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95章 灵儿番外:我承认

2018-07-03 18:20:40Ctrl+D 收藏本站

    沐灵儿愣了好久好久之后,才喃喃说,“金子,如果这只债,我还,便是。”

    “如果我不是你希望中的人,那你就当我是个讨债的吧。”金子拉起了沐灵儿的手,紧紧牵住,“我早就跟你说了,我需要一个干净的女人而言。”

    沐灵儿低下头,不再说话。

    凤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见金子牵住了沐灵儿的手,她便心惊了,“凌戈,你当真为了这个女人,不跟我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父母亲这些年为了找你,都快疯了?”

    金子没有多解释,只冷冷说,“带路!”

    “你要带她回去?”凤英气呼呼地质问。

    金子回答道,“你放心,你我若当真有婚契,你带我回去我一定娶你。”

    “那她呢?你这是什么意思?”凤英又问,这个臭丫头在,太碍手脚了。

    “你走,还是不走?”

    金子一字一顿,明显要失去最后的耐性了。凤英撞上他那双阴沉的眸子,莫名的就怕了,她也不敢耽搁,“走!从后山走,后山有道。”

    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此次玄空路还很长很长,她一定会在抵达玄空之前得到凌戈,顺道杀了沐灵儿的。

    凤英一说后山有道,金子就明白她是怎么上山的了。

    这三座雪山地处冬乌和北历的交界之处,山阳面属于北历,山阴面则属于冬乌国。即便如此,两国都不曾对这雪山有过什么大动作,不为别的,只因这雪山是无法征服的。

    山后有道,极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开出来道了,她是从冬乌国那边上雪山的。冬乌国和北历的北疆之外,便是一望无际的冰海。

    龙非夜建立大秦国之后,在北历北疆的几个雪山口设了防守森严的关卡,若是玄空人氏要过关下可不是易事。这个女人一定是从冬乌国和冰海交界之处进入云空大陆的。冬乌国和冰海的交界之处,并没有关下,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出。

    凤英走在前面,金子牵着沐灵儿跟在后面,雪豹子和野狼都散去了,十头大白虎还有大白跟在他们背后。

    大白昨晚上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今日一出现一身的皮毛就又干净了,白雪白雪的,特别圣洁尊贵。大白并不知道主子和灵儿姑娘之间发生了什么,它看到主人牵着灵儿姑娘,它一路上都很开心。

    他们从山阳面的山腰绕道到山阴面的山腰,渐渐地眺望到冬乌国被大雪覆盖的茫茫草原。

    金子不知觉止步了,望着茫茫雪海有些走神。

    他和徐东临走那条密道执行公务的时候,并没有真正进入冬乌国境内。这一回,算是他离开冬乌国之后,第一次回来。

    曾经无数次憧憬过的自由,都跟这片土地有关,跟茫茫草原、蓝天白云有关。孰能想到,他回来了,看到的会是阴沉沉的天,白茫茫的雪呢?孰能想到,他回来了,会牵着一个能让他彻底失去理智的女人呢?孰能想到,他回来了,可是这一片土地,却不再是他的家乡。

    凤英见金子不走了,便道,“我开了道有办法下山的,咱们取道冬乌,过冰海就到玄空了。”

    金子这才缓过神来,问说,“山阴比山阳陡峭,又封大雪封路,你怎么开的道?”

    正是因为这三座雪山的山阴面都非常陡峭,所以,这儿即便是交界之处,也没有在山上设边关,而是在山下设了几个小关卡。

    如果真的有道可以从冬乌国上山的话,这么这条路就会成为第二条密道了。毕竟上了雪山之后,要潜入大秦境就没那么难了。

    或许是在北历当官当习惯了,金子竟默默地记住了这件事,打算等回去了再同龙非夜说。他明明是要去寻找自己的身世,寻找自己的家乡的,竟还惦记着要回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矛盾。

    一直低着头的沐灵儿也抬眼看了茫茫雪原一眼,她没做声,静默地继续低下头。

    “在先人开的路上开出来的,走吧。”

    凤英没多解释,而当金子榻上那条路的时候,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条路并非从山下开上来的,而是从山上往下开的,而且有一大段路是要借助冰雪滑落下去。

    很明显,这路应该是君亦邪开的一条密道,从北历秘密进入冬乌国的密道。或许君亦邪是为了避开冬乌国的边防,又或者君亦邪是为了瞒过北历皇帝的眼线。金子也没有多猜测,君亦邪已死,北历国已灭,这些事情就没有意义了。

    金子都没有询问凤英其他事情,凤英也沉默着,她时不时就回头朝沐灵儿看去,一路上都在打坏主意。

    三个人从早上走到旁晚,绕了大半座雪山,总算到了一个大陡坡边上。

    凤英托来放置在一旁的雪橇,说道,“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爬上来,咱们下去的话,一会儿就到了。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走吧。山下就有牧民可以借宿。”

    金子瞥了雪橇一眼,冷冷问,“你会吗?”

