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94章 灵儿番外:清账

2018-07-03 18:20:41Ctrl+D 收藏本站

    金子用手挡了脸,沐灵儿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

    沉默了片刻,金子没好气地说,“你要睡不着就想想怎么回答我那个问题。”沐灵儿直接翻身过去,埋头到大老虎温暖的怀中。这个时候金子才放下手来他看着沐灵儿,冷漠的眼神里终究浮出了无奈和宠溺。很多时候,明明气得想发飙,可是,就是拿她没办法。

    两人就这样无话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外头的北风,呼啸不止。也不知道沐灵儿是否睡着了,金子一直盯着沐灵儿看,看着看着就倒头睡了过去。

    要知道,他已经连续好几日都没什么休息了,被雨雪淋了好几回,其实已经染了风寒却还强强撑着。

    翌日,沐灵儿醒来的时候,金子已经不见了。

    她连忙跑到卧房里去,只见金子就站在床榻边,看着那个女人发呆。她走进去,金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沐灵儿走过去,替女子把了脉,又检查了一下伤势,淡淡说,“不碍性命,内伤而已,应该快醒了。”

    “让白虎送你回下山,我上山开了路,昨夜一晚上的雪还不至于把路盖没了。你走吧。”金子淡淡说。

    又赶她!

    沐灵儿气上心头,立马拒绝,“我不走!”

    “不走你留着做什么?碍手碍脚!”金子不悦地说。

    “我守我的药田,等玉蝴蝶来,关你什么事情?碍着你什么了?”沐灵儿反问道。

    金子猛地转身看过来,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了。他冷冷看着沐灵儿,沐灵儿由着他看,不怕。

    怒火在两个人之间渐渐烧起来,沐灵儿以为金子又会说一堆,骂一堆。可是,金子并没有,他最后只说了一句话,“这儿没你的事,你先出去。”

    沐灵儿蹙起眉头,腮帮子都鼓了,她瞪了金子一眼,毫不犹豫转身就走。金子居然还补充了一句,“没事别进来。”

    沐灵儿都到门口,却突然转身过来,冷声,“这屋子是我打扫出来的,要走也是你走。你马上出去,把那个女人也给我抱走!”

    金子无话可说,竟真一把横抱起那个女子,大步往门外走。沐灵儿看的眼睛都直掉了,她跟在金子背后,金子一到门口,她就“啪”一声,狠狠甩上门,怒骂了一声,“什么人都抱,不要脸!”

    她靠在门上,缓缓滑落,坐下。心里除了难受还是难受,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有这么心塞过。哪怕是被七哥哥丢在一边,她都能很快释怀,很快有充满力量继续找人。可是,面对金子,她竟办不到。她太讨厌这种心堵着闷着的状态了,好像掉入了泥潭,越陷越深,不是不想爬起来,也不是没有力气爬起来,而是不知道该如何爬起来。她只想逃,不想看到他。

    她靠在门上坐,脑袋埋到膝盖上,趴着。

    门外,金子站了一会儿,听不到门内的动静,他的烦躁就全写在那张冷脸上了。他随手就把那个女人给丢出去,摔到雪地上去。他看了周遭一圈,也不知道去哪里,索性就靠在门上坐下来,那张脸阴沉得谁见了都会怕。

    坐了一会儿,那个女人竟动了,慢慢翻身过来,坐了起来。金子冷冷看着,不做声。

    女子站起来之后,才突然发现金子在一旁坐着,她第一反应就是要跑,但是,匍匐在周遭的野兽们立马全都站了起来,包括她之前降服的那些雪豹子和野狼。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亲自降服的野兽背叛,来得嘲讽的呢?金子嘴角泛起冷笑,也站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从哪来的?”

    金子的声音一贯低沉冰冷,可这话他却刻意大声问。屋内的沐灵儿一下子就听到金子的声音,连忙起身来,从窗户偷看出去。

    女子看了看周遭,冷静了不少。她原本只是逃婚,逃到云空大陆来。昨儿个也才从冬乌国境内上到雪山来,看到了一片药田。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凌家失踪多年的少主。

    如果注定她逃不了的话,她不如搏一把。如果能拿下那个男人,再把他带回黑森林去,非但没有人敢逼她成婚,而且她将会成为黑森林的女主人。

    思及此,女子的心都忍不住雀跃起来。

    她说,“我来自玄空,我叫凤英,是凤家的大小姐。你叫凌戈,是凌家就九代单传。整个玄空大陆就只有你有驭虎的天赋,只有你可以统御虎群。而我,可以驾驭百兽,除了虎族。我们指腹为婚,你却在不到三岁的时候被人拐走。”

    这话一出,沐灵儿就惊呆了。而金子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我从十三岁开始就满世界找你。没想到会在这里找到你,没想到……呵呵,没想到你为了一个女人会这么对待我!”

