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88章 灵儿番外:丢了

2018-07-03 18:20:43Ctrl+D 收藏本站

    金子从边境回到营帐里,倒床就睡。

    走私这个案子跟他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绕错了,居然卖了命的帮徐东临和大理寺的人抓证据,抓人。非常遗憾的是,这一趟他并没有打听到宁承任何消息。他恨不得冲到乐正老巢去,直接把乐正抓起来审。只可惜,暴力这种东西并非他的强项。

    他好几回教唆徐东临去抓人,徐东临虽然有心,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乐正是冬乌国的人,贩卖奴隶在冬乌国和玄空大陆都是合法的,所以在奴隶一事上,大秦定不了他的罪的。

    至于乐正和江南三大家族勾结一事,虽然有证据,可是,冬乌国不交人,大秦的法规也治不到冬乌国的人去。朝廷只能对乐正一帮人下禁足令,禁止他们踏入大秦半步,而一旦他们踏入大秦,则格杀勿论。

    其实,面对去去一个冬乌国,龙非夜当然没放在眼中,他也曾经想过以这件事为理由,直接出兵冬乌国去兼并了冬乌国。

    但是,这件事终究被韩芸汐拦下了。一来,贸然出兵冬乌国必会落下个以强凌弱的话柄;二来乐正这个家伙的背景复杂,他的生意和玄空大陆多有牵连,若是因为此事,引来云空和玄空的矛盾就得不偿失。

    楚西风依旧被留在冬乌族,暗查金子身世,宁承下落的同事,也追查起乐正和玄空大陆的生意往来,以及乐正本人的家族势力。

    金子就要宁承的下落而已,他只能等了。

    金子趴在枕头上,一睡就是一天两夜,天知道他到底有多疲惫。

    第三日清晨,他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一头短发乱得像鸟巢,刘海全都往上翘了起来,那双总是冷漠阴寒的眼睛完全露了出来,不得不说,他的眼睛真的非常非常好看,尤其是此时惺忪迷糊的样子,完全不见平素的冰冷,而是多了三分邻家大哥哥的可爱。

    他伸手揉了揉一头乱发,又趴回枕头上去,懒懒地赖着。

    忙了那么久,如今一觉睡饱醒来突然不需要忙了,他都有些不习惯。他愣愣看着空荡荡的营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光忽然一滞,像是失了魂。

    许久许久,他才缓过神来,又是使劲地揉头发,把头发彻底给揉乱了,他爬起来。

    他的动作不小,枕头都给挥到地上去,他正趴下去要捡,却瞥见了一张金卡安安静静地躺在榻上。

    是它!

    她的金卡。

    云空大陆的所有金卡正面都是一样的,区别在背面。而眼前这张金卡是正面朝上的,但是,他第一眼还是认出它来了!毕竟,这张金卡在他怀里藏了一年。

    他捡起来翻到背后一看,果然没有错!

    他看着,想着,忽然随手就将金卡给射出去,正正射在帐篷正中心的大柱子上。

    他下榻来,收拾了一番就出门去。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总之忙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半夜。

    营帐那么大,金卡那么小,可是,他进门,第一眼却还是看到了那张金卡。

    “来人!”他冷声。

    仆人立马进来,“金大人,有何吩咐。”

    “本大人欠的债,还清了吗?”金子冷冷问。

    “都还清了。”仆人如实回答。

    “利息呢?”金子又问。

    “也一并全还清了。”仆人又答到。

    金子盯着柱子上的金卡,继续问,“卡呢?也还回去了?”

    仆人并没有看到那张金卡射在柱子上,他心下大惊,原来主人是意思是想把金卡还给灵儿姑娘。

    “奴才把那张卡放在金大人枕下了,奴才马上就去取来还回去。”仆人着急地说。

    金子面无表情,“嗯!”

    仆人匆匆忙忙往床榻那边去,可是,在枕头下摸了好一会儿,居然没摸到那张卡!仆人把枕头拿起来,只见枕下空空如也!

    “怎么……”

    仆人吓着了,金大人不在的时候,他天天都来打扫的,而且两三天就整理一次床铺,他昨天来换掉被子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那张金卡也好端端地躺在枕头下呀!

    今日怎么就……

    仆人吓坏了,开始满床找,可是,他都把被子全掀起了了,还是不见那张金卡的踪影。

    “金大人,你有木有……”

    他想问,可是话到嘴边,却还是忍了下去!金大人要是又看到金卡,早就拿给他去还了,怎么还会多问呢?

    他心想,金大人一定是没看到才会问的。

    “金大人,奴才真的把那张卡放在枕头下面的,可是现在……”

    仆人着急得都快哭了,“可是,可是现在……不见了!”