    “我当然会,这很容易的。你不会吗?我教你。”凤英连忙回答。

    可是,金子没理睬她,又冷冷道,“回答我!”

    他问的是沐灵儿。

    沐灵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金子手劲一紧,她才缓过神来,一脸迷茫。

    “这玩意,你会吗?”金子语气及其不好,可是耐性还是在的。

    沐灵儿没说话,只摇头。

    凤英心下冷笑,就算这丫头不会又能怎么着,这里放着的雪橇全都是单人的,根本承载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在这个陡坡上,她一定要杀掉沐灵儿!

    谁知道,金子却跟她借了剑,劈断了一刻大树,砍下一节长度适中的木头,正要两个人可以坐。

    他甚至都没跟凤英交代一句,就拉着沐灵儿坐在长木上,两人一道滑落了下去。凤英气得很好跺脚,连忙踩上雪橇追下去。

    一开始坡度不是太陡,沐灵儿还没多少反应,可是,随着坡度越来越陡,木头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沐灵儿的心跳也不断加速。

    她坐在前面,金子坐在后面搂紧了她,可是,俯冲而下的角度还是让她吓到了。

    “啊……”

    她忍不住惊叫起来,都闭上了眼睛。她越喊,金子就搂得越紧,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嵌入自己怀里去,永远不分开。

    在沐灵儿的尖叫声中,金子低声问了一句,“灵儿,抱歉。我终于还是逼迫你了。我承认,我非你不可!”

    沐灵儿没有回答,因为,金子这句话淹没在她的尖叫声和呼啸的风声里。

    这个陡坡若有无限长,那该多好呀?可惜,在长的路都会有尽头,何况是一个陡坡?

    很快,他们就滑落到山下,滑入了一片冰雪覆盖的丛林。凤英紧随而至,看到金子紧搂着沐灵儿还不放手,她终究忍不住心生嫉妒!

    原本,只是为了黑森林的权势想得到那个男人,可如今,她却发现自己打从心底想得到他这个人,亦是打从心底容不下沐灵儿这个臭丫头!

    沐灵儿闭着眼睛,在金子怀中缩成了一团,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来,金子紧紧拥着她,亦没有从温存里回神。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自称了一个安静的世界。可是,凤英很快就打破了这份美好的安静。

    “赶紧走吧,要不今夜没地儿住会冷死的!”她催促着,还补充了一句,“你最好别带上那群老虎,否则,没有牧民愿意收留你。”

    金子还是没有理睬她,沐灵儿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安全落在平地上了,她大大地吐了口浊气,很快也意识到自己被金子紧搂在怀中。

    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她说再多有用吗?多说,多吵。她也没理睬站在一旁的凤英,继续低下头去,缄默得像个哑巴。

    “你们听到了?赶紧走吧?”

    凤英怒火中烧,正伸手要推沐灵儿,却被金子一个深深的眼神给震住。

    金子放开沐灵儿,并不忘将她拉起来。

    凤英撒娇似得投去一个又委屈又不满的眼神,金子只当没看到,他遣散了所有老虎,冷冷说,“带路。”

    三人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在夜都深了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人烟。牧民热情好客,只可惜没有多余的地儿,只能委屈金子住在放柴火的小帐篷里。

    老大娘拿出了家里最好的羊皮铺在干草堆中,又拿来了一床棉被心细地铺好。

    她笑呵呵说,“小爷,这样很暖和,你尽管放心。这两个姑娘就睡我女儿那屋,明儿一早,大娘给你们烙饼吃。”

    凤英心下大喜,知道机会来了。

    可是,金子竟一把揽住沐灵儿,说,“她同我睡这儿。”

    大娘狐疑地看了沐灵儿一眼,见金子脸色不好,也不敢多问,只点了点头就走了。

    大娘一走,凤英就怒了,“你……你们!凌戈,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好歹是你的未婚妻,你……”

    “明儿日出就走,你可以出去了。”金子冷冷打断。

    “你,你把我当作什么了?你若这样,我不会带你回去的!我自个走!”凤英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她以为金子会追出来,可谁知道,金子送给她的是一记重重的关门声。

    再多的谎言,阴谋,心思,再懒得理睬你的人面前,都是无效的。至少,在金子的冷漠面前,都是折腾不出什么事来的。

    那一记关门声,打碎了凤英又一次歹毒的计划,同时也惊醒了沐灵儿,她缓缓回头朝紧闭的木门看,原本就僵硬的身体越发的僵硬,甚至忍不住发颤。

    金子,想做什么?