    凤英说着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两家人找了你十多年,都放弃了。只有我坚持着,我想找到你,我想带你回家。”

    沐灵儿更惊了,金子却没有多少反应,冷冷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知道你右手手腕有一道疤。”凤英认真说。

    金子终于面露震惊之色,没想到如此隐秘之事,这个女人居然会知道。然而,凤英却继续道,“这道疤会跟着你长大而长长,慢慢往你的手心蔓延。”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子终于不淡定了。

    而金子的反应,让沐灵儿知道,凤英说的话是真的。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你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凤英忽然朝躲在窗后的沐灵儿指来,“她到底是什么人?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沐灵儿怔住了,下意识就躲开,靠在窗户边的墙壁上,不知如何是好。

    很快,她就听到金子的回答,他说,“她是我朋友。”

    金子对凤英的话半信半疑,他看得出来要从凤英嘴里问出真话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与其质疑凤英,倒不如将计就计。

    “朋友?”凤英冷笑不已,“为了一个朋友,你这么伤我?”

    “我昨日并不知道你是谁。”金子冷冷反问,“你既知我是谁,为何不早说?”

    “你给我说话的机会吗?”凤英故作愤怒,质问。

    昨日,他为那个臭丫头报仇的时候就没给她机会解释,而是逼她道歉之后,才询问起身世的。她不相信那个臭丫头只是他的朋友,若非心头上的人,还能比自己的身世重要了?她想,这小两口一定是闹了什么矛盾,吵架了。

    无论他们的关系如何,即便是婚娶了,她一定要把那个臭丫头给收拾掉。嫁给他,就意味着拥有整个黑森林!

    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谎言,她都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金子不跟凤英争辩,冷冷问,“凌家在玄空大陆何处?”

    这家伙既有驭虎的能耐,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想必对玄空大陆一点儿都不了解了,凤英眼底掠过一抹奸诈,说到,“你跟我回去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金子冷冷说。

    “你会跟我完婚吗?”凤英又问。

    金子冷冷看着她,没回答。沐灵儿靠在墙上,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她默默地等着。

    等不到金子的回答,凤英犹豫了片刻,装出了哭腔,”凌戈,你喜欢那个丫头对吗?”

    金子还是没回答。

    “好,你要是喜欢那个丫头,你就当没遇到我!我走,我自己回去,我就当你死了,从此以后不再找你。”

    她说完,还真就转身要走,金子冷冷看着正要开口,沐灵儿却忽然开门出来,大声说,“你站住!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们只是朋友而已!他会跟你走的!”

    金子骤然蹙眉,冷冷问,“你凭什么为我做决定?”

    沐灵儿第一次如此勇敢地直视金子愤怒的眼睛。

    她不会愚蠢到完全相信凤英的话,可是,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去往玄空寻找家乡,寻找家人的机会呀!她相信以金子的聪明,不至于被凤英耍了,分到能利用凤英查到自己的身世。

    金子,这么一个我行我素,随心肆意的人,他不能被拘束在北历,淡拘束在官场里,他更不能为了她而留下,他该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去。她的心太小了,太弱了。爱过一次,不敢也不会再爱了……

    沐灵儿认真说,“金子,你走吧。北历,并不适合你。”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将金子的心击得粉碎。

    他若想走,他早就走了,不会在北历当了两年的苦差。北历不适合他,原来她是知道的呀!

    金子冷笑起来,“沐灵儿,在我走之前,你是不是该把帐清一清了?”

    账?

    “在虎牢里,你欠我一夜。在山洞里,你欠我一辈子。一年之前早就过了,沐灵儿,我很抱歉地告诉你,所有利息我都会一并算上。你这辈子休想从我身旁离开半步!”

    金子忽然逼到沐灵儿面前来,一字一字说,“你,跟我走。”

    他,终于发了狠。

    兜兜转转,躲躲避避,两年了,他们还是回到原点,就像是解不开的结,不管线再怎么绕,都永远解不开。

    沐灵儿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凌乱。其实她一直记着虎牢里的事,山洞里的事,也曾做好了还债的准备。可是,此时此刻,她却还是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