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81章 夜汐番外:不敢了

2018-07-03 18:20:46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一脸压不住的怒火,大家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个俊俏文弱的男宠竟然疾步到他面前来,要……安抚他!

    “叶公子,别生气!曹掌柜要是说错了什么话,我给你配个不是。”男宠一边说,一边端起酒来就喝。

    一口喝干净了,还不忘展示给龙非夜,顺带抛给个娇滴滴的媚眼儿,“叶公子,这是第一杯。”

    很快,他又倒了第二杯,端酒杯的两手都翘起了兰花指,酒杯到嘴边,兰花指遮挡了眼睛,可抚媚的眼神儿却还是从指缝里瞄出来,羞答答的偷瞄龙非夜。

    龙非夜的脸色,真心无法形容。

    韩芸汐在一旁看着,完全是濒临爆笑出声的边缘。

    可是,那男宠依旧还是会错意,没瞧出龙非夜愤怒的正是他们的存在,只当龙非夜还在生曹掌柜的气。

    第二杯罢,他竟拿来龙非夜的酒杯,倒满酒,唇轻轻触碰酒杯边沿,一边看龙非夜,一边慢慢喝。

    龙非夜都已经要踹人了,见状,却忽然别过头去干呕起来。

    “哈哈哈!”

    韩芸汐实在忍不住爆笑出声,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什么叫做自己恶心了自己?这就是了!

    若是没有昨天那龙阳之癖的事儿,也不会有今日这闹剧呀!

    曹掌柜一脸懵,谢玉君三人都迷茫不已,像是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

    那位男宠着急了,“叶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胃不舒服吗?”

    他正要靠近龙非夜,龙非夜终于忍不住,一脚踹出,直接就把那男宠给踹飞了出窗外。

    “噗通!”好大的落水声。

    所有人的实现全都朝那男宠飞出去的方向看去,龙非夜却冷冷朝那个高大的男宠看去。刚刚真正挑起怒火的应该就是这一位了,天底下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勾搭韩芸汐?

    龙非夜特别想抽出鞭子来,谁知道,撞上他杀气腾腾的目光,那位男宠居然吓得转身就跑,往窗外跳出去,直接给跳湖里去。

    至此,曹掌柜他们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们一边感慨叶公子的脾气暴躁之余,一边感慨这叶公子真专情,一点点也容不得别人的勾搭。曹掌柜心下那个后悔呀!他想过去赔不是,可见叶公子正在气头上,迟迟不敢乱动。谢玉君他们仨则面面相觑着。

    一室寂静,就韩芸汐还在笑,哈哈大笑。龙非夜看过去,一脸阴沉,问说,“还没玩够?”

    韩芸汐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却又没忍住扑哧笑出来。

    “还笑?”龙非夜冷冷说。

    这下,曹掌柜他们全都紧张了,他们不会弄巧成拙,害得叶公子和韩公子吵架吧。这要真闹下去,这桩生意能不能做成就玄了。

    韩芸汐真的不想笑了,她捂住嘴,可越是这样,她就越忍不住。即便捂嘴了,都还在笑。

    龙非夜忽然俯身逼近她,冷冷说,“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还笑不笑?”

    韩芸汐不怕,反倒曹掌柜他们四人四颗心,一时间全都飙到高空中去,悬着!

    韩芸汐仰头看着龙非夜,“叶公子,我不想笑了,可是……可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

    这瞬间,曹掌柜他们四人的心跳几乎是停掉的。可是,龙非夜却忽然伸手挠起了韩芸汐,他说,“让你再笑!”

    龙非夜挠韩芸汐胳肢窝,挠韩芸汐的腰,挠韩芸汐肚子,韩芸汐一边大笑,一边挣扎,闪躲。

    两人就这么闹了起来,这画风突变,让曹掌柜他们全都傻了眼,看呆了。

    没一会儿韩芸汐就被龙非夜给压在桌子上,韩芸汐不笑了,紧紧抿着都快笑僵掉的嘴,看着他。

    龙非夜冷冷地瞪她,瞪着瞪着,却忽然就忍俊不禁,轻笑了出来,没好气地问,“还笑吗?”

    韩芸汐非常乖地摇头,“不敢了。”

    可是,龙非夜自己却忍不住笑出声来,温柔地在她唇上印了一吻,才把她拉起来。

    这一幕,看得曹掌柜他们都快傻掉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似乎来了不少人。

    大家都朝门外看了去,谢玉君却突然大叫了一声不好,便要冲过去关门,只可惜他还未到门边,一群长相俊俏,体格瘦肉的男宠们就全涌了过来堵在了门口,少说也有十来个。

    这是谢玉君给叶公子准备的,曹掌柜想投其所好交好叶公子,谢玉君何尝不想呀?交好了叶公子,他将来争夺谢家家主之位,就多了一份沉甸甸的筹码了。

    男宠们陆陆续续走进来,谢玉君立马就过去拦,可谁知道,又有两大群男宠从门外左右两侧包围过来。一下子就被大门挤得水泄不通了。

    这两群人自然是周三少和慕容九少找来的,他们也想争夺到东来宫少主的好感呀!

