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83章 夜汐番外:讨债

2018-07-03 18:20:45Ctrl+D 收藏本站

    金子的表情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非常意外。

    他们一直都觉得金子私下跟宁承应该是又往来的,金子必定早就知晓宁承的行踪。可是此时此刻金子那又激动又愤恨的样子,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意识到,金子和宁承之间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和谐呀!

    龙非夜执意要把宁承揪出来,并非为了其他事,就为宁承放他鸽子的事。只要宁承履行了承诺,宁承爱上哪上哪去,爱干嘛干嘛去,他才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多管。

    而就金子如今这反应看来,对宁承的怨气似乎不浅呀。

    韩芸汐立马将私盐的事情说出来,金子听完,立马站出来,双手作揖,大声说,“皇上,北历已定!微臣要辞官!”

    好个宁承,把北历这个烂摊子丢给他就算了,居然还躲到冬乌族去跟人贩子勾搭上。这可是他一直以来都想干的事情呀!

    当初北历动荡,情况不稳。如今这形势,即便没有他,龙非夜一样对付得了黑族那帮人,他也没有留下的必要。

    当官是个苦差事,忧国忧民的事儿他真真干不来,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两年来怎么说服自己当上北历老百姓的父母官的。

    他也不会去找宁承,只要他把官辞了,指不定宁承还会主动来找他。

    龙非夜原本不怎么喜欢金子的,韩芸汐对金子更有戒备之心,毕竟这家伙至今都还来路不明,身份不明。

    可是,这两年来,金子在北历的表现,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不得心生佩服和信任。

    于公,龙非夜还真不想失去这么个人才。

    龙非夜并不客气,“准了!回头北历新上任的官员捣了你的钱庄,你可得安分点,否则,就算你是有功,朕一定收拾你!”

    金子心下微惊,没想到龙非夜这么快就知道他开了地下钱庄。然而,惊归惊,他也分毫不客气,冷哼道,“不用捣,明儿就散钱,关门!”

    可是,谁都没有料想到,就在金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非常愤怒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了,“姓金的!你给我出来!”

    姓金的?

    在场没人姓金呀!金子不姓金,金子这名字是因为他喜欢金子就取的。

    并没有人关心姓氏问题,因为,这个声音是大家非常非常熟悉的!这是沐灵儿的声音。

    声放落,便见沐灵儿从帐篷外头气冲冲地跑了进来,就像是一阵风刮朝金子刮过来。

    金子愣了。

    无数个午夜梦回,无数个白日做梦,无数次想象这个丫头出现在他面前的样子,就是这样的,像一阵风呼啸到他面前来!

    可是……

    沐灵儿就要冲到金子面前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给摔了个狗吃屎,“噗通”一声巨响。

    一时间,整个营帐就安静了下来。沐灵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韩芸汐和龙非夜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金子更是不可思议。

    这么平的路,这个丫头居然也能摔倒?原本风风火火,气势十足,这么一摔就给全没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做声,金子正要去扶人,沐灵儿先自己抬起头来,一手捂住了嘴鼻。

    她一看到金子靠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就立马迸射出无比骇人的杀意,恨不得用目光把金子给凌迟掉。

    金子后退回来,眼底的心疼全都隐藏了起来,他还是冷着脸,冷冷问,“你没事吧?”

    沐灵儿爬起来,手依旧捂着嘴鼻,她甚至都没发现她姐和姐夫也营帐里。她恶狠狠地瞪金子,怒声质问,“你干嘛乱刷我的金卡?你偷我的钱!”

    金子差一点点就笑出来了,但是,他还是忍了。

    他说,“沐灵儿,你有那么富吗?”

    “什么意思?”沐灵儿反问道。

    “超出的那两亿是康乾钱庄的,不算是你的钱吧?”金子答道。

    “你!”沐灵儿差点气晕过去,“可那是我的卡!你花掉的全得算我头上!你给我装什么傻啊?你不偷我的,你偷谁的?”