    “不见了?”金子冷眼看去。

    “金大人饶命啊!奴才绝对没有私吞那张金卡,奴才就算有天大的单子也不敢这么做,金大人明鉴啊!”

    仆人跪下去,哀求起来。金子还是面无表情,他冷冷说,“丢了就丢了,去跟沐灵儿说一声,让她到康乾钱庄被卡禁掉。这事,到此为止。”

    仆人非常意外,没想到这么天大的事情,金大人居然没有怪罪他。

    “是是是!”

    仆人正要跑出去,金子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好尽快找到沐灵儿把那张卡禁掉,否则,要是被什么用了,欠下的帐全算你头上!”

    仆人吓得心都快跳出来,转头就跑,立马动用各种可以动用的力量,寻找沐灵儿!当天晚上就飞鹰传书出了四封信,分别送往医城,药城,云宁城和药鬼堂。

    仆人出去之后,金子抬头瞥了一眼那高高射在柱子上的金卡,便去睡觉了。

    几天之后,仆人并没有得到沐灵儿的任何消息。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在柱子边,哀求金子出主意。

    “金大人,您一定能找到灵儿姑娘的。”

    “金大人开恩呀!金大人,灵儿姑娘不在医城药城,也不在于宁城里,药鬼堂那边也没有。金大人,请给小的指条路吧?”

    ……

    金子喃喃道,“她没回药城?”

    仆人摇了摇头,“小的问了沐家人两回,都说灵儿姑娘上一次北上之后就至今都没回去。”

    金子陡然蹙眉,仆人又连忙说,“医城那边问的是沈副院,云宁城那儿问的是顾太傅,都说没有见过她。”

    金子都还未出声,仆人连忙又说,“奴才去问问药鬼谷的人!”

    然而,两日之后药鬼谷那边的管家回了信,说是沐灵儿都两年多没去药鬼谷了。

    金子这一晚上,失眠了一宿。

    翌日,他就收到韩芸汐的亲笔信函,质问他沐灵儿的下落。韩芸汐一直以为沐灵儿留在北历军营里,在等金子回去跟他一道上雪山种药呢!

    看完信,金子恍然大悟,立马冲出营帐。

    此时,天空阴沉沉,黑压压的,整个草原都下起了鹅毛大雪。金子朝远处眺望而去,都望不到远处雪山。

    金子气得踹飞脚边的石头,怒声,“沐灵儿,你到底有多蠢?”

    北历北部的雪山连绵,一座比一座高,一座比一座陡峭,好些雪山至今都没有人登得上去,因此也被当地的牧民敬奉为神山。在北部,每年冬天都要举行很多祭祀山神,雪神的活动。

    这些雪山里,只有少数适合种植药材,而有不少则藏了很多珍贵的野生药材,至今也挖掘不了。

    君亦邪当年开发出来种植药材的雪山有三座,都在北历的西北部和冬乌交界。山不陡峭,但是非常高,山腰之上常年被冰雪覆盖,所以,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山都不容易。

    据金子了解,君亦邪和沐家联手种植的药城,非常名贵也非常特殊,必须在雪地里才能存活。换句话说,那些药田必定都分布在雪山的山腰之上。

    眼看就快到北历最冷的时候了,在过个几日,就将迎来连续数天的大雪天,到时候别说上下雪山了,就是出个门都不容易。

    虽然那三座雪山都被君亦邪开过山道,可是,沐灵儿一个人去终究是非常危险的呀!且不说山路难行,就说山上的狼群,雪豹那可是防不胜防!

    那些猛兽,天寒地冻地寻不到猎物,一见到人必定会全扑过来争食的。沐灵儿不被撕了,才怪!

    金子越想,脸色越难看!

    他忽然吹响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召唤大白虎。

    可谁知道,平素他一声令下就会冲到面前来的大白虎居然迟迟都没有出现。

    金子又吹了一声,大白虎还是没出现。

    他惊了,亲自跑到营帐附近的虎营里去,只见他专门给大白虎整的营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老虎呢?”他冷声质问。

    “好几天没见了,应该……应该是山里了吧。”侍卫怯怯回答。

    大白是虎军的首领,虎军都潜伏在附近的山丘里,就大白住在军营里,平素大白就经常跑山林去去,一整个月不回来也是正常的事呀!除了金大人,军中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大白,更不敢管大白的行踪,只负责每天给大白送烤肉。

    面对又怒又急的金大人,侍卫十分迷茫。

    金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冷冷说,“我离开一阵子,军中的事都交给几位副将。”

    金子交代完就往山里去,问了一番才知道大白并没有在山林里。当日,他就带了十头白虎,直奔雪山药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