    周三少和慕容九少也着急了,连忙跟着谢玉君出去赶人。

    韩芸汐抬头朝龙非夜瞄去,龙非夜也正好朝她看过来,见韩芸汐又要笑了,龙非夜立马捂了她的嘴,别过头去,不让她看到他的表情。

    曹掌柜看着他们,终于看明白了一件事。如果要讨好叶公子,结交叶公子,就一定要先把这位韩公子给伺候好!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投其所好呀!

    谢玉君他们三人把一大群男宠们都赶走之后,周遭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他们回来的时候,曹掌柜正在跟龙非夜和韩芸汐赔礼道歉。他们仨也连忙要去道歉,却被韩芸汐拦下。

    “烦不烦呀!事情还谈不谈?”韩芸汐故作不耐烦,对龙非夜说,“没意思,要不谈事了咱们就走吧!”

    “谈谈!”曹掌柜连忙走过来,“叶公子,刚刚的事还未说完,咱们接着说接着说。”

    龙非夜没做声,曹掌柜却非常直接地说了出那个走私贩的名字,“那人叫宁乐,冬乌族人。前阵子丢了一笔定金要货,可是,至今都没再来谈,也没说何时会再来。他要了三百车。叶公子,在下同你说实话,长宁盐场这几个月能偷出去的盐也就三百来车。要是给了他,你就得等到明年。今儿个如果能把价格谈妥了,在下就给你个面子,只做你的生意,保证能帮你把货送到也冬乌境内。”

    宁乐?

    龙非夜心下狐疑着,大秦境内姓宁的人本就不多,冬乌族里还有姓宁的人?他也没多问曹掌柜,而是爽快地开了价格,“就乐宁那价格,本少爷再加两成。”

    曹掌柜本就虚报了宁乐的开价,一听这话,心下遂是大喜,一口就答应了。龙非夜也非常爽快地付了一大笔定金。

    他说,“先送三百车到北历境内,两个月之内一定要送到。”

    “一定一定!”曹掌柜非常有信心。

    龙非夜收下收据,也没有再多坐,便和韩芸汐离开了。刚回到住处,韩芸汐就连忙福身,恭恭敬敬,胆怯胆怯地说,“皇上,今日男宠一事,臣妾必定守口如瓶,请皇上饶臣妾一命!”

    今日这事,估计是龙非夜这辈子最大的糗事了,若是别人知道了,还真可能会被灭口。见韩芸汐这顽皮的样子,龙非夜是又好笑又无奈,他端起了皇帝的甲子,高高在上地回答她,“看在太子面上,朕且饶你一命。呵呵,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夜侍寝吧。”

    “龙非夜,你……”韩芸汐要哭了。这简直就是龙非夜的必杀技。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离开,谢玉君三人就凑过来要跟曹掌柜要好处费,曹掌柜也很爽快得答应了。

    当天晚上,曹掌柜花了一宿的时间,琢磨出了一条又快又节省成本的路线,一早就上报给三大家族真正掌事之人。曹掌柜负责设计路线,如何搞定这条路上的种种关卡,审查,自然得三大家族的人联手却搞定。

    三大家族之人本就非常信任曹掌柜的能力,加之东来宫少主这个名号,所以,这笔货虽然多,却也没有引起三大家族掌事者太大的怀疑。他们询问了曹掌柜几个问题之后,便着手安排此事。

    龙非夜和韩芸汐并没有在长宁城多待,只是住了两三日就离开,而谈判回来的当天晚上,龙非夜就派人去调查了举报私盐一事的人。不为别的,只为宁乐这个名字引起了他和韩芸汐不少猜测。

    几日后,徐东临就把举报者带到了龙非夜和韩芸汐面前。正是因为这个举报人的举报,长宁盐场的监察官才越级给龙非夜递了折子。

    “你是怎么知道有人要运私盐去冬乌国的?”龙非夜问道。

    举报者不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身份,却也害怕,急急就回答,“是别人让我做的。他给我五百两,还有一些证据,让我去举报。”

    “这个人是谁?”龙非夜又问。

    “我不知道。”举报人想了一下,又说,“他蒙着面,但是看着像个侍从。”

    龙非夜又询问了两个问题,便让举报者离开了。

    人一走,韩芸汐便说,“宁乐一定是个假名!我查过了,冬乌族没有姓宁的,倒是有姓乐的的大人物,来头还不小,专门做奴隶买卖,大多都是卖到玄空去。奴隶买卖可比私盐好赚多了,他们没必要淌这浑水。”

    “既是假名,为何用宁字?又用乐字?”龙非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