    原本还金子那笔钱之后,她就已经很穷很穷了,如今再负债两亿,她真的想一头撞死。一得知这件事,她连药城的事都顾不上,把小东西也给甩了,直奔北历过来。

    沐灵儿等着金子解释,谁知道,金子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哦。”

    “你!”沐灵儿又气又急,都跳脚了,她一手捂着嘴鼻,一手指着金子,“你,你,你……”

    “你”了半天,她都没“你”个所以然出来。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看着,等着,金子更是在等,非常耐性地等。他都以为沐灵儿要哭了,毕竟她一直都是个爱哭鬼。

    可谁知道,沐灵儿居然没有哭,她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金子心头一咯,都要回答了,却也不知道怎么的,选择了沉默。他还是那冷冷的,拽拽的态度,看着沐灵儿。

    “还我卡和钱!”沐灵儿走过来,小手伸到了金子面前来。

    “先欠下,你开个利息,等我赚着了钱,立马还给你,要不,每个月我先还你利息。”

    跟女人借钱这多没脸呀,可金子却一点儿都不介意,大大方方地说。

    这话一出,龙非夜和韩芸汐便都心中有数了,他们之前对这件事还有些猜测,如今看来,金子是想借钱拖住沐灵儿了。

    要知道,金子那钱庄虽小,可要马上还沐灵儿钱,他也办得到。他居然宁可付利息也要继续欠。

    “我不要!”沐灵儿立马拒绝。

    金子特无情,“那我也没法子,反正钱都花光了。”

    沐灵儿气得心口发疼,伸到金子眼前去的手立马就握成拳头,随时都可能忘金子脸上砸去!

    就在这个时候,金子看到了她捂在嘴鼻上那手的指缝里渐渐渗出鲜血来。

    金子大急,一把落下她的拳头,非常霸道地拿开她另一手,这才发现沐灵儿流了好多好多鼻血,鼻子嘴鼻全都是血,手也全都是血。

    一旁的韩芸汐立马站起来正要冲过去,却被龙非夜给拖着,从一片走了出去。

    金子拉着沐灵儿的手,盯着她的脸看,一口怒气突然就涌到心口上来,气得他差点就冲她咆哮。

    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他没说话,拉着沐灵儿走到一旁去。

    “放手!”沐灵儿挣扎起来。

    “你给我安静点!”金子冷声,好凶好凶,比沐灵儿刚刚讨钱的样子还要凶一百倍。

    怎么会有这种人呀!明明欠了人家钱,居然还比人还凶!

    欠钱的都是大爷吗?

    沐灵儿还真被凶住了,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把脑袋抬起来!”金子冷冷说。

    沐灵儿照做,稍稍仰起头来,抑制鼻息往下流。宁承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又抽出沐灵儿的手帕,堵住沐灵儿鼻子之后,才到一旁拧来一把湿毛巾。

    他坐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帮她擦血迹,可是,沐灵儿很快就打开他的手,“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金子沉默了片刻,便将湿毛巾丢给沐灵儿让她自己擦去。

    他坐在一旁,冷冷看着,着实忍不住骂了一句,“都两年了还没长进,越活越回去了!”

    金子明明是个寡言之人,可是,看到沐灵儿,他就忍不住想说话。

    他等了一会儿,沐灵儿都没出声。

    他便又开口,“沐灵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点?”

    沐灵儿就是不理睬他,低着头,擦手里的血迹。好一会儿才擦干净,她便又伸出干干净净的手去,“金卡还给我!”

    还不了钱,总得把金卡还给她吧?

    金子起身来,淡淡说,”过几天吧,我让人送过来。”

    沐灵儿又问,“你说,你一个月要还给我多少钱?”

    “最多五百万,每个月加一百万利息给你。”金子颇为认真。

    “那你要还我多少年?”沐灵儿对药材的剂量非常敏感,可是,算术还是很差很差的。

    “三年多。”金子答道。

    沐灵儿也不想讨价还价的,她知道自己金子的精明,自己讨不赢的。

    她默默地在心里琢磨起来,她得去跟她姐求求情,让康乾钱庄少算她有些利息,她每个月就把金子还的钱还给康乾钱庄。

    “好,这个月的钱先给我!”沐灵儿又说。

    “我们约定,每个月最后一天换钱,如何?”金子问道。

    现在才月初,到月底还得一个月。沐灵儿吐了口浊气,真真气得不想再说话了,她也就答应了。

    她说,“那你每个月最后一天把前还到康乾钱庄那去。”

    “好。”金子爽快答应了。

    沐灵儿转身就要走,金子却到,“你不要金卡了?”

    “我会派人过来拿的。”沐灵儿特意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放心!”

    她说完就要走,可是,金子却淡淡地问了一句,“沐灵儿,都两年了,你是不是违约了?”

    当初说好的,一年为期,顾七少不要她,她就嫁给他。

    沐灵儿脚步一顿,迟迟没有回答。金子看着她娇瘦的背影,亦是迟迟都没有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僵持住,或许,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或许,都在等待着彼此的答案。

    但是,沐灵儿最后还是开了口,她说,“金子,你要想娶一个不喜欢你的人,那你就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