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86章 夜汐番外:惊喜

2018-07-03 18:20:44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不知所措,沐灵儿飞快地冲到了韩芸汐另一边也扶住她。

    韩芸汐却干呕个不停,恶心,却又吐不出来。

    “金子,找大夫!”龙非夜着急地大吼。

    金子也懵了没想到会发现这样的事,他给的食物绝对精挑细选没问题的呀!

    “愣着作甚,找大夫!”龙非夜那目光足以杀人。

    金子不敢耽搁立马就去,沐灵儿着急地问,“姐,你这到底怎么了?要不我帮你催吐吧!”

    看得出来不是被食物噎着,就是恶心却吐不出来。这种不上不下的状态是最难受的,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快的办法,就是催吐。

    把东西全吐出来,疏通了顺畅了也就舒服了。

    韩芸汐恶心地都没法回答沐灵儿,只是一直摆手,示意她不必。

    就这样,龙非夜和沐灵儿看着韩芸汐难受,却帮不上忙。病痛的时候,才会知道有大夫在身旁是一件多少幸福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他们三人一定全都想到了顾北月。

    过了一会儿,金子拽了一个老大夫过来,而韩芸汐却不呕了,她脸色有些苍白,趴在桌上,整个人都没多少力气。

    龙非夜和沐灵儿都围着她,问她的状况,见大夫过来,两人便自觉地让开了。

    老大夫却没有马上过来,而是一边整理头发和胡子,一边跟金子抱怨,“都跟你说了,小病小痛的不要找老夫,老夫这些天忙着呢!”

    “云宁城里来的大贵人病人,废话什么,赶紧去瞧瞧。”金子冷冷说。

    大贵人?

    老大夫并没有想到会是皇帝和皇后,只当是来了什么大官员。他也看过去,就韩芸汐那脸色,就知道病人是她了。

    “废话什么?还不过来?”龙非夜怒声。

    这老大夫是宁承的人,是宁承军中的御用大夫。他从宁承在天宁当大将军的时候就跟着宁承了,医术了得就脾气不怎么好,向来只看大病,不瞧小病症,也从来不会给权贵高官的面子。

    他看了龙非夜一眼,也没多言就过去帮韩芸汐把脉。就一会儿就放了手,捋着胡子慢悠悠地问,“刚刚吃了什么东西?”

    “烤肉!”沐灵儿连忙回答。

    “今天还吃过别的吗?”老大夫又问。

    龙非夜连忙把他们早上和中午吃的东西也说出来。

    老大夫一边听,一边点头,还一直捋他的大花胡子,龙非夜说完很久了,他却迟迟不出声。

    “到底怎么回事?”沐灵儿心急地问。

    谁知道老夫人来了一句,“就脉象看并无什么大碍,必是这烤肉过于油腻造成不适。”

    “就这样?”沐灵儿认真说,“我姐没吃多少呀,而且这烤肉一点儿都不油腻!我最怕油腻,我吃了好多都没事!”

    金子看了她一眼,没做声。

    “若非油腻,必是进食过快”老大夫又说。

    沐灵儿眉头紧锁,正要反驳,龙非夜终于开了口,他道,“就这样?”

    老大夫也没马上回答,继续捋他的大胡子,起身来,“那诸位还想怎样呢?不过是呕吐罢了,其他的并无大碍。如此小的事无需大惊小怪。诸位若不放心,今晚上多照顾,明儿老夫找个大夫再过来瞧瞧。”

    金子嘴角掠过一抹窃笑,就是不做声。

    龙非夜正要发火,谁知道老夫人居然又说,“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年轻人就是贪生怕死,就这等小事也能吓成这样?要是让你们瞧见那些真正的病人,还不得把你们吓死?”

    他说着,回头朝金子看去,“金大人,老夫最后告诉你一声,不管是谁病了,就算是云宁城最大的那位主儿病了,若非重病,少来找老夫的麻烦!老夫那儿一堆病人等着呢!”

    金子不说话,龙非夜眯起了双眸,韩芸汐愣了,沐灵儿想反驳,可是这个可恶的老家伙说的也很有道理,她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老大夫没理睬他们,转身就要走。

    这个时候,韩芸汐有一次恶心起来,忍不住干呕。

    龙非夜又急又怒,就快去亲自将那老大夫给拽过来,然而,老大夫却自己转身看来,补充了一句,“若非饮食油腻,无端如此怕是初有孕,脉象还未显。这位夫人,油腻少食,早些休息去吧。”

    老大夫说完,还是拽拽的样子,转身就走。

    可是,龙非夜却懵了,他震惊地看着韩芸汐,都顾不上计较老大夫的无礼。韩芸汐抬头朝他看过来,亦是一脸的意外。

    初有孕?也就是刚刚怀上?

    “啊……”

    忽然,沐灵儿尖叫起来,“姐,你怀孕了!”

