻地一捏,可是,纨绔公子却爆发出一阵凄惨哀嚎,听着这声音,在场众人都忍不住毛骨悚然起来。纷纷朝顾北月投来畏惧的目光,这么个文弱的公子,哪来那么大的狠劲呀!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

    秦敏是最震惊的吧,她第一次看到如此狠绝,残酷的顾北月。她从来不知道温柔如四月春风的他发狠起来,会这么果决残酷。

    她发现自己真的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哪怕离他那么、那么近。

    顾北月不仅仅毁了卸了纨绔公子的两手,而且还卸了他的双脚,一样是捏了脚踝,像是行医一样动作轻缓,却让纨绔公子惨叫不绝,疼得差点就晕过去。

    韩芸汐何尝不是第一次看到顾北月如此狠绝的一面。她发现自己果然也不了解他。她原本还想过去收拾收拾那纨绔渣男的,见状,她便放心地坐回来了,低声笑道,“瞧瞧,咱们的顾太傅真生气的,也就秦敏能让他怒成那样。”

    龙非夜径自喝茶,没多言,他比较好奇的是秦敏的肚子怎么回事?顾北月也是今日刚到的,似乎也不知道秦敏肚子的事。

    纨绔公子双手双腿都被废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顾北月却依旧固执,他踩在纨绔公子的后背上,平静地问,“道歉吗?”

    “我错了,我错了!”纨绔公子都疼哭了,“秦敏夫人,我错了。”

    顾北月这才放开脚,几个小厮连忙过来拉人,把人拖到远处去,才敢搀起来。

    纨绔公子十分不甘心,被搀起来都要下楼了,却又命人停住,他怒声对顾北月说,“你!你是什么人?敢、敢不敢报上名字来!”

    顾北月回头看去,语气淡薄得令人发寒,他说,“你要是找不到接骨的大夫,可以去医城找我,我叫顾北月。”

    这话一出,那纨绔公子瞬间就傻掉了!

    顾北月……

    鼎鼎大名的医学院院长,大秦太医院院首,大秦的太傅,当今圣上最倚仗的心腹之臣,顾!北!月!

    别说纨绔公子,就是搀着他的几个小厮也都傻掉了,他们手一软,纨绔公子就种种甩地上,一个后仰竟从楼梯口给滚了下去!小厮们纷纷跟着跑下去,也不只是逃跑,还是追下去救人。

    这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是纨绔公子的双手双脚是永远好不了了。顾北月卸掉的,自然是动了手脚的,全天下的大夫,除了他,谁都没能耐帮纨绔公子把骨头接上的。

    小睿儿不知何时抬头看戏,见纨绔公子滚下楼去,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韩芸汐连忙捂住他的嘴,低声,“嘘!太傅在生气,不要笑!”

    顾北月转了个身就面对秦敏,背对龙非夜和韩芸汐,高大的身子完全挡住了秦敏的身子,韩芸汐他们都看不到秦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