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78章 夜汐番外:别闹

2018-07-03 18:20:48Ctrl+D 收藏本站

    那姑娘避开韩芸汐,跑到龙非夜那边去,韩芸汐的视线立马就追过去,她缓缓地眯起了凤眸。

    幸好这姑娘倒没有靠得太近,否则,就韩芸汐眸中的一抹抹杀意来看,今日这场酒宴估计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姑娘就是换了个位置,坐到了龙非夜对面的茶座上去而已。韩芸汐也没回酒桌上,就倚靠在一边,双臂环胸,瞧着。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嘴角有些忍俊不禁,他一直没留心那个姑娘,若非韩芸汐却调戏了,他瞧都不会瞧一眼。

    那三位三少见状便都面面相觑。

    谢玉君暗暗想,“这光景看来叶公子并不好这一口,反倒是他的朋友好这一口。”

    周三少心想,“搞不定叶公子,如果能把这位韩公子先拿下,那也是个好事。毕竟能跟叶公子一道来谈这等买卖的,绝非一般人。”

    慕容九少心想,“韩公子似乎很好这一口呀,如此心急?”

    三个人眼神一番交流,慕容九少就笑呵呵开了口,“韩公子,婉婉不懂事,莫怪莫怪!不如这样,让婉婉喝个三大杯,当给你赔罪!”

    婉婉来之前,被千叮咛万嘱咐要掳获了叶公子的心,可是谁知道,叶公子一进门,单单那张脸就先掳获了她的心。就看他一眼,足以让她三魂七魄全丢了。

    她是江南第一歌女,江南的男人,无论是才高八斗的文人,还是权贵家的公子全都捧她的场,一掷千金求她一曲,一掷万金买她一夜,甚至有倾家荡产得要下聘来娶她。可惜,她心气太高,至今都没遇到过能够让自己动心的。

    她欠下谢家公子一份人情,这一回她是来还恩的。在来之前,谢公子就告诉她叶公子的来头,还说了,如果能得叶公子欢心,被纳为妾也是风光的。她为叶公子的来头震惊,可是,当场就拒绝了纳妾一说。

    她的底线是只陪一夜!

    可谁知道,当她一见到叶公子,她坚持了多年的底线就都没了。如果叶公子有心,她愿意跟他走,哪怕是没有名分她都愿意。

    这时候,听到慕容九少的话,婉婉便知道情况有变。谢玉君在一旁一直朝她使眼色,她却当没看到。

    她站起来,认真说,“韩公子莫怪,待叶公子点了曲,小女子为他献一曲。再同你赔罪。”

    韩芸汐点了点头,“婉婉姑娘,你这是在教我先来后到的道理吗?”

    这话一出,三位公子便都急了,谢玉君连忙打圆场,“韩公子真会开玩笑,来来来,我替婉婉给你赔三杯。婉婉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呀……呵呵,烈了些!”

    “烈?”韩芸汐心下冷笑,出来卖的还能跟“烈”字搭上边?她笑道,“她这是瞧上了叶公子,瞧不上本公子吧?呵呵!”

    龙非夜低着头把玩酒杯,听到韩芸汐这话,嘴角的弧度就越来越大了。向来不随意喝酒的他竟不知不觉喝起那杯酒来,还发现这酒不错。

    谢玉君见韩公子咄咄逼人,叶公子又不做声,心下便琢磨起来,既然叶公子对婉婉没兴趣,他索性就不估计叶公子的面子了。

    他笑呵呵说,“婉婉,韩公子这是瞧上你了呀!来来来,咱们让韩公子先点一曲。”

    婉婉心下一百个不愿意,可是,见谢玉君眼中的警告之色,她只能妥协。她万一把坏了谢玉君的好事,以谢家在江南的势力,她在江南就待不下去了了。

    她放下琵琶,款步走到韩芸汐面前,福着身,双手递上点曲单。

    “谢韩公子抬爱,请韩公子点一曲。”

    也不知道韩芸汐是什么心态,她居然又用折扇却撩婉婉的下巴。婉婉被逼抬起头来,韩芸汐就笑了,“你最喜欢那一曲呢?”

    “都很喜欢。”瑶瑶回答道。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说,“那就都唱一遍吧。”

    这话一出,婉婉顿是花容失色,而周遭那三位爷全给愣住了。

    都唱一遍?

    这单子上面有三十多首曲子呀!每一首还特别长,这要都唱一遍,指不定会把嗓子唱哑的!

    半晌,婉婉才憋出一句话来,“韩公子,你……你真会开玩笑。”

    “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韩芸汐反问道。

    婉婉立马就委屈了,朝谢玉君投去求救的目光。谢玉君看着韩芸汐那较真的脸,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终于后悔,不该把婉婉带过来的,好好的谈买卖,不就没事了吗?