    沐灵儿这么一喊,龙非夜和韩芸汐才都缓过神来,韩芸汐忍不住笑了,龙非夜意外,惊喜地都不知道怎么是好?

    明明都有儿子了,可是,听到韩芸汐可能怀孕了的事情,他的心情却还是像初次要当爹时的心情一样,惊喜、激动、兴奋,意外,不知所措。

    他有些忍俊不禁,笑意噙在嘴角,浅浅淡淡的,并非大笑,却任谁都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高兴。

    他在韩芸汐面前蹲了下来,拉住她的手,低声说,“告诉我,你告诉我。”

    韩芸汐有些懵,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这一回,你亲自告诉我。”龙非夜又说。

    上一次怀睿儿的时候,睿儿都几个月大了,他才知道自己要当爹了。这一回,他不能再错过了。他要她亲自说,亲自对他说。

    韩芸汐懂了,高兴之余,有些感动,也有些担忧。

    “可是……还没肯定,脉象瞧不出来。”她说道。

    龙非夜想了下,认真说,“那我等。”

    他起身来,立马招来影卫下令,“送信去医城,让顾北月尽快过来!”

    韩芸汐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对于第二个孩子,她之前真的没有那么期待的,她想缓一缓,毕竟睿儿还小,毕竟她要做的事还很多。

    可是,看到龙非夜这副模样,她忽然无比期待起来,无比希望自己真的怀上了,能够看着他,亲口跟他分享好消息。

    龙非夜没有再让韩芸汐带在室外,他立马就带韩芸汐回到营帐里休息。沐灵儿跟过去,自告奋勇把三餐和夜宵给包了下来。

    龙非夜原本的计划全被打乱了,他调派了几个下属过来跟金子去找那条密道,守株待兔。

    同时,他还把手里掌控的所有证据秘密交给了大理寺卿,让大理寺卿全权负责此案。

    金子启程的时候,特意去火房看了沐灵儿一眼,只可惜沐灵儿正专心熬粥,并不知道他来过。

    金子无声无息地走,这一走,回来至少也得一个月。他倒不担心沐灵儿回离开。一来,只要皇后不离开,这个丫头就不会走的;再者,他的金卡也还没有给她呢。

    半个月后,草原已经正式进入冬季,北风特别大,成日呼啸不停。顾北月孤身一人抵达军营。

    他在胜雪的白袍外添了一见灰色的狐裘,右肩背着一个出诊箱;他站在营帐门口,纵使一身的风尘仆仆却都掩不去他眉宇间的俊逸不凡,纵使背后的北风再躁动不安,也都吹不动他眼中的温和平静。

    他浅笑,“皇上,皇后娘娘见谅,属下来迟了。”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呀?哪怕在冷冽的寒冬里,只要看到他,整个天地都瞬间温暖了。

    韩芸汐笑了,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龙非夜亦是无奈而笑,“顾北月,你的轻功又长进了。”

    龙非夜估计顾北月会五日之后从能到了,谁知道他居然整整提前了五日。

    “皇上,皇后娘娘不怪便好。”

    顾北月笑着,连忙过来,“皇后娘娘,属下请个脉。”

    韩芸汐连忙伸出手去,顾北月认真,而专业,龙非夜站在一旁等着,偌大的营帐便安静了下来。

    其实,这半个月来,韩芸汐自己心下多少有了判断。她的好朋友并没有来,怀孕之事必定是十有八九的。

    然而,脉象没有显,她也不敢做十分的肯定。龙非夜不懂那么多,她也没有跟他解释太多,就等着顾北月来了。

    许久过去了,顾北月似乎还没把出个所以然来,龙非夜早就紧张了,却又不敢开口。

    韩芸汐原本也不是那么紧张,见龙非夜那一脸严肃的样子,她也就跟着紧张了起来。

    终于,顾北月放开了韩芸汐的手。

    一放开的瞬间,龙非夜便问,“怎么样?”

    顾北月笑而不语,起身来。

    “怎么样?”龙非夜再问,那心急的样子,真真不像他!

    顾北月起身来,恭敬地作揖,“恭喜皇上,皇后娘娘确实有喜了。”

    龙非夜大喜不已,他朝韩芸汐看去,正要开口,韩芸汐就捂了他的嘴,她说,“龙非夜,我怀孕了。”

    说好的,这话,她来说,亲口告诉他。

    龙非夜,我怀孕了!

    全天下,也就她能说这句话,她当然得说出来!

    “龙非夜,我怀孕了!”韩芸汐又重复了一遍。

    龙非夜已经高兴得说不出话了,顾北月在一旁,无声无息地笑着,那欢喜之情发自内心。

    忽然,“嘭”一声巨响。

    大家回头看去,只见沐灵儿站在门口,原本端在手里的粥摔碎在地上。

    大家都还不知道她怎么了,她就冲韩芸汐飞奔了过来,惊喜地大喊,“姐!你真怀上了!太好了!我要跟你回去,我要照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