    “韩公子,这……这全唱完,那得一整天吧?你也听不完。”

    周三少一边说,一边朝龙非夜看去,打趣地说,“叶公子,你这位朋友真是爱说笑。要不,咱们先把正事谈了,再来赏曲儿。今晚上我做东,安排大家游湖去,让婉婉再来作陪,今晚上也好好伺候韩公子。你说如何?”

    这分明是向龙非夜求救,要龙非夜给个面子。

    龙非夜总算在抬眼看过来,他竟然笑了。但是,他只是对韩芸汐笑,“行了行了,别闹了,你过来!”

    韩芸汐颇为意外,以龙非夜的性子,只要她闹事,他基本都是不插手由着她闹的,顶多她收摊吧了,他再出面帮她收拾烂摊子。

    今日居然让她别闹了?

    他发什么善心呀?难不成真怜悯那位婉婉姑娘了?

    韩芸汐不太情愿地走过去,岂料想,她刚要在龙非夜身旁坐下,龙非夜居然一把就将她拉过去,让她坐在他腿上!

    这!

    韩芸汐懵了,不知道龙非夜想干嘛?虽然他有这个前科,之前也好几回当着众人面霸道地抱她,可是,这一回她是女扮男装呀!

    龙非夜拉着韩芸汐坐在自己大腿上,还一手圈住她的腰肢,笑呵呵地说,“行了,什么曲都不听,晚上回去就听你唱,成不?”

    三大家族那三位爷都呆懵了,婉婉姑娘更是目瞪口呆,一室寂静,整个世界就像是都静止了,只有婉婉手上那张点曲单缓缓飘落。

    这位叶公子居然又……龙阳之癖!他喜欢男人?

    这个咄咄逼人的韩公子原来是他的面首呀,难怪这么有恃无恐,敢找婉婉的茬!

    看着眼前四人那一个比一个还要震惊的表情,韩芸汐终于明白龙非夜要干什么了?

    “东来宫的少东家有龙阳之癖,这名声不好吧?”她低声问。

    龙非夜回答说,“高兴就好。”

    他端起酒来,一口就喝光,把酒杯子给韩芸汐看,“自罚一杯,消气了吧?”

    韩芸汐心下哭笑不得,面上还是一副傲娇的样子,故意扯着嗓子,阴阳怪气地说,“看你晚上表现!”

    一听这话,婉婉就更崩溃了,她堂堂江南第一歌女,才貌双全,居然比不上一个男人?!

    她再也待不下去了,恨恨地瞪了谢玉君一眼,便跑了出去,连琵琶都不要了。

    谢玉君等人这才纷纷缓过神来,面面相觑。他们过来坐下之后,龙非夜竟还不放开韩芸汐,就这么让她坐自己大腿上。

    玩归玩,龙非夜并没有耽误正事。虽然第一次见这三位富家少爷,但是他心里基本有数了。这三位少爷绝非长宁盐场的主事者,他们背后必定还有人。三大家主不至于把长宁盐场这个大财库交给这三位纨绔无脑之徒。

    他可不想跟这三个无足轻重的人多浪费时间,但是,要把背面真正的管事之人隐出来,还是得通过眼前这三位。

    一开始大家还是只是闲聊,谈着谈着,心急的慕容九少就谈到了价格。

    “价格?”龙非夜若有所思。

    一直慵懒懒赖在龙非夜怀中里的韩芸汐里面插了话,“你们之前卖给别人,什么价格?”

    税就是国库的钱,是大秦所有老百姓的钱,大秦不少地儿还等着国库的银子去修路造桥,还有顾北月和灵儿一直在准备的医药改革,也等着国库拨银子呢!

    这帮人漏掉的税,偷掉的税全都要追回来,一个子也不能放过!

    韩芸汐这话一出,龙非夜心下就窃笑了,即便到了今日,他依旧时常感慨这个女人的聪明,他都不知道她还有多少惊喜没有给他。

    她这句话其实是一句很敏感的话,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之心。如果是他来说这话,对方必定会警惕,可是,她以一个面首的身份,不经意地插问了一句,一切便显得很自然。

    “呵呵,不同的数目不同价格。”谢玉君笑着回答。

    “哎呀,不是不同人不同价格呀?”韩芸汐冷哼,“我还以为叶公子的面子大,能给个友情价呢?呵呵!”

    谢玉君心里恨不得把韩芸汐从龙非夜怀里拉出去,然后一脚踹出去!可是,他只能赔笑,“当然会给叶公子面子!”

    “那你说,叶公子是不是你们最大的客户呢?”韩芸汐又问。

    这“大”到底是面子大,还是要货量大呢?

    谢玉君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身旁的周三少和慕容九少更是没主意。其实他们各自平素做的走私买卖,量小,而且都是熟人介绍,买卖很爽快,没那么复杂的谈判。

    谢玉君还未回答,韩芸汐便又接着问,“要不你说说,你们之前最大的客户是哪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